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危险人格 作者:木瓜黄(四)

时间:2021-11-24 18:05标签: 异能
第122章 履约 听说凶手只是一名18岁在校高中生? 而且他平时学习成绩非常优异,这是真的吗? 总局门口,天刚亮就围了一圈记者。 这些人手里拿着摄像机把门口堵得水泄不通,闪光灯疯狂闪烁,这些人获得消息的途径太广,关于这起案子真凶已经捉拿归案的消息还
第122章 履约
  “听说凶手只是一名18岁在校高中生?”
  “而且他平时学习成绩非常优异,这是真的吗?”
  “……”
  总局门口,天刚亮就围了一圈记者。
  这些人手里拿着摄像机把门口堵得水泄不通,闪光灯疯狂闪烁,这些人获得消息的途径太广,关于这起案子真凶已经捉拿归案的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布,这些人就已经在这堵着了。
  这起案子由于受害人都是学生,所以热度一直居高不下,但是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凶手居然也是一名高中生!
  高中生犯罪,尤其这个高中生还是市重年级第一。
  话题度直接爆了。
  有媒体提前准备好资料,查了沈星河的全市排名,惊讶地发现整个华南市也没几个人分数能比他高的,每次全市统考成绩都在前三。
  刑警们步伐匆匆地略过这些媒体,从媒体让开的那条小道一路往前走。
  等他们过去之后,媒体的镜头对准最后两个并肩从总局里走出来的人身上。
  解临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白色外套穿在他身上并没有让他看起来显得纯良多少,仍旧像是一个过来骗女生的渣男,他随着镜头在靠得最近的一位媒体人面前站定,微微笑道:“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我助理洁癖,不喜欢人靠他太近。”
  池青一身黑,出门的时候还不冷,穿了一件带兜帽的黑色卫衣,眼睛由于困倦微微眯着,但哪怕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但还是很精准地避开了两旁的所有人。
  上了车之后,解临问:“很困?”
  池青说:“也不是,就是没什么事儿干。”
  沈星河是主动认罪的。
  他们甚至都还没到想办法让他如何认罪这个层面上,对策都还没想好,这案子就这么结束了。
  沈星河被带走之前,在池青身侧停留半秒,他低垂着眼看了一下池青手上的黑色手套。
  作为和池青解临两个人在网络上间接交过手的人,他记得新闻上一闪而过的黑色手套,于是和池青擦肩而过的时候说:“是我输了。”
  尽管沈星河自己说是自己输了。
  但在这次的案件里他们做的并不多,这两个最重大的纰漏都是沈星河自己造就的。
  是沈星河赴了一场不该赴的约。是他自己到最后,面对测谎仪的时候还是没能掩藏好自己的心跳。
  此刻外面被记者围堵得水泄不通,沈星河正坐在关押室里,层层密密的铁网遮住了外头的景色,有两束光透过铁网缝隙照了进来,沈星河对着那转瞬即逝的光看了很久。
  他想起小岚给他拍过的那张yá-ng光。
  他曾在黑夜里对着那张照片看过很久。
  -
  回到派出所后。
  季鸣锐浑身无力地摊在自己的工位上,被这段时间以来高强度的工作弄得浑身乏力。
  他趴在桌上睡了会儿,看到武志斌提着一壶水从办公室里出来,又猛地坐直了。
  武志斌看他一眼,说:“怎么的,赶紧趁这个时间眯会儿吧,等会估计就没时间了。”
  季鸣锐不是因为打盹被人撞见才忽然坐直的。
  他只是见到武志斌才想起来:他们斌哥似乎逐渐不再参与这些案子了。
  季鸣锐斟酌着说:“斌哥……你这次都没怎么带我们……”
  武志斌是没怎么参与案子。
  但其中原因这帮孩子根本不知道,也不能知道。
  这次的学生案件让很多人都联想到了当年那起轰动全市的绑架案。
  那起案子已经过去十年,很多人都不记得了,也有很多人没有听说过它,于是各路媒体借此机会大肆宣扬了一波。
  某天局长把他叫过去的时候,电脑屏幕上开着网页,网页上是一篇热门新闻。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过来吗。”局长两手交握,目光沉静地看着他。
  办公室门窗紧闭,百叶窗被拉下,遮得严严实实。
  武志斌说:“大概猜到了。”
  局长意味深长地说:“解临的那个‘助理’,从第一眼见他我就觉得眼熟。”
  武志斌没有说话。
  局长心中了然,印证了他的猜测:“你早就知道了,他是当年那个唯二幸存下来的孩子之一。”
  办公室里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谁都没有想到,当年那起案子幸存下来的孩子,十年后成为了两名屡破重案的犯罪顾问。
  武志斌最后说:“这件事我有责任,但我信他们。”
  这些话他都没跟季鸣锐说,他拄着拐杖一笑置之道:“我不让贤怎么给你们这些小辈施展拳脚的机会。没什么事儿,别老毛病了,我这腿再出任务就得费了,医生警告了好几次。”
  这话也是真的。
  武志斌年纪到了,身上伤病有些扛不住。
  他回到办公室里,关上门,坐在电脑前半天最后打开了一个收藏的网页,看着当年的陈年旧案因为沈星河而被再度翻出来,右眼皮不受控制地跳了跳。
  窗外,一团乌云悄然来袭。
  明媚多日的天空被奔涌而来的灰墨遮住。
  天气转y-in了。
  -
  在所有人都因为天气忽然转y-in而担心自己没带伞等会儿要怎么下班的时候,只有池青坐在车里,难得有了片刻的好心情。
  快下雨了。
  如果出门的话,带哪把伞呢?
  池青正想着自己家那一堆透明雨伞,冷不丁听到一旁的解临咳了一声,提醒他:“结案了。“
  池青:“嗯。”
  解临趁着等红灯的间隙,侧头看他:“你嗯就没了?”
  池青:“你刚才说的是一句陈述句,也没有值得讨獾谋匾,我还要说什么?”
 〗饬伲骸啊…”
  车很快行驶进地下车库,两人坐电梯上楼的时候,解临又提醒了一句:“这个案子结束了。”
  池青:“你刚才说过了。”
  池青听到第二遍明显不耐烦,并且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同样的废话你要说两遍?”
  解临:“…………”
  这几天由于两个人都很忙,忙着追查网络对面的那个沈星河,在家里的时间大大减少,所以每次回到家那只依然没有姓名的猫都对两人格外殷勤。
  就连平时不受待见的解临都被它蹭了蹭裤脚。
  虽然蹭完就立刻离他八百米远。
  池青难得没有叫它“喂”,延续了喻岚给他取的名字,面无表情地叫了它一声:“小星星?”
  猫趴在地上,似乎也想起了那个不会说话的女孩,歪着脑袋“喵呜”着应了一声。
  池青看着它:“这名字虽然不怎么好听……但也凑合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