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死间恶犬 作者:斑衣白骨(上)

时间:2021-05-31 11:48标签: 爽文
内容介绍: 暴雨天的夜晚,十二岁的江瀛亲眼看到父亲死在自己面前,他永远忘不了父亲自杀时朝自己投来的仇恨的目光。他很清楚父亲因自己而死,因为他害死了父亲的情人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他背负着血腥的罪孽而活,直到十五年后,冰封多年的海面下波涛翻涌
  内容介绍:
  暴雨天的夜晚,十二岁的江瀛亲眼看到父亲死在自己面前,他永远忘不了父亲自杀时朝自己投来的仇恨的目光。他很清楚父亲因自己而死,因为他害死了父亲的情人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他背负着血腥的罪孽而活,直到十五年后,冰封多年的海面下波涛翻涌,他被推拽进重重y-in谋与血案,但是障目的迷雾却逐渐被光芒驱散……
  本文又名《撒娇总裁最好命》,认真讲故事也认真谈恋爱。
  一句话总结:这是一篇介于正经和不正经之间的都市背景下的幻想冒险小说;这是一篇介于严肃和不严肃之间的软科幻硬悬疑超惊悚的单元剧风格小说。
 
 
第一卷 :孽镜台 
 
 
第1章 楔子
  医院楼道,身穿警服的警察对女人说:“按照规定,询问未成年需要监护人在场,你是他的妈妈,麻烦你跟我一起进去。”
  女人戴着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即使只露出下半张脸也可看出她姣好的面容,她美丽的脸上一片冷漠,说出的话也冷酷之极:“你想怎么询问他都可以,我不管也不问。”
  警察:“可是你是他的妈——”
  女人眉心一蹙,口吻更冷了:“我不需要你提醒我,我还有这么糟糕的身份。”
  警察无奈,只能往病房走去。
  “海警官。”女人忽然叫住他,向他转过头,脸上那副漆黑的墨镜像是吸魂的深渊,冷笑着说,“他是怪物,你最好把他杀死,否则你会后悔。”
  身为一个母亲,她竟然唆使他人杀死自己的儿子。警察蓦然觉得真正有问题的或许不是病房里那位未成年,而是这位母亲。
  病房里很安静,安静得仿佛没有活物。警察和少年在桌子两端相对而坐,少年率先开口,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找我。”
  警察笑道:“为什么?”
  少年不过十二三岁,却很y-in沉,他惨白的脸和门外美丽的母亲有七分神似,但他和母亲更神似的是他们身上的气质,他们死寂又沉郁,像是被灵堂烛光照耀着的一具躺在棺木中被鲜花拥簇的苍白的尸体。
  少年说:“我爸爸死了,你怀疑是我杀了他。”
  警察正在本上速记他和少年的对话,闻言停了下笔,问:“是你干的吗?”
  少年不答,埋着头冷冷地问:“我妈对你说了什么?让你杀了我是吗?”
  警察无言沉默,习惯x_ing地把钢笔夹在食指和中指中间转了两圈,最后钢笔像是一支竹蜻蜓似的腾空飞了一周,稳稳落在手中,道:“你对我说实话,你爸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少年低低哼笑一声:“我没有杀他,他是自杀。”
  警察道:“那冷菁华母女是怎么回事?你爸出事之前给我打过电话,他说是你杀死了冷菁华母女。”
  少年低下头,摊开自己的双手,神色惘然:“我不知道,我不记得我做了什么……”忽然,他抬起头,看着警察笑道,“没错,是我杀的,所有人都是我杀的。你带枪了吗?打死我吧。”
  警察没有带枪,询问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不足以让他带枪。
  少年又道:“所有人都恨我,顾明衍恨我,冷菁华恨我,江紫烟也恨我,他们都希望我死。那我就去死好了,快动手吧。”
  警察沉默片刻,在心里叹了声气,合上记录本,准备结束这场问话。
  少年忽然抢走了他手中的钢笔,把钢笔夹在食指和中指中间转了两圈,最后钢笔像是一支竹蜻蜓似的腾空飞了一周,稳稳落在手中。
  警察愣住了,少年转笔的动作是他的习惯,此时少年完美复刻了他刚才转笔的动作,连接住落下的钢笔时翘起的小指的弧度都一模一样。他对上少年的目光,猛然发现少年像是变了一个人,少年脸上弥漫的冷气和死气全然不见了,眼神骤变,
  少年微微向下弯折的唇角和若有似无皱起的双眉都像极了自己,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照镜子。似乎他的灵魂被少年抢走了,少年的皮囊里灌入了他的灵魂,变成了另一个人。
  少年笑道:“怎么不动手?你们不是都恨我,都希望我死吗?”他扔下钢笔,拿起果盘中一把小小的水果刀,“你不是想知道我爸是怎么死的吗?”
  他拿着刀往后退,身后是窗口,窗户大敞着,正往里灌着深秋的冷风。
  警察大惊:“你想干什么?把刀放下!”
  少年撑着窗台坐在窗口当中,像是被镶在相框中间的人像,他把刀抵在自己颈侧,笑道:“他的脖子被割断了,就像这样——”
  刀刃切入他的皮肤,渗出鲜红的血
  警察向他跑过去:“把刀放下!”
  少年脸上神色像是瞬间被风吹散了,眼睛里变得空洞之极,他看着警察,唇角挑出一丝凄冷的笑意,闭上眼睛向后倾倒身体,像只翻飞的燕子一样消失在窗口。
  “江瀛!”
 
 
第2章 你们江总叫什么名字?
  十五年后——
  哐当一声,门被推开。一个头戴针线帽,穿一身黑,腋下夹着一只公文包的男人走了进来,高声笑道:“叶博士,法西娅小姐,午好啊。”
  叶初yá-ng从电脑显示屏后露出脸,眯着眼看着来人:“谁?”
  男人道:“戴眼镜啊叶博士,是我。”
  叶初yá-ng在凌乱的桌面上摸到眼镜戴好,又看向来人:“哦,蒋总,请坐。”
  这是一间位于两座居民区中间的商住楼顶楼,商住楼老旧,楼层不高,只有九层,从一楼到九楼满是各种各样的商铺,只有顶上这一间被租赁下来当办公室。办公室不大,七八十平米,一扇落地窗外接着一片宽阔的yá-ng台,yá-ng台上养着几盆花几盆绿植,还有几盆小葱和香菜。因为是顶楼,空气比别处更为潮热,所以办公室里的冷气开的很足,这间办公室唯一的优点就是光照充足,隔着yá-ng台的是一扇明净的落地窗,yá-ng光从窗户照进来,像光洞。
  办公室里只有两个工位,没有待客区,大部分空间摆满了造型稀奇古怪大小不一的金属制品,拥堵凌乱得让人难以落脚。
  蒋成功把叶初yá-ng办公桌对面一张堆满杂物的椅子收拾出来坐下了,道:“叶博士,法西娅呢?”
  叶初yá-ng双手飞快翘着键盘,没吭声,腾出一脚跺了下地板。
  蒋成功会意:“哦,下去买饭了啊。”
  叶初yá-ng点头。
  蒋成功:“法西娅什么时候回来?”
  叶初yá-ng又跺了下地板。
  蒋成功:“哦哦,很快就回来了。”
  叶初yá-ng点头。
  蒋成功:“那叶博士,上次我留给您的样本您研究的怎么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