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天降竹马 作者:长白野鬼(下)

时间:2021-11-06 17:40标签: 甜文 爽文 娱乐圈 都市情缘
第五十八章 太可爱了。 白褚穆和凌桐千听着青哥嘚啵嘚啵老半天,都没有像平常一样怼回去,毕竟今晚他们两个吵架自顾自跑掉本来就是他们自己的错。 点滴打完,已经很晚了,青哥对两个孩子的念叨在一声长叹中结束,走吧,我送你们回酒店。 白褚穆搀扶着凌桐千
第五十八章 太可爱了。
  白褚穆和凌桐千听着青哥嘚啵嘚啵老半天,都没有像平常一样怼回去,毕竟今晚他们两个吵架自顾自跑掉本来就是他们自己的错。
  点滴打完,已经很晚了,青哥对两个孩子的念叨在一声长叹中结束,“走吧,我送你们回酒店。”
  白褚穆搀扶着凌桐千跟在青哥后面,被送回酒店后,两个人都有些心累。
  “你去洗澡吧。”白褚穆洗完澡出来,坐在床上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
  “吹风筒在抽屉里。”凌桐千边说边从抽屉里捞出吹风筒,c-h-ā上了电塞到了白褚穆的手里。
  白褚穆打开开关,拿着吹风筒对着自己脑袋胡乱地吹,他把档位开到最大,想让自己的头发快点干了好睡觉,他已经困到不行了。
  “你对你头发能不能温柔点?”凌桐千看不下去,一把抢过白褚穆手中的吹风筒,亲自给他做个吹头发的正确示范。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伸进白褚穆的头发中,柔软又s-hi漉漉的发丝在他指缝中流淌,他轻轻按摩着人的脑袋,另一只手拿着吹风筒。
  白褚穆很享受被凌桐千按摩的这个过程,舒服地昂着头,眯起了桃花眼。
  凌桐千垂下眼睛端详白褚穆,这家伙此时就像一只小猫似的,慵懒又黏人,可爱得要命。
  他没忍住揉了揉白褚穆的脸蛋,结果引来小猫的一爪子。
  “啧,别摸我脸。”白褚穆睁开眼睛打掉凌桐千的手。
  “太可爱了。”凌桐千笑着回味刚刚的手感。
  “烦不烦啊你?你才可爱!”白褚穆觉得凌桐千说他可爱就是在侮辱他。
  “夸你呢。”凌桐千揉揉白褚穆的脑袋哄道。
  “去去去,”白褚穆把吹风筒抢回来,又给了凌桐千一脚,“滚去洗澡,罗里吧嗦的。”
  “好凶。”凌桐千委屈地望了白褚穆一眼,在再次被揍之前连忙跑进了浴室。
  “嘿,这家伙!”白褚穆没来得及好好教育凌桐千,冲着紧关着的浴室门嘟囔了一句。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浴室传出来的流水声。白褚穆吹干了头发,躺在床上开始回想今晚的事情。
  从他手受伤到跟凌桐千吵架跑出去,再到凌桐千找着他,然后是为了躲私生躲进了角落里凌桐千抱着他。
  还有陈子恒跟他说的那些云里雾里的话,全部事叠在一起,让他越想心越乱。
  其实他大概能猜到陈子恒想说什么,无非就是想说凌桐千可能喜欢他之类的话,但碍于年龄问题,大哥不太好直接开口。
  白褚穆不清楚凌桐千的想法,但今晚在躲私生的时候,凌桐千在角落里抱着他,那种微妙的气氛始终纠缠着他不放,连他本人都差点以为,凌桐千是不是真的对他有意思。
  但是怎么可能呢?他记得之前有一次采访,问他们喜欢的类型,凌桐千说的理想型明明就是长头发肤白貌美的女孩子,性取向这块凌桐千肯定是没有问题。
  白褚穆想得头疼,要不是他和凌桐千现在都是未成年,考虑到两个人想问题的方式还没那么成熟,他真想立马揪着凌桐千问个清楚。
  凌桐千洗完澡一出来,就听见白褚穆躺在床上叹气,“谁又招惹你了?”
