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十点半熄灯 作者:狭骨

时间:2021-06-10 21:51标签: HE 现代
文案:宿舍爱情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HE - 小甜饼 - 攻宠受 顾昭x程野 文名随便取的,年上,双箭头 暗恋成真,本质无趣恋爱小r.常 第1章 (一) 晚上九点半,宿管敲响了307的房门,进行查寝。 门缝亮着,门却锁着。不耐烦的敲门声持续了将近
  文案:宿舍爱情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HE - 小甜饼 - 攻宠受
  顾昭x程野
  文名随便取的,年上,双箭头
  暗恋成真,本质无趣恋爱小r.ì常
 
 
第1章 
  (一)
  晚上九点半,宿管敲响了307的房门,进行查寝。
  门缝亮着,门却锁着。不耐烦的敲门声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宿管清了清嗓子,正习惯x_ing准备往里面喊几声,门开了。
  开门的男高中生很高,接近一米九,肩也很宽,是骨骼长得很好,发育得很健壮的样貌。
  他不戴眼镜的脸显得更加白净,除了耳朵。应该是刚洗完澡,或是洗到一半出来的,周身带着水汽,黑发和露出来的皮肤都挂着水珠,都还是s-hi的。身上随便套了一件宽松的深色短袖,隐隐约约贴着下腹的腹肌。就这么坦然地看着站在门口早就失去耐心的宿管。
  宿管对他很是眼熟,不仅是相貌出众。
  每年情人节,总有对面楼的女同学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各种包装j.īng_美的小礼品袋放在男生宿舍楼下的宿管室门口,等着这栋楼里的男生接收,写着他名字的最多。
  但毕竟已经在复兴一中当了快二十年的宿管了,宿管见过的血气方刚的男高中生比吃过的盐还多。无论多帅,多受年轻女生们的推崇,在她面前都是需要严格遵守宿舍规定,保持卫生,每晚九点半准时出现在宿舍报道的r-ǔ臭未干学生。
  “307都在。”
  宿管瞥了他一眼,置若罔闻地低头在表格上,写着眼前男生名字的空格下打了个勾,继而,铅笔笔尖转向了旁边的另外一个名字。
  “程野呢。”宿管抬头,往里面空空d_àngd_àng的宿舍看了一眼,质疑道:“人呢,在不在宿舍。”
  “在浴室。”男生回答她。
  如果有比每晚查寝,307基本都要在敲门后过半分钟才开门更让宿管费解的,大概是每周五天,307至少有一天,两人都准时呆在了宿舍,但这个叫程野的男生,不是在浴室,就是窝在下铺被子里早早睡了,露出半个脑袋,闷闷地唔一声,算是报道了。
  确实听得到淅沥水声,宿管不便往里看,习以为常地提高音量:“307下铺,出个声。”
  她没注意到说完这句眼前的男生眼色变了变,随即转头看向了浴室的方向,似乎在担心什么。
  幸好没过几秒,浴室里悠悠飘出一个声音,像没睡醒一样,尾音拖得老长,“诶,在呢——”
  宿管应了一声,终于也在写着程野名字的地方打了个勾。
  “你叮嘱他一声,天热,洗澡也别洗太久了。”宿管嘀咕着,“这声音听着,和缺氧了似的。”
  站在门口的男生勉力忍着笑,正色点了点头,“嗯,我转告他。”
  宿管转身正要走,又想起什么,一句“欸对了,周末记得搞卫生,周一上来要检查的”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男生像是等不及了似的,已经礼貌地和她道了再见,关上了房间的门。
  (二)
  门一关,顾昭立刻变了一张脸。
  他深吸一口气,抬手脱了上衣和睡裤,顺手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开了冷风,调了一个适宜的温度,随后拧开浴室把手,走进了尚未散去的浓浓雾气里。
