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我在逃生游戏里反复横跳[无限]+番外 作者:睡懒觉的哈士奇(上)

时间:2021-05-19 09:55标签: 幻想空间 恐怖 悬疑推理 灵异神怪
文案: 人格分裂症林肆被拐进了生存率极低的惊悚游戏直播中。 刚进入游戏,他就一脚把正在威胁玩家的骷髅碾碎。 末了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用恰到好处的惊恐语气说道:呀,好吓人喔! 其他玩家:我们差点就信了。 -j.īng_分小剧场- 提问:林大佬的愿望是什么
  文案:
  人格分裂症林肆被拐进了生存率极低的惊悚游戏直播中。
  刚进入游戏,他就一脚把正在威胁玩家的骷髅碾碎。
  末了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用恰到好处的惊恐语气说道:“呀,好吓人喔!”
  其他玩家:……我们差点就信了。
  -j.īng_分小剧场-
  提问:林大佬的愿望是什么?
  林肆:回归现实中的平静生活。
  04:明明是炸了直播平台嘛。
  林肆:哎呀,不好意思,刚刚可能不小心说了真话呢。
  #搞事是什么?大佬从不搞事,明明都是事找上门(无奈摊手jpg)#
  #扒一扒那位主人格和副人格互相不对付的大佬#
  #林肆与主系统针锋相对,真相竟是…………#
  食用指南:
  1.本文无CP。
  2.主角是个满级大佬,表面懒散,嘲讽满级。
  3.非常规双重人格文。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恐怖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肆
  一句话简介:大佬在逃生游戏里反复横跳
  立意:在绝望中寻求希望,团结协作艰苦奋斗,打败困难迎来光明
 
 
第1章 进入游戏
  “0125号,你在干什么!”
  巡房的小护士看着林肆的背影厉声喝道。她虽然才刚刚入职,却已经听说过关于0125号的传闻。
  那人站在窗口,伸出穿着病号服的手臂,想要从铁窗的缝隙里去触摸雨滴。
  屋檐水打s-hi了左手手心,他愣愣地看着外面的黑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咔。”
  一道闪电从空中划过,照亮了倚在窗边的林肆。
  他的面容苍白俊隽,有种病弱的美感,脸上戴着一副金丝平光镜,悄然化解了眼神中的锐利,身形挺拔如松,额前刘海微长。
  小护士看到那张脸猛地呼吸一滞,明白了那么多护士都抢着要去0125巡房,这张脸太令人赏心悦目了。
  “抱歉。”林肆声音清越又沁着凉意,如同蜿蜒在密林深处的溪泉。
  林肆顺着走动将右手顺势垂下,手腕翻转将刀片收入衣袖,小护士猛然想起了自己身处何地,有些惊恐的向后倒退。
  林肆懒懒地走向床边。整个房间像一个钢化的茧,林肆像是无法振翅飞翔的蝴蝶,死死被困在其中。
  “咦,不对呀,这怎么跟传闻差别那么大”小护士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传闻中0125可是个攻击x_ing极强,不相信现实的疯子。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缠缠绵绵的薄雾氤氲在整个房间,林肆的额发都有些微微濡s-hi。
  屋里的仪器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浓雾笼罩在林肆身边。忽然它好像被什么搅动,开始了旋转。
  再次消散,愣住的小护士看清屋里的状况,手上的钥匙摔落在地。
  “啊。”
  尖叫划破了夜空的寂静,只见小护士整个人瘫倒在地惊慌尖叫:
  “人,人,不见了!”
  窗外闪电照亮了屋内刚刚发生的一切,也照亮了医院的标识,上面用硕大的字写着
  临溪市第二人民j.īng_神病院。
  【检测到符合条件的玩家,正在拉取信息。】
  刺啦刺啦的电流声极为刺耳,像极的接触不良的c-h-ā头。
  【身份验证成功,恭喜您成为第100005梦境游戏玩家,直播间正在开启中。】
  林肆在浓雾中飘d_àng着,耳边是各种琐碎的信息。
  【出现不指明错误,出现不知名错误,身份检验失败,涉及核心任务绝密档案,直播无法开启,即将退出。】
  林肆莫名地叹了口气,对这种情况没有丝毫意外。
  刺啦刺啦…………
  【直播…失败…直播…失败,直播开启成功】
  随即,林肆就被迷雾抛下,头也像被铁锤猛烈敲击,产生了剧烈的疼痛。
  ………………………
  “你们俩疯了吗!”
  暴喝声凌空响起。
  让刚从迷雾中脱离的林肆骤然清醒。
  林肆的眼前是一个中年男人正教训一对情侣。那对情侣瑟瑟发抖,脚边是散落一地的骷髅骨骼,它们重新组合后,用那双空洞的眼睛怨毒地盯着游戏玩家。
  它站在一条通往幽暗深处的林中小道上,周围的树木肆意而狰狞的生长,微沉的夕yá-ng挣扎在地平线上,迟迟不肯落下。
  小道上聚着十五名游戏玩家。不少人用惊恐的眼神看着骷髅头。
  【喀嘞喀嘞,我好疼啊!】
  【不听话的孩子要受惩罚】
  【你们完了,你们完了。】
  骷髅头上下颌碰撞发出响声,空洞的眼里绿色的鬼火在疯狂跃动,语气里蕴含着深深的恶意。
  远处森林里传来鸟凄厉的惨叫,而那对情侣身体一抖,着实被吓得不轻。
  嘀答——嘀答——
  潮s-hi的水从那对情侣的头上滴下,水迹脏臭粘稠,像极了某种生物的口水。
  “你们…你们…身后…”白T恤少年的声音颤颤巍巍。
  那对情侣的十分缓慢地回头,停在他们上空的是几只长着狰狞厉齿但面貌俊秀的人面鸟。
  “啊!”
  凄厉的惨叫将远处树林中的乌鸦惊起,黑色的鸦羽遮天蔽r.ì。
  惨叫声皮r_ou_撕裂声源源不断的向剩余的13个人传来。
  地上的骷髅头呢?
  喀嘞喀嘞地笑着,待情侣那边归于沉寂后,就把空洞的双眼对准了其余众人。
  【我好不高兴啊。】
  【你们这一批孩子不听话】
  【杀了,都杀了。】
  骷髅头被溅上星星点点的血迹,纯白与鲜红j_iao织出诡异恐怖的场景,而它的话则是给在场的所有人判了死刑。
  “救命啊!”
  “救命,我不想死。”
  人面鸟层层叠叠的围了过来,遮天蔽r.ì。
  【哈哈哈哈哈哈】
  【叫你们不听话。】
  【哈哈哈哈哈哈】
  咔
  狞笑声戛然而止,一双脚轻轻的碾在那颗面目狰狞的骷髅头上,骷髅当场化为一缕青烟和碎渣。
  “对了,它刚刚说什么了?我没听清。”
  林肆半侧着身子,脚下踩着碎渣,满脸疑惑。
  他身着一身蓝白病号服,满脸困意地打了个哈欠。
  “我、艹。”不是谁发出一句感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