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危险人格 作者:木瓜黄(二)

时间:2021-11-24 18:07标签: 异能
第41章 提醒 任琴虽然才刚搬过来不久,但是把房间布置得很居家,一扫最初那种冷冰冰空荡荡的精装修样板间风格,客厅飘窗上铺着毛茸茸的毯子,色调温暖恬静。包括她身后那扇半开的门上,悬着一样门把装饰物,装饰物挂件上吊着一串流苏。 只是在任琴说出那句我
第41章 提醒
  任琴虽然才刚搬过来不久,但是把房间布置得很居家,一扫最初那种冷冰冰空荡荡的精装修样板间风格,客厅飘窗上铺着毛茸茸的毯子,色调温暖恬静。包括她身后那扇半开的门上,悬着一样门把装饰物,装饰物挂件上吊着一串流苏。
  只是在任琴说出那句“我是一个人住”之后,池青只觉得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将整个房间照得格外森冷。
  黑漆漆的门缝像沉默的怪物,静静潜伏在任琴背后。
  “喵呜。”糕糕依旧警惕地蹲在任琴脚边。
  还有这只他不太喜欢的猫,看起来也不对劲,它似乎很紧张,身上的猫微微炸起,局促而不安。
  池青注意到任琴今天头发扎得也很乱,一缕发丝贴在颈后,眼底略微泛青,衣服袖口上沾到一点不太明显的厨房污渍。
  她j.īng_神状态的确不太好,疲态明显。
  池青不能确定事情是不是像他想的那样。
  “我最近也在找合租人,这边房租不便宜,”任琴依旧笑着,“我把房源挂在安家上了,安家a那边会帮我推一下合租房源,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
  池青全程都没说话,忽然像查户口一样问:“挂了大概多久?”
  任琴愣了愣,还是答道:“快一周了吧……怎么了?”
  池青:“没有人联系过你?”
  任琴:“目前还没有。”
  池青:“你对合住人有哪些要求?”
  “要求的话一定要是女孩子,性格好,爱干净,不排斥猫就行,”任琴以为池青会问这些问题是想给她介绍合住人,于是有些期待地问,“你身边是有朋友想出来住吗?”
  池青慢条斯理地从边上抽了一张纸巾,他吃饭的时候仍戴着手套,黑色布料和白色纸巾碰撞出鲜明反差,他用纸巾擦了擦嘴角,说:“不是,我没什么朋友。”
  任琴:“……”
  池青自然不能把自己失控时半夜听到的话转告给她,容易被人当成神经病,好像他半夜不睡觉趴在她家床底下偷听一样:“我跟你没什么共同语言,更没有什么好说的,出于礼貌,随便找点话聊聊。”
  任琴:“……”
  解临:“……”
  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倒是一点都不令人意外,刚才那段让解临有点在意的问话都显得正常起来。
  “你还是吃饭吧,”解临失笑,用公筷夹了一筷子清炒芦笋给他,“别吃辣的,你嘴唇都红了。”
  任琴说自己只放了一点点辣椒,但对其他地区的人来说“一点点”可能就是致死量,池青嘴唇本来就红,刚才吃了一口土豆丝之后红得更加显眼,黑发衬着红唇,让人移不开眼。
  解临手肘撑在餐桌上,歪着头看池青吃东西。
  解临发现他夹的菜池青没说什么就吃了,心道对这位洁癖助理来说能乖乖吃别人夹的菜着实不容易,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池青吃完他夹的两筷子才反应过来,拿着筷子的手很不自在地顿住。
  解临:“还吃吗?”
  明明两个人之前是解临想约个饭都很难把对方约出来的关系。
  一个“疗程”过后,产生的化学反应超过池青的预料。
  池青放下筷子说:“……不吃了。”
  饭笕吻俨趴那瓶解临带过来的红酒。
  她想给池青倒一杯,结果那杯酒被解临接了过去:“给我吧,他不能喝。”
  任琴心说,这位住楼上的池先生怪病还挺多。
  这顿饭吃完接近八点。
  外面天色黑透了,最近天气也不好,乌云堆积导致夜晚的天空格外暗沉,颜色是压得人透不过来气的墨黑色。
  任琴送他们到门口,她刚洗了点水果,s-hi漉漉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正想说话,就见池青那双比窗外天色还黑的瞳孔正直勾勾盯着她看。
  池青瞳孔黑,藏在头发后边看不到瞳孔光,冰冷地像无机质一般,任琴被他看得直发毛,她看不透池青眼神里的内容,只感觉自己像被什么盯上了。
  “最近两起案子你听说了吗?”
  “案子?”任琴说,“是说杨园和天瑞那两起吗?”
  池青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侧面提醒她:“你很符合凶手挑选目标的特征,独居、漂亮、和家里人联系也不多,就算消失一个月可能也不会被人发现。”他说到这顿了顿,看她的眼神更让任琴觉得毛骨悚然,他说:“如果我是凶手,很可能会对你下手。”
  任琴笑容僵在嘴边:“……”
  “糕糕,”等池青和解临走后,任琴抱起全程在她脚边打转的橘猫说,“那位池先生可能不太会聊天。”
  橘猫看着她,“喵”了一声。
  任琴抱着它摸了两把,她这段时间工作忙,没怎么陪着它玩,这一摸,摸到糕糕后脑勺那边的毛似乎缺了一小块儿,她低下头、轻轻摁着橘猫后脑勺,仔仔细细查看,看到一处不显眼的伤口。
  任琴心说,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怎么会掉了一块毛。
  不太可能是糕糕自己弄的,它是一只很懒的猫,平时能躺着绝不会蹲着,也不爱跑酷。
  她正想着,门铃声又响了。
  以为是楼上两位落下什么东西去而复返,结果任琴一开门,发现按门铃的是搬来之后没见过几面的对门,对门邻居是个中年女人,颧骨高、单眼皮,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类型。
  果不其然,一开门那位中年女人刻薄的眉眼往上抬,声音尖细:“哦哟,总算逮到你在家休息了,我说你能不能管管你家猫?大半夜的吵什么吵,老是叫唤,我不反对你们年轻人养宠物,但是既然养了能不能管管好?别影响别人休息好伐。”
  任琴被她这一通话说懵了,虽然怀疑对门是不是存心找茬,还是温声解释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们家猫很乖的,而且做过绝育的猫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乱叫……”
  中年女人尖细的声音又抬高几度:“什么误会――哦,你的意思是我误会你咯?我闲着没事误会你干什么,你家的猫就是很吵,刚搬来那几天倒是蛮好的,看你一个外地小姑娘,又是桓鋈俗。我还想过几天做了蛋糕给你送一份。谁晓得哦,没几天就开始叫唤。别人晚上也是要休息的,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样,猫一直叫唤都还睡得着。”
  “……”
  任琴到底是脾气好,不想和邻居发生纠纷,只好连连道歉。
  中年女人斜着眼扫她,也松了口:“你态度还是蛮好的,这次就算了,管好你的猫,别让它晚上再瞎叫唤了。”
  把对门送走后,任琴蹲下身、对着糕糕后脑勺缺的那块毛看了许久,刚才坚定“我家猫晚上不可能叫唤”的想法逐渐动摇,她不确定地想:难道晚上糕糕真的叫了?可为什么她没听到?
  难道是因为最近太累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