  白褚穆没好气地瞥了凌桐千一眼,眼睛里的怨气都快要冲出来把凌桐千给淹死。
  “我惹你了?”凌桐千再看不懂白褚穆的眼神,那他恐怕就是瞎了。
  “没有,我想事情呢。”白褚穆又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烦心事就别想那么多啦,早点睡觉吧。”凌桐千走过去坐在白褚穆的床边,拿吹风筒吹自己的头发。
  白褚穆想到一个坏主意,“睡不着,要不你给我唱歌吧。”
  “好啊。”凌桐千倒是没什么意见,一口就答应了白褚穆的要求,吹干头发后就爬上了白褚穆的床,钻进了他的被窝里。
  “你干嘛?”白褚穆嘴上嫌弃,但还是任由凌桐千躺在自己身边。
  “给你唱歌啊。”凌桐千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唱吧。”白褚穆笑了笑,闭上了眼,安静等待着凌桐千的歌声。
  “七月的风懒懒的,连云都变得热热的,不久后天闷闷的,一阵云后雨下过……夏天的风我永远记得,清清楚楚地说你爱我,我看见你酷酷的笑容也有腼腆的时候……温柔懒懒的海风,吹到高高的山峰,温的风,山的峰,吹成了山风……为什么你不在,问山风你会回来……”
  一向只忠爱说唱的凌王难得唱起了抒情歌,别说,还意外地挺温柔。
  不知道凌桐千唱了多少遍,都是同一首歌,白褚穆却十分受用,面对着凌桐千就睡着了。
  白褚穆的呼吸逐渐变得匀称,凌桐千停下来,像观察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一样观察着眼前这张乖巧的睡颜。
  睡着时候的小白真的特别乖特别可爱,很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凌桐千轻轻把人搂进怀里,动了动嘴皮子,无声地说了一句晚安。
  上海之行告一段落,少年们回到厦门,马上又迎来了凌桐千的十七岁生日。
  凌桐千懒得出去,就主张在家里面过生日算了。
  兄弟们简单布置了客厅,气球小灯串全都安排上,原本白白净净的墙被这群男孩儿搞得面目全非。
  嘉姐和青哥来到宿舍楼看到客厅被布置得花里胡哨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嘉姐:“你们七个人的审美真令人堪忧。”
  凌桐千:“不是我,是他们。”
  白褚穆:“这不好看吗?多好看。”
  宋星羽:“就是,这可是我和小白哥精心设计的。”
  青哥:“哇哦,那你们可真木奉呢!”
  “你笑得太假了吧青哥,大可不必。”白褚穆揭穿了青哥的强颜欢笑。
  “这不是给你们捧场吗?”青哥笑了笑。
  “用不着,您和嘉姐坐下歇着吧。”白褚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嘉姐和青哥坐下。
  今晚的晚饭由陈子恒和何秋遥亲自下厨,两个哥哥其实很会做饭,只是平时太忙,回家后又懒得动手,就很少下厨。今天好不容易来了兴致,俩人就主动大显身手,势必要给弟弟们做一顿美味的晚餐。
  “孩子们,快进来把菜端出去。”晚餐做好后,陈子恒在厨房里冲着客厅喊道。
  “来啦来啦。”白褚穆特别自觉,拉着宋星羽和唐棠进了厨房把做好的菜端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摆在餐桌上。
  摄像机大哥也特别准时地敲响了门,凌桐千开门的时候看着对着自己已经开始录制的摄像机,见怪不怪地侧开身子,让摄像机大哥进来。
  七个少年边吃边聊,嘉姐则负责在镜头之外问他们一些问题,好不容易吃完了晚饭,终于到了今晚最重要的时刻。
  白褚穆丢下碗筷,跑进厨房,从冰箱里端出早早准备好的蛋糕,然后把蜡烛点亮。宋星羽把屋子里的灯关掉,小灯串瞬间发挥了作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