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死间恶犬 作者:斑衣白骨(中)

时间:2021-05-31 11:44标签: 爽文
第53章 妹妹 段逍云没开车,叶初y-ng帮他拦了一辆出租,段逍云上车前对他说:我晚上给你打电话。 叶初y-ng帮他关上车门,道:二叔的事你也不要太忧心了,注意自己的身体。 出租车走了,叶初y-ng返身往回走,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江瀛的车里,摘掉眼镜长吁了一
第53章 妹妹
  段逍云没开车,叶初yá-ng帮他拦了一辆出租,段逍云上车前对他说:“我晚上给你打电话。”
  叶初yá-ng帮他关上车门,道:“二叔的事你也不要太忧心了,注意自己的身体。”
  出租车走了,叶初yá-ng返身往回走,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江瀛的车里,摘掉眼镜长吁了一口气。
  江瀛驱车上路,道:“把人送走了?”
  叶初yá-ng闭眼养神,懒洋洋道:“你不是看到了么。”
  江瀛见他额头和鼻尖冒出了一层薄汗,白净的脸上也红润润的,额前几缕刘海被汗水洇s-hi了薄薄的一层。叶初yá-ng闭着眼睛把刘海往后捋,清爽的短发被他暂时捋成一个背头,露出干净光洁的额头和他乌黑秀气的眉毛,整张脸比往常鲜艳了不少。
  江瀛把他裸露的小臂和双手也看了一遍,发现他皮肤上也汗津津的,他肤色很白,皮肤蒙了层薄薄的汗水更是白得反光,他手里捏着眼镜腿儿,手指懒懒的曲卷着,骨骼线条横竖分明,手腕细得骨节突出,像是被匝进去一个坑。他的手很漂亮,骨骼细痩,皮肤白得透明,j.īng_致的像是玻璃瓷器做的,有种很脆弱的美感,好像用力一捏就会断掉。
  事实上江瀛也曾捏过,他不仅捏过,还捆过,叶初yá-ng手腕上缠着的纱布就是明证。
  叶初yá-ng察觉到某人一直在瞟他的手腕,眼神还有点邪x_ing,他把手腕一捂,警惕道:“看什么?”
  江瀛心里软软的,闷闷的,说:“我以后不绑你了。”说完顿了一会儿,又憋住一句,“对不起。”
  叶初yá-ng不言不语地把他打量一会儿,然后阖眼一笑,道:“行了行了,对不起这仨字你都快说到我不认识了。”
  江瀛静了一会儿,道:“刚才段逍云说了一句话,说得很对。”
  叶初yá-ng闭着眼睛,声音轻轻的,好像要睡着一样:“哪句话?”
  江瀛道:“你很温暖。”
  叶初yá-ng仍旧闭着眼,神色毫无变化,但是他悄悄把自己的手指捏住了,道:“是么。”
  江瀛忍不住又朝他看,yá-ng光洒在他身上,把他浑身皮肤晒成透明的雪白色,他像是要融化在yá-ng光里,化成一团雾……江瀛看着他,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消失了,或者他本身就是一个假象,已然不存在了。江瀛朝他伸出手,想触碰他,在他闭着眼睛浑然没察觉的情况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叶初yá-ng的发质很柔软,还有些蓬松,应该是大多数发型师不喜欢的发质,因为定型会很麻烦,幸好叶初yá-ng从不用啫喱水定型,否则按他在小事上缺乏耐心的x_ing格,两三下定型不成,就索x_ing把头发往后一捋,梳成个不规不矩的背头。
  江瀛只摸了一下就收手,因为叶初yá-ng的手机响了,叶初yá-ng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给海yá-ng回复几条微信,又把手机揣起来,像是已经忘了在和江瀛说话,抱着胳膊朝窗户转过头,闭着眼睛想睡觉的样子。
  江瀛见他没了搭理自己的意思,道:“你怎么不说话?”
  叶初yá-ng声音低低地道:“嗯,你说。”
  江瀛被他如此敷衍,心生不快,道:“不说了。”
  叶初yá-ng:“哦。”
  江瀛说是不说了,但没过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我也觉得你很温暖。”
  叶初yá-ng不说话。
  江瀛看他一眼,又道:“我和你待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很平静,这是我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的感觉。”
  叶初yá-ng不说话。
  江瀛:“我说的她们是我j_iao过的女朋友。”
  叶初yá-ng不说话。
  江瀛又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段逍云吗?”
  叶初yá-ng说话了,声音很低,像是在叹气:“因为你幼稚,只有小孩子才会毫无理由的讨厌一个人。”
  江瀛笑了笑:“你说的对,我不否认,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叶初yá-ng又不说话了。
  江瀛接着说:“我以为段逍云想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长得好看,所以我觉得他很肤浅。刚才我才知道原来他想和你在一起的原因跟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原因一样,我又不觉得他肤浅了。”
  叶初yá-ng又叹气,道:“不一样,他跟我在一起是找男朋友,你跟我在一起是找朋友。”
  江瀛道:“他喜欢你。”
  叶初yá-ng道:“或许有一点。”
  江瀛:“那你会让他做你的男朋友吗?”
  叶初yá-ng朝他稍稍侧过脸,道:“现在是在干什么?你想做我的感情顾问?”
  江瀛置若罔闻,又说:“如果你和他谈恋爱,让他做你的男朋友,那你身边还有我的位置吗?”
  叶初yá-ng怔了怔,转头去看江瀛,江瀛脸色很平静,但眼睛里却有些复杂。
  江瀛又问:“有吗?”
  叶初yá-ng道:“你在担心什么?”
  江瀛笑了笑,笑声很短促,还有些勉强:“说实话吗?我不是担心,我是害怕,我害怕你身边没有我的位置,害怕你不理我。”
  叶初yá-ng心里有点乱,所以静下来沉了一口气,道:“你是我的朋友,我不会不理你。”
  江瀛却摇摇头,笑道:“你会的,你会慢慢对我失望,慢慢对我不耐烦,慢慢和我拉开距离,慢慢从我的生活里消失。”
  叶初yá-ng闻言,起初有些气愤,气愤江瀛又随意揣测他,但是他又很快理解了江瀛;江瀛一直以来都严重缺乏安全感,对自己没有自信,对别人却缺乏信任,江瀛像一座孤岛一样在大海上漂流了二十七年,从未有过伙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江瀛把他当朋友,很依赖他,以后或许会越来越依赖他,他就像在大海中航行的一艘船,遇见了江瀛的孤岛,他有方向,不迷茫,且充满了希望,于是江瀛跟随着他,像是也找到了方向,不再迷茫,应有了希望……如果有一天船靠岸了,离开了大海,那座孤岛就会被重新推入大海,以更迷茫更绝望的姿态。
  叶初yá-ng一直到现在才真正理解了展星羽,理解了展星羽对他的警告;如果你无法接纳江瀛,那你趁早不要接近江瀛。
  江瀛有他病态且偏执的一部分,如果有朝一r.ì他真的被重新推入大海,他或许会更加疯狂,他能做出任何事。
  叶初yá-ng陡然开始忧心,忧心如果真被江瀛说中,他身边没有了江瀛的位置,那么将对江瀛造成什么影响;江瀛一定会认为是他抛弃了他,那他的抛弃对江瀛来说是否是一次毁灭x_ing的伤害。
  江瀛敏锐地捕捉到他神情中的忧虑,就像是无法摆脱麻烦的忧虑,所以江瀛又一次说:“叶博士,你别怕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