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网游小说 >

和大佬作对后被嗑cp了[电竞]+番外 作者:鹿八今(上)

时间:2021-11-09 15:18标签: 甜文 强强 竞技
文案: 宁跃和郁锋曾经是没血缘关系的兄弟,同在一个屋檐下,两看两相厌。 后来父母离婚,各奔东西。 多年后直播间再见。 谁都不知道他们曾经当过兄弟,而且两人还互怼,关系恶劣到极致。 今天郁锋说一句:弟弟。 明天宁跃回一句:叫爷爷什么事? 后来,两人
文案:
  宁跃和郁锋曾经是没血缘关系的兄弟,同在一个屋檐下,两看两相厌。
  后来父母离婚,各奔东西。
  多年后直播间再见。
  谁都不知道他们曾经当过兄弟,而且两人还互怼,关系恶劣到极致。
  今天郁锋说一句:“弟弟。”
  明天宁跃回一句:“叫爷爷什么事?”
  后来,两人在某场大赛时肩并肩,出现在同一个战队。
  路人:开玩笑呢吧?他俩打配合?
  粉丝:教练大胆!教练流批!今天他俩不场上内讧互殴,我直播倒立洗头!
  然而一等比赛时,全场人目光惊呆——这两人配合默契、操作娴熟,俨然不知练习过多少遍,轻轻松松拿下比赛。
  粉丝:不敢置信.jpg
  宁跃举着奖杯的时候,低下一堆“妈妈爱你!”“跃崽牛逼!”
  郁锋突然说:“你的粉丝知道你不爱洗内裤吗?”
  宁跃:“……草。”
  引起轩然大波。
  唯粉吸氧,cp粉狂潮,路人粉侧目。
  都说:“这俩人指定有一腿!”
  结果曝出两人是兄弟。
  Cp粉:……打扰了。
  然而cp超话里,这时却出现郁锋的身影,淡淡道:“早就不在一个户口本上了。”
  #因为你我躲去十万八千里#
  #躲再远却也逃不过心动的自己#
  洁癖攻(郁锋)×散漫受(宁跃)
  内容标签: 强强 竞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跃(受),郁锋(攻) ┃ 配角:下篇接档文《万人迷他不干了》 ┃ 其它:电竞
  一句话简介:你想打架吗?
  立意:人要有蓬勃向上的精神
 
 
第1章 未成年禁止饮酒
  夜晚,漆黑的江水面映出粼粼的灯光,烧烤的香气顺着桥边传向四周,宁一胆战心惊地看着他哥宁跃要了瓶啤酒,不怎么熟练地起开。
  他们在的地方,是人潮汹涌的步行街,旁边是个半大不小的电视屏幕,老板家的,随便找了个台,正放着《FLAME》春季常规赛的回放。
  《FLAME》是最近特别火爆的一款MOBA 游戏。
  这是个5v5的推塔游戏,双方各五人,以中间的河道为界限,共三条道路,一条道路上三座塔、两座附属水晶和一个水晶基地,谁先把对方的水晶基地打碎,谁就胜利。
  游戏画风精致,操作难度中等,极受年轻人的喜爱。
  此时LED屏上播放着的战队,叫LP。
  游戏画面中,他们家的二塔已经被打爆,除了射手,其他队友还在不知所云的瞎几把逛。
  在高端局,能出现这种没有意识的职业选手,是非常不容易的。
  其中有个镜头一闪而过,照到了少年隐忍怒火的面庞。
  他有着特别俊俏的一张脸,白嫩小巧,耳麦都比他的脸要大一截,本该挺乖巧的长相,硬生生因为他的表情,破坏掉了画面的和谐度。
  而这张脸,和江边烧烤摊上喝酒的少年,高度重合了起来。
  宁一劝:“其实不能赖你,就是你的队友太傻逼,输掉比赛,锅肯定不在你的身上,你能不能别喝了?”
  最后一句话才是他想说的。
  正常人,或者说,一个有责任心的正常人,在输掉比赛的时候肯定会自责。
  但是宁跃不一样,他是生气。
  他可能是觉得啤酒太难喝,借坡下驴放下,呸了口,重重一哧:“谁说我自责了?锅当然都是这群傻逼的!”
  宁一:“……”
  “还有你刚刚怎么跟你哥说话的?”宁跃道,“懂不懂什么叫尊老爱幼?”
  宁一毫不示弱:“都是未成年,还刚输了场比赛,你有什么好狂的。”
  烧烤摊的老板敏锐地捕捉到“未成年”三个字,往他们的方向看了眼。
  “我有什么好狂的?你小子的生活费不是我出的?”宁跃得意道,“我可握着你的命脉呢,说话给我小心点。”
  宁跃今年十七,养着一个小他五岁的弟弟,是家里比较不低调的顶梁柱。
  他们爸爸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妈妈已经过世了。
  屏幕上,他的队友此时又贡献了一个智熄的操作。
  就连旁边吃烧烤的大哥,都忍不住道:“妈的,打ALPME十年了,就没见过这么菜的电竞选手,这个战队是后台硬进来的吗?”
  “这种比赛怎么可能靠后台进来,是不是状态不好?”
  “屁状态不好,比赛一开始我就在看了,这个战队全靠那个射手撑着,前几场比赛,因为对手也不算太厉害,他一带四勉强还能带起来,后来遇到的对手越来越厉害,他自己再厉害也没用,可给坑坏了,都没眼看。”
  镜头扫过观众席,还有些观众,举着写着“宁跃”二字的牌子。
  就算是战况不太好,他们也没把手中的牌子放下来。
  “这个选手有死忠啊,”那大哥又说,“真是可惜了,确实是个好苗子,就是没什么机遇。”
  “我倒是没见过这个选手,看着眼生。”
  “估计是今年才转正的青训生吧,我不止对这个选手眼生,对他们队名也眼生,感觉没见过似的。”
  “嚯,查了一下,这个战队都开五年了,最厉害的成绩是18年春季赛入围,还是第一次进八强,菜的离谱,不是全是这个射手全程带吧?”
  他猜的倒是也没错。
  宁跃能听见他们说话,好在他的位置在大哥的背后,看不见他的脸。
  他扭过头去,看见了他弟弟垂下头。
  “行了行了,当年也不单单是为了你才签约,我还得生活呢,”宁跃看不得他矫情的样子,啧啧道,“知道我不容易平时就在家多刷几个碗,别没事老找我要手机,你喝不喝酒?”
  宁一:“……”别说他自己就是个未成年,单单问未成年喝不喝酒这件事情,就够不着调的。
  还没等他摇头,那边的老板走过来,探头探脑:“我咋刚刚听你俩说谁是未成年?未成年还喝酒?”
  宁跃没想到他耳朵这么尖,如临大敌:“不是,没有未成年。”
  老板非要看身份证。
  几分钟后,老板边说着“你可拉倒吧”边把酒给撤了下去。
  宁跃:“……”
  没别的可说的,就祝这个老板新年快乐吧。
  宁跃和宁一已经知道了这边说话得压着声音。
  宁一冲他道:“哥,等合约一到期,你就赶紧走吧,别继续待在LP了。”
  “还有五年呢,急什么?”宁跃挑了挑眉,像个小流氓似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