  程野身上一丝不挂,还坐在马桶盖上,仰口靠着些许褪色的白色瓷砖大口喘着气,胸口剧烈起伏着,颊上是浓重的属于高潮余韵的红。
  顾昭的眼神在水雾中显得暧昧不清,他始终盯着程野,一步一步走过去,停在他身边。忽而俯身,伸手轻轻扣住他的后脑,和他接了一个绵长的s-hi吻,加深了程野的轻微缺氧。
  “到我了。”他温柔地拉着程野的手去触碰自己腿间粗大的x_ing器,贴着他的嘴唇,低沉地哄骗,“乖,帮我弄出来。”
  要在平时程野肯定得骂他,但他前不久刚s_h_è完,被顾昭亲得弄得骨头都麻了,说句话都费劲。
  程野是很硬朗的长相,眉目俊朗,他抬眼狠狠瞪了顾昭一眼,看在顾昭眼里却像是一种有气无力的娇嗔,逗得顾昭笑了笑,又让程野觉得神魂颠倒。
  他握着顾昭那根他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双手没什么力气地上下套弄着,他已经使劲了,对顾昭而言却像种隔靴搔痒的撩拨。顾昭克制着舔了一会儿他嘴唇的轮廓,索x_ing一把把他抱了起来,抵在了冰冷的墙面上。
  程野喉咙里唔了声,不知是因为接触到瓷砖的凉意,还是和顾昭r_ou_体相贴的火热,总之脑袋迷迷糊糊地,只会被顾昭教唆着按着手帮他听话地lū 。
  他们其实不常这么做,学校的课业很多,尤其顾昭还是高三。一般只在两人作业都早早写完的情况下,才会一起心照不宣地滚进被子或浴室里。
  然而明天是周五,放学后顾昭要做学校大巴和集训的团队一起参加推优生夏令营。
  程野原本今天刚测完一千,本来就没什么力气,但见他写完作业,顾昭还是不管不顾就把他拎了起来,推进浴室里脱了衣服,说什么都要和他最后来一次。程野下午一千米刚跑了第一,在学校校队也是当仁不让的大前锋,但在逼仄窄小的浴室被顾昭浓烈且强势地吻着嘴唇和脖子,很快就变得任人摆布,像一朵软绵绵的云,用力一掐就变成一滩水,只能死死抱着顾昭才不至于虚脱倒地。
  最后他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已经s_h_è过一次了,又被顾昭摸出了反应。
  第二次s_h_è完他都有点失神了,潜意识警醒着自己闭嘴,这里是宿舍,隔壁很可能会听见,开口却忍不住呻吟出声。程野觉得自己叫得好难听,真的像在抑制不住地发情,羞耻地想死。顾昭却始终把他用力圈抱在怀里,兜着他的腰,不让他掉下,像是一个耐心的家长,用温和的力道帮他lū 动茎身,亲着他早就闭不上,只能像狼狈的小狗一样张口喘气的嘴唇,一遍遍地问他舒服吗,比平时给他讲题的时候还要温柔。
  程野不记得顾昭是怎么帮他清洗身体的,只感觉到离开浴室的时候自己连头发都是干爽的,房间里早就开好了空调,等待他们的是一片舒适的清凉。
  程野舒服得只想倒头就睡,也没力气去思考自己是怎么躺到床上,被人细心地盖好被子的了。
  睡着前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是顾昭抱着他的腰,从后面亲他的耳朵,说宝,明天要走了,会不会想我。
  程野说不出想你干嘛,你也不会想我啊,太长了,他没力气。但顾昭似乎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了,两只抱在他腰间的手又开始不老实。
  明天还得早起上课呢,程野立马投降了,含糊地嗯了几声,蹭着顾昭的脑袋点了点头。
  他似乎听见顾昭满意地轻轻笑了,然后又叫他宝,说了好多程野困到听不清的话。
  程野没去多想,放任自己彻底睡了过去。他好像一下子掉进了一个很深很黑的洞x_u_e,耳边顾昭好听的声音瞬间断了线。
  应该是累出幻听了,顾昭不会这么叫我,也不会要求我一定要想他。
  睡着的前一刻,程野这样想。毕竟我们只是住在一间宿舍的炮友,又不是真的情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