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玄幻奇幻 >

[火影]卯月夕雾+番外 作者:依依清澄

时间:2018-07-22 09:54标签: 火影
文案 最近在重温火影漫画,所以忍不住写文了。 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火影剧情前期有一对恋人月光疾风和卯月夕颜,就是因为看到了他们的爱情故事我才有股写文的冲动 全程女主第一人称视角,因此会很有很有局限,又因为这个原因,只打算写一个简单的故事。 大致
 
文案
最近在重温火影漫画,所以忍不住写文了。
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火影剧情前期有一对恋人——月光疾风和卯月夕颜,就是因为看到了他们的爱情故事我才有股写文的冲动……
全程女主第一人称视角,因此会很有很有局限,又因为这个原因,只打算写一个简单的故事。
大致会按原作剧情来走,有些场景不会过多赘述。
 
男主是谁你们猜‖新人请手下留情‖大约是写来自娱自乐‖如果不合胃口请不要勉强可以右上角点叉‖女主设定是记不清剧情‖会给她开金手指但也不会很过分
内容标签: 火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卯月夕雾 ┃ 配角:火影众 ┃ 其它:BG,火影,第一人称
==================
 
☆、中忍考试
 
  我坐在一个偌大的教室里发呆。
  周围的人不是在奋笔疾书,就是疯狂地在监考官眼皮子地下作弊。
  一只手里剑“咚”地一声c-h-a进了坐在我前面的考生桌面上的考卷上,把晃神的我吓了吓,然后听到监考官让那人立场的命令。
  唉,又走一个。
  调整调整姿势,我看着教室前方的时钟,一个小时的考试时间才走了不到一半。
  我这悠闲的状态与周围紧绷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正要打一个大大的哈欠,却忽然感受到一股视线紧盯着我。
  这绝不是监考官的视线,我又没有作弊。
  这股视线是来自我身旁的一个拥有白眼的家伙,因为知道他的能力,所以他即使没有面向我,我也知道他正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
  一直觉得日向一族的眼睛就是个BUG,他们真的不会使用这种能力去偷窥女澡堂吗?
  我想他一定是又想说我的举动不雅了,这人在忍者学校的时候就一直是我同桌,没想到从忍者学校毕业后,在时隔一年的中忍考试上竟然又抽到了坐在他旁边的位置。
  我从以前就隐约觉得日向宁次可能看我不顺眼,不仅是因为他总是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还总喜欢说一些大道理来教育我。哦,这其中还包括他那一套命运论。
  我不过就是懒了一点嘛,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可能像他那种即是天才又很努力的类型,天生就和我这种满脑子只想着偷懒的人合不来吧。
  我想我可能和低我一届的奈良鹿丸玩得来,我们都是那类极怕麻烦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日向宁次前期是这么一个冷傲的人么?我回想不起来,因为距离我看火影的那时已经过了好久好久。
  啊,他现在又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了,这场景太过熟悉,不用猜我都知道他想对我表达什么。
  这样的场景经常出现在忍者学校时,老师时不时布置的随堂小测上。
  因为不是大考,成绩也不会影响毕业,所以我经常做到一半便懒得做了,而我的同桌宁次就很看不惯我这种行为,每次都会用这样的眼神瞪着趴在桌子上的我。
  反正做了的题也够合格分数了,有什么关系嘛。
  我曾这样回他,换来他的一声冷哼:“天真。”
  我冤。
  可能这次也是,他用白眼看到了我桌面上的试卷一个字都没写,又要觉得我太轻视中忍考试了吧。
  但是这次的考试是真的不用写也能过的啊?只要一直坐在这里就行。
  ——来自剧透党的自信。
  最主要的是这些题都好难啊,光是想想要做我都觉得头疼。
  本来我是不打算参加这次的中忍考试的,这场最终会以被大蛇丸破坏而终止的中忍考试,注定是混乱的,更别说考生里还存在这么多的危险人物,想想都觉得悬。
  然而奈何不住自己小队的两个队友的拖拉拽扯,硬是把我拉到了会场报名。
  所以说雨宫老师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们中忍考试必须要3人一小组才能参加啊!
  懊恼之中,终于到了第十题公布的时间。
  在考官森乃伊比喜公布了考题和规则后,不少人都选择了退出这次考试。
  我看着坐在尚坐在考场里的两名队友,三木小太郎和水波水色。
  不知道他们顶不顶得住“拷问官”森乃伊比喜j-i,ng神上的折磨。
  嘛,不过于我来说,最好是能被淘汰,我实在不敢想象要是下一场考试里遇上大蛇丸,或者是砂隐的一行人,结果会如何……
  水色属于策略型的忍者,而小太郎性格又比较急躁,就算从忍者学校毕业以来他们的实力都有所提升,但也不足以对抗那些强人。
  我想即使对上的是宁次所在的第三班,我们赢的几率也不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地过去,就在我以为他们两人中有一个人会举手时,考场内一声拍桌子的巨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你不要把人都看扁了!我是不会临阵退缩的!!我要考!哪怕我这辈子都只是下忍!我也要朝着火影的方向努力!出题吧!我才不怕你呢!”
  这番话仿佛一剂定心丸,使所有内心有动摇的人平静了下来,并下定了决心。
  我微微一笑,不愧是鸣人呢。
  接下来便是森乃伊比喜宣布在场所有人通过了第一场考试,然后由御手洗红豆带领大家去往第二场考试的会场。
  “呼——刚才我真的差点就举手了呢!要不是那个黄发的小子吼那一声,我怕是要连累你们了,抱歉!”小太郎双手合十抱歉道。
  “你不用这样的啦,那种情况下确实很难选择。”水色道。
  “是呢……听了考官那番话,我竟深有感触,你说要是真的遇上‘二选一’的情况,该怎么办啊?”
  “这的确是个难题,对于身为忍者的我们来说,任务才是首要的,但同伴的性命又不可忽视……夕雾,是你的话会如何?”
  见水色把话题抛向了我,正要开口,小太郎却抢了话头:“夕雾她不存在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啦!与我们选择继续做忍者不同,夕雾她的目标可是去火影大人的手下做文书工作呢,她在一开始不是已经很明确地告诉我们了吗。”
  他说的没有错,也省的我解释了。
  “这我也知道……只是夕雾你真的要放弃忍者之路吗?总觉得好可惜……”
  我回之一笑。
  忍者世界实在是太危险了,出过好几次任务的我知道,这是份常常伴随着死亡的职业。
  作为穿越人士,从前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实在习惯不了这里的打打杀杀,所以我选择了逃避。
  由于这一世的父母都是忍者的关系,我理所当然地被送进了忍者学校。
  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拥有查克拉的我能使出各种各样神奇的忍术让我感到新鲜,只是后来从忍者学校毕业,开始执行任务,我才察觉我的天真。
  这个世界绝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对“死亡”的感受切实地开启了我对其的恐惧,我不是木叶小强,更不是拥有主角光环的鸣人,若是身上被敌人开了个窟窿,我没有那样强的自愈能力,只有一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