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第一夜的蔷薇(上)作者:明晓溪

时间:2017-12-28 15:03标签: 都市情缘 励志人生 随身空间
内容简介:她静静的冷声问:你有多喜欢我?你可以为我而死吗?少年时的他狠狠地说:只要你可以为我而死,那么,我也可以为你。既然她已经放弃你,那么,蔷薇成型的这一夜,叶婴弯下腰,轻轻吻在越瑄苍白清冷的唇上,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的了。 《第一夜的蔷
 
 
内容简介:她静静的冷声问:“你有多喜欢我?你可以为我而死吗?”少年时的他狠狠地说:“只要你可以为我而死,”“那么,我也可以为你。”“既然她已经放弃你,那么,”蔷薇成型的这一夜,叶婴弯下腰,轻轻吻在越瑄苍白清冷的唇上,“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的了。”
《第一夜的蔷薇》是一个时尚圈华丽丽的暗黑复仇爱情故事。一个生活中只有美好、幸福的女孩子,突然遭遇家道巨变,现实世界的Yin暗与残酷让她的命运从此被彻底颠覆。年少的她不仅失去了最爱的父亲,并被送入少年管教所。故事从她走出少年管教所的那天开始。
 
编辑推荐
《第一夜的蔷薇》:那些年少的秘密,那段尘封的记忆,苍白清俊却一直默默守护的少年,在第一夜的蔷薇盛开的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暗黑+复仇+爱情+天才少女设计师成长史,永远不会让你失望的明晓溪即将带给你新一轮的阅读盛宴。
 
作者简介
明晓溪,双子座,当代女作家,武汉大学硕士。最近迷恋吃鸭舌,无论是蒜香鸭舌、红烧鸭舌,都超爱的;爱上美剧,《犯罪心理》、《豪斯医生》、《尼基塔》热追ING,忽然很喜欢闪亮亮的东西,尤其金色闪亮的,比如金色的粉盒、金色的化妆镜、金色的包包……
代表作品有《旋风少女》、《明若晓溪》、《泡沫之夏》、《会有天使替我爱你》《第一夜的蔷薇》
等。
 
 
楔子
  早春。
  上午十点。
  “吱嘎——”
  沉重的铁门发出生锈一般的声音,缓慢地开了一道缝,清冷的阳光照Shè 在那个缓缓走出的女孩子身上。她抬起头,眼睛黑漆漆的,皮肤仿佛很久没有晒过阳光,有种接近于透明的青白色。
  “02857,出去以后好好生活,别再回来了!”
  铁门又重重地在她身后关上。
  天空是沉沉的铅蓝色,风一阵阵吹来,依旧透着寒冷的气息,树木的枝桠仿佛黑色的素描,只是偶尔有几个刚萌发的绿苞。然后,就是空荡荡的寂静,除了她,这里再没有其他人。
  双手紧紧握住一只发旧的牛皮纸袋。
  她还记得六年前,十四岁的她被押解到这里关押时,场面是何等热烈,无数记者蜂拥而至,闪光灯如同一道道雪白的闪电,对着双手被铐住的她疯狂拍照。
  而现在,她终于出来了。
  漆黑的长发被一根橡皮筋束在脑后,她的额头光洁饱满,只是在靠近发际线的地方,隐约有一道长长的发白的伤疤。
  唇角抿出冷冷的线条。
  她低低对自己说——
  夜婴。
  你终于出来了。
 
 
Chapter 1
  二月二十六日。
  深夜,漆黑的窗外飘着细雨。
  屋内很暗。
  只开着一盏台灯。
  夜风夹着雨丝吹动窗帘,吹得书桌上那张刚刚画好的设计图不时地翻动一下。那是一张彩色的画稿,寥寥几笔勾出一个倨傲冷漠的女孩子,暗红色的裙子,线条异常简洁,只在肩部有着具有建筑感的微蓬设计,却使得整个画面有了一种近乎凌厉的力量感。
  靠在窗边有一只发旧的牛皮纸袋。
  书桌前并没有人。
  剪刀的刀刃锋利寒冷,一下一下,将几份最新报纸中的一些新闻整齐地裁剪下来,然后仔细地分类贴到几本剪报簿中。床上堆叠着大约七八本剪报簿,手指慢慢在它们之上滑过,捡起其中最厚的一本。
  电视机的屏幕不断变幻着画面。
  正在播出的是一场在米兰举行的时装发布会,美丽的模特们一个个身穿霓裳行走在T型台上,变幻的灯光,奢华的背景,台下坐满名流和明星,星海般炫目的闪光灯,喧闹美妙的音乐,光影切换得如梦如幻。
  纸页翻动。
  那本厚厚的剪报里,全都是关于同一个年轻男子的内容。屋内光线昏暗,手指停留的那一页,是那个年轻男子出席宴会的场面。
  照片中。
  对他含笑举杯的女子高雅美丽得犹如月下的百合花,而身材颀长的他半倚在落地窗前,窗外是大片盛开的蔷薇花,似乎能闻到夜的香气。站在Yin影里,他的神情和面容看不清楚,只是微微低头,聆听那女子的说话,那女子望着他,目中如有柔软的星光。
  手指沉思地在那一页停留了很久。
  放下那本剪报。
  又从剩下的几本剪报中,挑出其中那本最薄的,只有两页,目光再一次扫过那些少得可怜的文字。
  这是关于另一个年轻男子的剪报。
  剪报中寥寥的内容里,除了他的名字,几乎没有透露其他任何信息。
  可是……
  手指久久地停留在那本极薄的剪报上。
  “虽然全球金融风暴来势汹汹,然而根基稳固、财力雄厚的谢氏集团,却趁此机会大力扩张业务,集团股票在国内和纽约股市连续十五天大涨,国内最新报收于每股180元。”电视机里的时装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结束了,传出财经新闻的声音。
  放下剪报。
  视线望向电视。
  “今天谢氏实业集团将正式签约收购国际顶尖奢侈服装品牌Brila和LC,此次并购之后,谢氏集团不仅在全亚洲继续巩固第一的地位,而且财团的总体实力也将挤入全球前三。”
  屏幕的画面里是一栋足有五十层高的大厦,是本城地标Xing的建筑,橘黄色的“谢氏实业集团”的logo醒目异常,乌压压的无数记者将大厦门前堵得水泄不通。
  记者手持话筒对着镜头报道:
  “谢氏集团宣布,集团下一步的重心是打造真正属于自己的国际顶尖品牌,由谢氏集团来引导世界的时尚潮流,而不是始终跟在欧洲的身后……”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
  反复又想了一遍,她终于站起身,走到书桌前。
  夜风将窗帘吹得烈烈扬起,有雨水灌了进来。白光闪过,闪电撕破夜空,将屋内霎时映得亮如白昼,照亮她额头的发际线处,那道细长隐约的伤疤。一阵阵“轰隆隆”巨大的雷声,她静然不动,影子被暗暗的灯光在地面上拉得斜长斜长。
  拿起笔。
  她在设计稿的右下角签下两个字——
  “叶婴”。
  整整六年,被关在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她已经不想再等下去。
  台灯下,压着一张飞往巴黎的机票,被吹进的夜雨微微打Shi,Yin冷Yin冷。
  三月二日。
  她来到了巴黎。
  这座城市充满了浪漫和糜烂的气息,虽然从下飞机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断断续续地下雨,却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香水的味道。买了一把宽大的雨伞,她将画架支在四季酒店前面,一笔一笔将雨雾中的酒店绘入画中。
  巴黎四季酒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