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武侠修真 >

化魔+番外 作者:一维马赛克(下)

时间:2021-10-01 12:31标签: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年下
113、无力感 萧束脑袋里嗡嗡作响,他听见苏礼云又说:但必须是我,是我亲手 女人的声音弱了下去,她的瞳孔涣散了,手臂却依旧紧紧箍在萧束腰上,一种强大的j.īng_神信念在支撑着她。 萧束嘴里漫上铁锈味,他没有动,任凭符文侵蚀自己的身体,灼痛感侵入五脏
113、无力感
  萧束脑袋里“嗡嗡”作响,他听见苏礼云又说:“但必须是我,是我亲手……”
  女人的声音弱了下去,她的瞳孔涣散了,手臂却依旧紧紧箍在萧束腰上,一种强大的j.īng_神信念在支撑着她。
  萧束嘴里漫上铁锈味,他没有动,任凭符文侵蚀自己的身体,灼痛感侵入五脏六腑。一颗金色魔珠不断震颤,它好像也知道痛,也在怕死。
  萧束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呆,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死,可他没动。
  大魔江照,祸乱人世的魔头,杀了许多驱魔师。许多人在那场战争中死亡了,包括言翊的父母。
  萧束的心脏抽痛得厉害,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一切都飞速退去,离他越来越远,而黑暗争先恐后地涌上来想将他吞噬。
  屋外下起了倾盆大雨,雨点砸在地面上,在泥地上“噼里啪啦”地砸出一个个小坑,不多时就聚成了一片又一片浑浊的水洼。
  一双皮鞋踩过水洼,溅起的泥泞沾在男人黑色的裤脚上。男人把黑色的雨伞微微抬起,露出一双血色眸子。他看着废弃医院三楼的窗口,嘴角扬起张扬的弧度。
  他收了伞,不慌不忙地走向三楼,最后站在307门口,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摇摇头。他把女人的手指头一根一根掰开,一边干活一边抱怨:“抱这么紧,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相爱相杀呢。啧,萧束你就这点出息,多大打击,伤成这样……”
  他废了一番功夫将两人分开,然后一边扛一个扛着离开了此地。
  ……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大白天屋里就暗得跟傍晚一样,雨点打在yá-ng台窗户上,从缝隙里汇聚成一条水流沿着墙壁流下。言翊关上窗户,用抹布吸干地上的水,然后望向被雨雾包裹的街道。
  苏礼云逃了,驱魔署里出了叛徒。有谁在和她里应外合,这不得而知。三年高位,足够她培养许多心腹,可能在任一个岗位,是任一个人。
  言翊不知道驱魔署如今的人员结构,他远离权利中心太久了,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但是他很清楚,苏礼云这一逃,如果不能在24小时内追踪到她的行迹,她就会彻底消失。就算是萧束的第七感也别想追踪到。
  按理说这暴雨来得快走得也快,但下了三个小时了也不见停,到下午六点的时候才小了点,变成斜飘的毛毛雨。
  言翊在沙发上坐了一下午,晚上七点的时候在冰箱里翻找食材,做了几道简单的菜,给萧束发了个消息,问他回不回来吃饭。
  萧束一直没回消息,也许在开车,没时间看消息。言翊心绪不宁,也没有胃口吃饭,就坐在桌边等他的消息。
  电视里在放晚间新闻,言翊支着脑袋听着,一句也没听进去,等着等着就等到了十一点。他把凉了的饭菜倒进垃圾桶,开始收拾碗筷。
  一夜无眠,言翊一直等到了天亮,天际泛白的时候,他一个电话打了过去。电话响了一会儿,被挂断了。言翊勉强松了口气,挂断了说明不方便接,也许情况紧张,但腾得出手挂电话就没有那么糟糕。
  他又打电话给十三,人面蜘蛛女没有找到,再打电话给私家侦探,听了一会儿他寻找萧客的计划。
  一天又过去了,萧束还是没有消息,晚上手机突然来电话的时候言翊正在洗脸,他脸都没擦就匆匆出来接电话,一看来电显示,心就沉了下去。
  冷光河不会无缘无故联系自己。
  “言……呃……”冷光河也是情急之下临时想起来给言翊打电话,但是电话一通,他又没想好该怎么称呼。
  “萧束怎么了?”言翊打断他的犹豫。
  “我正想问你知不知道他在哪,他失联了。”
  “具体什么情况。”
  冷光河条件反s_h_è地开始汇报:“昨天下午他去追苏礼云,一直到市区都在给秦熙报位置,但是中途突然就没有消息了。调监控发现他往市区外去了,因为他走的小道,一个施工路段监控没开,所以暂时失去了他的行踪。目前在排查周边监控,还没有结果。”
  “电话呢?关机还是无人接听。”
  “关机了。”
  “他最后报的点在哪,把地址发给我。”
  冷光河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跟一个编外人员聊什么。
  不等他拒绝,言翊又说:“放心,我以长老院的名义介入。”
  经过一夜的排查,终于有某一段路口的监控拍到了萧束的车牌,沿着这条路的监控确定他往市郊去了,出了市区再往外没有监控,但萧束的车也没过高速收费站,极有可能还在辉宁市范围内。
  又是一周的搜索排查,整整一周萧束都没有消息传来,驱魔署内气氛非常沉重。更沉重的是言翊周围半径十米的范围内,大夏天的空气冷得像能结冰。大家仿佛一朝回到了三年前,被冰山脸上司统治的恐怖时期。
  言署回来了,听说是为了找行动组的萧组长。
  他们俩不是不合?
  拉倒吧,为了找人,言署好几天没合眼了。
  我靠,我真怕他把调查组的全给革了。
  听说是长老院派来的,没有实权,心放肚子里吧。
  特么的,还是好怕。
  这一周驱魔署简直没人敢大声说话,恨不得都用眼神j_iao流。言翊又进出频繁,大家都生怕多八卦两句一回头被他逮个正着。
  一周之后终于有了消息,是萧束打来了电话。他打给了秦熙。
  此时大家正在开会,秦熙看了一眼手机就是一个激灵,抬头说:“老大!”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言翊抬眼望过去,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秦熙接通电话后开了免提放在桌上,“老大,你现在在哪呢?”
  电话里传来沙沙声,然后是萧束疲惫的声音:“不知道是哪,深山老林吧。遇上点麻烦。”
  “萧束,你没事吧?现在是什么情况?”冷光河说。
  那边萧束沉默了一下,“嚯,开会呢?”
  “你别贫啊。”冷光河了解他,什么紧急情况他都不急,就是急死别人了他也腾得出嘴来贫两句,“赶紧说说你现在的情况,往哪个方向追的,你受没受伤,苏礼云在哪,如果有危险马上停止追踪,我们去接应你。”
  “我没事,中途出了点意外,不用停止行动,放心吧。”
  “你失联一个星期了,这叫没事?我的建议是你马上回来!”冷光河有点生气。
  “……我追在她后面呢,机会就这一次,我有自己的判断,现在回去就永远抓不到她了,谁来负责?冷组长,你负责吗?”
  冷光河一愣,他和萧束平级,确实轮不到他来负责。
  “我负责。”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桌子那头传来,“长老院的指令,一切以你的生命安全为第一位。马上回来。”
  电话那头久久沉默,没有回应。冷光河猜测萧束也许还在较劲,于是跟着言翊的话说:“没错,萧束,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就算抓住苏礼云也是得不偿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