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武侠修真 >

化魔+番外 作者:一维马赛克(中)

时间:2021-10-01 12:33标签: 年下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56、我保护你 言翊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他能感觉到萧束一直握着自己的手,这触感很微妙,使自己一半沉在意识世界里,一半又在现实世界中。 过了许久,黑暗空间慢慢变得明亮,他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低语:我等着你 尾音消散时黑暗彻底褪去,梦境变得
56、我保护你
  言翊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他能感觉到萧束一直握着自己的手,这触感很微妙,使自己一半沉在意识世界里,一半又在现实世界中。
  过了许久,黑暗空间慢慢变得明亮,他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低语:“我等着你……”
  尾音消散时黑暗彻底褪去,梦境变得明亮。言翊低头看自己被握紧的手,却发现j_iao握的两只手都很小,他再抬头,看见握着自己手的是一个瓷娃娃一样漂亮的小女孩。
  小女孩眼中的绝望和恐惧令人动容,很难想象一个孩子会露出这样的神色。一定经历了很可怕的事情吧。
  言翊手指收拢,感觉到不是女孩握着他的手,而是自己握着女孩的手,女孩只是木讷地坐着,倒真像一个没有生命的瓷娃娃。
  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没有回答。
  他接着问:“你是魔族吗?”
  女孩仍然没有回答。
  他没再追问了,只是陪着她静静地坐着。外面下着雨,这时已经是凌晨了,他也该回去睡觉了,但他有点担心这个女孩。
  过了好一会儿,忽然有人来叩门,有女人在外面说:“小少爷在吗?我可以进来吗?”
  言翊松开女孩,准备去开门,女孩却突然猛地抓住他,用力之大捏得他手疼,女孩神色恐惧地低声道:“别开门,求求你。”
  “为什么?”言翊不解。
  女孩眼眶红了,更压低了声音道:“别出去,门外的不是妈妈,是怪物,它会杀了哥哥的。”
  “门外没有怪物,我带你去看看就知道了。”言翊从床上跳下来,拉着女孩往门边走。女孩剧烈地挣扎起来,她推开言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颤抖着喃喃道:“不能开门,不能开门,不能开门……”
  自我暗示一样的话语不断重复,言翊被她吓了一跳,门外的女人又说:“小少爷,我要进来了。”
  “别进来!”言翊赶紧说。
  “可是你明天还要上课,我带你回自己房间去睡吧。”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你先走吧。”
  言翊又走到床边坐下,对着被子里的女孩说:“我不开门,你出来吧。”
  “不开门?”女孩似乎对这三个字有点反应,她又多念叨了两遍。
  言翊不明白她为什么对“不开门”这件事这么执着,又为什么对“开门”这么恐惧。他安慰道:“对,我不开门,你别怕了,出来吧。”
  女孩平静下来,她伸手把被子撑出一条缝,偷偷观察外面。
  言翊一把抓住她的手,不顾她的挣扎,用力握紧了,坚定地说:“我是驱魔师,要是有怪物,我就把他们都赶走,所以别害怕了。”
  “驱魔师?”
  “对,救你出来的是我爸爸,他是很厉害的驱魔师,我以后也会变成很厉害的驱魔师,我可以保护你。”
  “你可以保护我?”
  “对。”
  “你发誓。”
  “我发誓。”
  言翊,你是个骗子。
  言翊猛地睁开眼睛,被窗外的yá-ng光刺得眼睛一痛。他坐起身,发现自己在长老院的房间里,房间是复古的中式布置。
  “少爷你终于醒了。”一个女人走到床边探他的额头,然后松了口气,“体温终于降下来了。记得我是谁吗?”
  “千里。”
  “还行,脑袋没烧坏。”
  “谁送我来的?”言翊问。
  “是你的下属,”千里说:“他想留下来,但是言老师让他回去了。”
  “那爷爷呢?”
  “去符山了。”千里脸色凝重,她坐在床边说:“镇山石上的封印动摇,你与镇山石的感应密切,所以才会突发高热。如今已经加固了封印,别太担心。”
  “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千里压低了声音,警惕地看了下窗口,这才说:“老师让我转告你,一年前鸢尾夫人和邱煦有过接触,恐怕那个时候她就得知了部分真相。”
  邱煦?言翊皱眉,追问:“哪部分真相?”
  “那个阵是言老师给阿德里安的,但是……”千里抿了抿唇,“当时正值屠魔大战,老师并不信任魔族,于是提出让他去失落之海找一颗珍珠,想借此使他知难而退,但没想到他真的取来了珍珠,老师深受感动才将阵法给了他。只是阿德里安因为失落之海的时间落差变得面目全非,这恐怕是鸢尾夫人恨你的原因。”
  小鸢尾在庄园内仿造神迹引他陷入循环,原来行事有迹可循。
  “那个阵我看过了,难道祭品也是爷爷……”
  “我是那种人吗?”
  言正心推门而入,恼火地呛了一句,挥手把千里赶到一边,坐到言翊床边,伸手贴在他额头上,“搞成那个样子,还被一个男人抱进来,简直丢我的脸。”
  “爷爷教训的是,下次绝不让人抱了。”言翊低眉顺眼地端坐着。
  言正心年轻时候脾气差,但年纪越大反而看着越和善,加上和言翊隔着代,都说隔代亲,确实不错,言正心拿管教儿子的那套管教孙子,却总不能狠心去骂,而且言翊自小就乖,更让人骂不下嘴。
  千里看着言翊认错的样子,不禁想到他八岁的时候因为生病而上课走神,被授课长老罚跪了一整夜。那天他发着低烧,跪在教室里画了一整夜的阵,到后半夜实在受不住了,只偷偷地抹眼泪,然后一言不发地接着画。
  那天晚上言正心也在门口蹲了一夜,看见言翊哭了就再也忍不住,跑到授课长老床头理论,吵得整个长老院j-i犬不宁,后来护短的名声就传开了。
  言正心重重拍了下他的额头,把他拍得后仰,“要还有下次,你给我到长老院好好睡着,哪都不准去。我看谁在符山作乱,让他有来无回。”
  言翊摸了下被拍红的额头,问:“符山那边情况如何?”
  “年代久了,魔眼上的封印也岌岌可危,如今张符五封碎了一封,还算控制得住。”
  在辉宁地底有一条魔脉,是魔族强大的根源。千年前魔族为祸人间,有一名为张符的道士发现了魔脉上的魔眼,魔眼如同脉中心脏,张符用五重封印加一颗镇山灵石封住了魔眼,这才压制住了魔族。
  过了千年,封印逐渐失去效力,如今碎了一层也是意料之中,言正心便说回正事:“关于小鸢尾的事,你刚才说的祭品,我原本是不知道的。那个阵本来就是转移诅咒的凶险的阵,如果杀人祭阵就会附加怨气,使被转移诅咒的人发疯。伊琳娜就是因此发疯。”
  “您知道是谁让他杀人祭阵的吗?”言翊问。
  “是那个姓姜的,姜退。”言正心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