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她的哥哥是恶魔+番外(上)作者:白黑

时间:2020-12-01 13:52标签: 都市情缘 现代
属Xing分类:现代/其他/一般言情/正剧 关键字:白子冰 虐恋 节选: 她今年十岁了,却在孤儿院整整待了六年。 她一点儿也不喜欢孤儿院,那里像一个寒冷的冰窖,所有的阿姨全都长著一张长长的马脸,一年也难得看到几次笑容。 十岁的她看来也只有七八岁,发育不
 
属Xing分类:现代/其他/一般言情/正剧
 
关键字:白子冰  虐恋
 
节选:
 
她今年十岁了,却在孤儿院整整待了六年。
 
她一点儿也不喜欢孤儿院,那里像一个寒冷的冰窖,所有的阿姨全都长著一张长长的马脸,一年也难得看到几次笑容。
 
十岁的她看来也只有七八岁,发育不良的身体裹在一身肥大、肮脏的旧罩衣里,蓬乱的头发梳成两条羊角辫,
 
却因多天未梳理早已不成形状。自从去了孤儿院,她就再也没照过镜子。
 
她几乎都忘了自己这张脸是什么模样。但可是肯定它现在一定是非常脏的,因为她自己已经两个星期没洗过脸了。
 
她的心中涌起一股自卑。将身子向外挪了挪,她害怕浑身的肮脏会沾污了他那身藏青色的高级西服。
 
他立刻感觉到了,用双臂将她圈得更紧。
 
“梅舞,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气息轻轻吹拂在她的头发上。
 
 
 
☆、第1章
 
  她被一个男人抱上汽车,那男人用双臂揽着她,让她坐在他的膝盖上。
  她瘦弱而敏感的肩膀感觉那个男人粗壮的臂膀在微微颤抖。
  这个陌生的男人是谁呢?他为什么把她从孤儿院带走?
  她扬起脸来看他。
  他是她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
  他还很年轻,她猜他不超过四十岁,粗黑的剑眉斜飞入鬃,漆黑而深邃的双眸,高挺的一管鼻梁,嘴角紧紧抿着,因为沉思而有些下垂。
  她很想伸出手去,摸摸他的脸。
  他的脸是那种男人中少有的白净,再配上完美深刻的五官,很是诱人。
  可是她不敢。
  她今年十岁了,却在孤儿院整整待了六年。
  她一点儿也不喜欢孤儿院,那里像一个寒冷的冰窖,所有的阿姨全都长着一张长长的马脸,一年也难得看到几次笑容。
  十岁的她看来也只有七八岁,发育不良的身体裹在一身肥大、肮脏的旧罩衣里,蓬乱的头发梳成两条羊角辫,却因多天未梳理早已不成形状。自从去了孤儿院,她就再也没照过镜子。
  
  她几乎都忘了自己这张脸是什么模样。但可是肯定它现在一定是非常脏的,因为她自己已经两个星期没洗过脸了。
  她的心中涌起一股自卑。将身子向外挪了挪,她害怕浑身的肮脏会沾污了他那身藏青色的高级西服。
  他立刻感觉到了,用双臂将她圈得更紧。
  “梅舞,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气息轻轻吹拂在她的头发上。
  梅舞───那是她母亲的名字。
  “你认识我妈妈?”她扬起脸来问他。
  他愣了一下,似乎突然间醒过来。他伸手抚着她的头发。
  “认识,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今后,我会让你过很好的日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认我这个干爹?”
  “干爹?”
  “嗯,愿意吗?”他抚抚她的小脸,眸眼中含着无尽的温柔。
  怎么会不愿意呢?她在孤儿院的日子里,天天都期待着会有一个人来领走她,不管是他什么人,只要让她脱离孤儿院就好。
  她看着那双眼睛,使劲地点了点头。
  “叫我一声”他鼓励地冲她笑了笑,笑容中有三分期待。
  “干爹”她有点生疏地叫道。
  “好”他大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那个怀抱好温暖,好温暖。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车子停了下来。
  “先生,到了”司机打开车门。
  男人轻哼一声,将她抱下车。
  她的脚刚落在地面,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面前是一幢非常漂亮豪华地别墅,黑色漆金的自动门庄严的关闭着,门上镶着两个金色的大字。
  她歪头看了看那两个大字,却不认识它们是什么。
  “白宅”他蹲下身子告诉她,说完,他拉起她的手。
  他领着她穿过金碧辉煌的大厅,转了几个弯来到一个小一点的偏厅,一阵食物香气钻进她的鼻孔。
  男人站定不动了。
  她好奇地仰头看了看他,感觉浑身不舒服起来。
  但是是哪里不舒服呢?她拉直了视线,才发现厅里三道目光齐刷刷地停在她的身上。
  “她是谁,难道是……要饭的?”说话的是个大约十七八岁的男孩,他个子很高,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脸的轮廓很像那男人。此时他正挑眉看着她,眼睛里的光芒咄咄逼人。
  “冽”坐在餐桌边的男孩制止他,那声音很轻,却有种说不出的威力。这个男孩比那个被称作冽的男孩大二三岁,虽然他坐着,但从他的上身可以看出他是个有着修长四肢的男孩,一张脸算不得英俊,却有种说不出的味道,那狭长的双眸,架在鼻梁上的银丝眼镜更添了一种儒雅。
  他同样盯着她看,但那双浅咖啡色的眸子却很温和。
  冽不说话了,他上身靠在那张质地厚实的楠木椅上,冷冷地端详她。
  “文启,她是……”那个在摆餐具的女人眼光在她的身上停了一会儿,终于转向白文启。
  这个女人并不美,有一双同那个男孩一样的浅咖啡色的眼睛。不过她身上有种端庄的气质,一看就知道出自豪门大家。
  白文启看了看女孩儿,温和地说道:“平蓝,这孩子是我刚从孤儿院领回来的,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吗?”
  女人的目光又停在她脸上,“是啊,可是太突然了,我……”
  “对不起,平蓝,没和你打招呼,只是在孤儿院见到她,觉得乖巧可怜,就领回来了,怎么,你不喜欢这孩子么?”
  “不……我很喜欢。”女人伸出手来摸她的脸。
  她下意识地向白文启身后躲,有些害怕地仰头看着她。
  “文启,你看这孩子跟我认生呢”顿了一顿,陆平蓝俯下身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白文启拍了拍她的头,“好孩子,快告诉干妈呀”
  “梅厌厌”她吃力地说,因为她已经好久没用过这个名字了。
  “噗”有谁笑出了声,她看过去,是那个冽。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艳艳?好艳欲的名字,让我想起古代的青楼歌……”
  “子冽”陆平蓝打断了白子冽接下的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