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恐怖灵异 >

子夜·铃儿响叮当[无限流] 作者:吅啊染(下)

时间:2021-11-19 10:42标签: 天作之合 爽文 无限流 恐怖
46、死亡列车1 请k74号列车的乘客速到B16检票口检票,距离列车发车还有三十分钟。 沙哑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像老代的机器,沙哑得让人觉得随时会坏掉。还带了隐隐的尾音,有些卡壳鬼怪的感觉。 机器音在风栖久耳边响了起来,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
46、死亡列车1
  “请k74号列车的乘客速到B16检票口检票,距离列车发车还有三十分钟。”
  沙哑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像老代的机器,沙哑得让人觉得随时会坏掉。还带了隐隐的尾音,有些卡壳鬼怪的感觉。
  机器音在风栖久耳边响了起来,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大厅睡着了,他一抬手,就看到自己手里拿着一张车票。
  “k74,13车厢53号,这是让我去坐车?”
  风栖久心里明显拒绝,要是一上车,能逃跑的空间就不大了。
  风栖久观察着周围,很多的人,拖着行李箱,老人小孩,旅人们行色匆匆,暂时让人分不清这些究竟是不是原住民。
  这些人谁也不理谁,似乎只在乎自己会不会在规定时间内登上列车。
  其实这个候车大厅挺新的,一看就是那种大城市的的车站,只有这突兀的广播,广播像个被遗弃的孩子,其他的孩子都有新衣服海鲜大餐,而他就只有一块遮羞布,还破破烂烂的。
  随后,可怜孩子又一次祈求旅客们快点检票,很明显,人群更加S_āo动起来。
  风栖久在大厅里看了一眼,他没有找到萧蛮,反而看到了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扎着双马尾,碎花裙显得她很是可爱,她手里紧紧攥着一个雪白的小熊玩具,她垂着脑袋,任由一个成年男x_ing拉着自己往前走,排除特殊情况的话,那人应该是她父亲。
  这一个场景只是匆匆一眼。很快,两人被拥挤的人群淹没了。
  “死鬼,快走,不然上不了车了!”一个中年妇女拉着自己丈夫的衣领,踏着八厘米的高跟鞋,足足踩出了哪吒风火轮的气势。
  “欸,好好好。”男人踉跄着跟上。
  同时,远处的一对姐妹花也互相揪着衣服,飞快的朝人群深处走去。
  “请k74号列车的乘客速到B16检票口检票,距离列车发车还有十五分钟。”
  倒霉孩子拖着快断气的声音发出最后通牒,风栖久这才从位置上站起来,然后向指示牌上的地点走去。
  人很多,风栖久期间被挤得差点把前面的人撞倒,幸好他也是一八几的身高,视线上的阻挡不是很大。
  “走啊,快走。”
  “还不快点赶不上了。”
  “叫你早点早点,你看吧!”
  “前面的人是死了吗?”
  “快动啊!来不及了!”
  风栖久默默听着周围的人的话,好像所有人都有必要的原因必须上车。
  只是,为什么他又觉得,这些人很害怕,不是怕错过这趟车会耽误什么,而是,单纯的害怕上不了车。
  如果上不了车会怎么样呢?
  风栖久没理头的想。
  “别挤!”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来,与所有旅客的请求都不同,只有这一个声音是觉得这样的情况是挤。
  然而所有人似乎都没有听到他的话,依旧继续往前挤,更有甚者开始伸手推,看这阵势,不造成踩踏事件是收不了场了。
  “再挤骨头就断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风栖久下意识就回头,他只觉得声音好耳熟,可是忘记了是谁,他细细寻找,身体随着人流往前挪动,在离他不远处,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女生,有些矮,在人群中时隐时现。只是,风栖久有些脸盲,他忘了她是谁了。
  女孩僵着脖子,努力把自己往前面挪,她后面的男人已经贴满她整个后背了。
  女孩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她朝风栖久这个方向一看,瞟到了正在看他的风栖久。女孩的脸上瞬间焦虑扫了大半。
  风栖久心里咯噔一下,心道:还真认识?
  女孩奋力抽出一只手,她不知道风栖久有没有看到她,她努力举高了手,朝风栖久的方向挥了挥手,并大声喊道:“九哥!”
  实锤,认识。
  风栖久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转了回去。
  人虽很多,也很混乱,但是在过了黄色警戒线的时候却难得有了秩序,所有人自动排成了一条长队。
  风栖久前面还有十多个人,其中离他最近的是一对老人夫妻和三个学生,看样子,学生似乎是组队出去玩的。
  那老婆婆看着自己前面的胖男孩,突然问道:“小朋友,你们拿什么换车票啊?”
  胖男孩满脸横肉,他爽快的一笑,肉都堆在了脸上,已经是病态的胖了,他道:“哎,一只手。老婆婆你呢?”
  老婆婆点了点头,道:“我就一只手,这次准备用鼻子换。人啦,没了鼻子还可以用嘴巴呼吸,没了嘴巴就吃不了饭咯。”
  风栖久闻言一惊,他下意识就看了看自己前面的老爷爷,缺了一只手,其他从背面看不出来,看来老爷爷跟老婆婆的思路也许是一样的。
  看样子,是要用器官换车票?
  “嘿嘿,我上次用的肾,少一个不碍事。”胖子前面的瘦子也回过头来,从表面上来看,没什么残疾。
  老爷爷也c-h-ā嘴,他的声音有些沧桑,断断续续的,“说起来,我坐过太多次车了,第一次就用了肾,小伙子,还没女朋友吧?”
  胖子瘦子同时摇了摇头。
  老爷爷大笑两声:“还是不要用肾抵了,不然,要后悔。”
  两个小男生看着也就初中的年纪,求知的眼睛眨巴眨巴。
  瘦子前面的女生转了过来,风栖久一看,女生没了一只耳朵,暂且叫她一只耳,一只耳捂嘴笑了两声,道:“不然将来不行。”
  老爷爷也同样笑了起来,也就两个男孩不明所以,一看就是什么都不懂。
  “什么车票?这不就是车票吗?”一个男人突然大声问。
  “先生,请出示您的车票。”检票口是一个长得有些漂亮的女人,她穿着女式西装,双手轻轻搭在腹部,身体微微前倾表示对客人的尊敬。
  不看脸的话绝对能评上年度优秀员工。可是,一看她的脸,就看到她快要咧到耳根的嘴,面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我……我不坐了,我要回去。”男人下意识就往后退,他看到那女人的脸,顿时吓得手里的纸质票都掉到了地上。
  后面的旅人们都有了些怒色。明明已经有秩序的人群开始S_āo动起来。
  “快点吧!”
  “快来不及了。”
  “你是有病吧!来都来了不上车?”
  旅客们抱怨的声音越来越大。这时,好死不死的,那催命似的声音又开始响了起来。
  “尊敬的各位乘客,k74号列车距离发车还有七分钟,请还没有检票的乘客速到B16检票口检票。”
  声音依旧沙哑,但这声音仿佛催命鬼一样,话音刚落,人群又开始推推搡搡来。
  风栖久回过头来看了眼自己身后,在一条黄色警戒线之前都是好好的一列纵队,而警戒线之后,都是一群一群人摩肩接踵,都想往前面走,却没有一个人敢越过警戒线。
  为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