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牙医是很温柔的呀 作者:陈景初/三月不开

时间:2021-10-28 12:40标签: 甜文 现代架空 因缘邂逅
要说起楚茨那颗智齿给他带来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那颗牙齿带他找到了一个温柔的牙医男朋友吧。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意弘,楚茨 ┃ 配角:林杉,左宁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颗智齿换了一个男朋友,楚茨觉得也值了。 立
  要说起楚茨那颗智齿给他带来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那颗牙齿带他找到了一个温柔的牙医男朋友吧。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意弘,楚茨 ┃ 配角:林杉,左宁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颗智齿换了一个男朋友,楚茨觉得……也值了。
  立意:~~~~
  微博:@陈景初Rui
 
 
第1章 
  楚茨一觉起来,揉着眼睛从上铺下来,想去卫生间刷个牙,刚转过身来,舍友们都惊呆了,林杉先反应过来,口快道:“楚茨你怎么一觉起来变成只仓鼠了?”
  楚茨一脸懵逼,声音含糊:“什么仓鼠?”
  几个舍友默契地指向自己的右脸,楚茨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愣愣地跟着把手指戳上了自己的右脸,随即“嗷”地一声喊出来:“疼死了啊啊啊啊!”
  他捂着右脸在原地蹦了两下,恨不能躺下去先打两个滚,仅存的一点睡意顿时消了个无影无踪。
  林杉憋着笑:“楚茨你是不是傻,你就没觉得疼?”
  楚茨号够了,一屁股坐在下铺的床上,捂着自己肿起来的右脸,眉毛拧成一团。他清醒过来后一开口才感觉到自己说话都不利索了:“肯定是那颗该死的智齿又发炎了。”说着恨恨地磨牙,“我迟早把它给处理了。”
  “拔也得等到消炎啊。”林杉好心说,“一会儿上完课我先陪你到校医院拿点消炎药吃吧。”
  楚茨垂头丧气地点头,鼓着大腮帮子,双眼含泪,越发像只委屈巴巴的仓鼠,林杉鬼使神差,手贱去戳他的脸。
  又是一阵伴随着捶胸顿足的号叫后,林杉差点被劈头盖脸地打断手腕。
  “看不出来啊你……”林杉直到教室还在甩着手嘟嘟囔囔抱怨,“人不大力气倒不小。”
  楚茨没好气地瞪他:“你还敢说!”
  楚茨脸肿得厉害,说话的声音有点含糊,连上课点名提问的老师看见他的脸后都不忍心为难,摆摆手又让他坐下了。
  文学院男生不多,因而几个班的男生抱团取暖,彼此关系都还不错,课间时纷纷围过来慰问。楚茨一脸生无可恋,并不想说话,任由众人对着他的脸啧啧赞叹了一番居然有这么大的腮帮子,被气得脸更大了。
  林杉在一边幸灾乐祸地搭着他的肩膀,憋着笑“善解人意”地帮忙清场:“行了行了差不多了啊,再惹就要炸了。”
  楚茨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松开你的爪子!”
  “这几天注意饮食,辛辣刺激食物什么的也都别吃了。”年轻的医生一边低头写药方,一边叮嘱,“等消炎了想拔再去拔,记住了吗?”
  “哦,好的,谢谢医生。”楚茨接过处方,对着一大堆药名皱起了眉,小声嘟囔,“怎么这么多啊。”
  医生无动于衷,口罩上面露出的眼睛清冷无波:“去窗口拿药吧。”
  “哦……谢谢。”楚茨捂着右脸,对林杉说,“走吧。”
  “好。”林杉在他身后走出去,又回头看了一眼,说,“这医生新来的吧,没见过。”
  楚茨情绪低落,一边走路一边低着头看处方:“不知道,谁有事没事往校医院跑啊。”
  林杉笑了笑,搭上他的肩膀:“那倒是。”
  顶着这么个腮帮子,楚茨好几天都吃不好,每次去食堂吃饭,舍友们都还偏偏要逗他一句:“吃麻辣小火锅吗?”
  楚茨气得牙更疼了。
  吃了几天的消炎药,脸总算是慢慢消肿了,林杉好心问他:“你周末要不要去拔牙?我这周没事,可以跟着你去哦。”
  “不用了。”楚茨说,“我自己去吧,拔完牙正好回趟家。”
  “这样啊,好吧。”林杉颇为遗憾,“还想多看看你的惨状呢。”
  楚茨毫不吝惜地送他一个大白眼。
  他去的那家牙科诊所是他们家常去的,比较熟悉,所以才选了那家。出发时他先跟妈妈打了个电话,想让妈妈陪她去,结果楚妈妈陪楚爸爸去邻市参加朋友家孩子的婚礼,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你明天再去嘛,妈妈陪你去。”楚妈妈总是像担心小孩子那样担心他,“你一个人害怕怎么办?”
  害怕……楚茨只有小时候拔过牙,都没什么印象了,现在再一想要去拔牙,心里还真的有点打鼓:“我……不害怕啊……我自己去吧。”
  “真的吗?”楚妈妈不放心,“再等一天怎么了。”
  “没事,我自己去吧,拔了算了。”楚茨痛下决心。
  “那……晚上就别回学校了吧,妈妈回去给你做饭。”
  “嗯嗯,我本来就这么想的。”楚茨笑着说,“那妈妈再见,玩得开心。”
  林杉从他后面凑过来:“跟妈妈打电话就这么甜呀,楚小茨?”
  楚茨推开他脑袋:“烦不烦你。”起身去收拾书包,“我晚上不回来了哦,明天晚上再回来。”
  “嗯……”林杉酸了,“离家近可真是好啊。”
  天气不太好,楚茨出去了一趟又特意跑回来拿伞,还提醒林杉:“你一会儿要是出去记得带伞,一会儿可能下雨。”
  “我才不出去。”林杉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打游戏,“我跟武平说了,中午回来顺路帮我带饭。”
  “懒死你算了。”楚茨翻了个白眼,拿了伞又出门了。
  他出门的时候还好,从地铁站出来时果然开始下雨了,蒙蒙细雨像细线一样淅淅沥沥地落下来,楚茨懒得撑伞,用手挡着头顶跑到了公j_iao站。
  公j_iao车很久没来,等车的人越来越多,雨也有了转大的趋势,楚茨焦灼地张望了半天,公j_iao车终于姗姗而来,还是一前一后两辆,慢悠悠地停在了站台。
  等车的人蜂拥而上,楚茨被挤在最后,勉强地挤了进去,找了个落脚地站稳。雨越下越大,s-hi意扑在脸上凉飕飕的,靠窗的人在一片抱怨声里关了窗户,便只能看到车窗上的雨水流淌而下,洗刷着玻璃上的尘土。
  冒雨到了牙科诊所时,尽管撑了伞,楚茨的裤脚还是全s-hi了,鞋子里也进了点水,踩在脚下触感很难受,他甩了甩伞,推门进去,顺手把伞放在伞桶里。
  门的里外像是不同的世界,扑面而来的淡淡的药水味道让楚茨有点不适应,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皱着眉毛揉了揉鼻子。
  门口前台的小护士笑得很甜:“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嗯……拔智齿。”楚茨有点虚。
  “好的,您在沙发上先坐一会儿。”小护士笑着请他坐下,进去找医生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