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恐怖灵异 >

我妻家传统艺能 作者:摸鱼的咸鱼(下)

时间:2021-04-29 20:16标签: 综漫 咒回 家教 文野
第59章 体温变高的话 乙骨忧太直到上了飞机, 才真真切切地和原本夸下海口要照顾的后辈在同一空间共处了五分钟以上。 莫得办法,他的后辈太工作狂了,这一周左右的时间, 他一共就见了两次,第一次是接机,第二次是后辈向米格尔要房间钥匙,并且每次见面时间都
第59章 体温变高的话
  乙骨忧太直到上了飞机, 才真真切切地和“原本夸下海口要照顾的后辈”在同一空间共处了五分钟以上。
  莫得办法,他的后辈太工作狂了,这一周左右的时间, 他一共就见了两次,第一次是接机,第二次是后辈向米格尔要房间钥匙,并且每次见面时间都不超过两分钟——说两分钟其实都说多了,应该按秒来计算。
  甚至, 乙骨忧太还怀疑后辈其实打算自己先走的,只不过因为其他不明的原因,才最后选择了和他们同一个航班。
  ——事情和他想的差不多, 我妻夏野原本都打算直接管白兰借用一次私人飞机, 后来是难得划拉了一下别人的聊天界面, 看到了乙骨忧太给他发的消息(他没有回复任何一条),才又默默取消了偷跑的打算。
  乙骨忧太的消息里, 不经意提到了回国后同学们会来接机,这个“同学们”中自然就包括了狗卷棘。
  于是我妻夏野毫不犹豫就改了主意:——我要一起回国,我要棘君给我接机。
  “欸……不过,怎么说呢?”
  乙骨忧太在刚下飞机的时候接到了胖达的电话,他小心翼翼地低头瞥了一眼走在自己身前的粉毛, 然后尽量放轻声音说:
  “如果不是在工作状态下,感觉后辈相处起来也不困难, 只不过状态看上去有点糟糕……”
  电话那一头,胖达唏嘘了一声。
  “其实忧太你说夏野没有搭理你的时候, 我们才大吃一惊——可能这就是没有棘在身边会出现的负面buff吧, 夏野的双重标准也很明显来着……说不定回来之后你会震惊哦。”
  乙骨忧太:“???”
  胖达会觉得什么让他震惊?他已经很清楚地认识到了后辈的冷淡x_ing格, 说实话这种作风的人不难相处, 只不过可能天聊死而已,难道胖达觉得天聊死就会让他震惊吗?
  他好歹也是接触过各种各样咒术师的特级了,不至于吧。
  特级咒术师一时间没有听懂胖达的潜台词,于是他又迷惑地看了一眼乖乖顺着人流向前蹭的小粉毛——后辈还是眼睛不离屏幕,明明发烧的时候一直盯着手机看,很容易不舒服的。
  乙骨忧太的思维歪了一下,目光在能看到的白色退热贴边缘扫了一眼,然后才挪开视线。
  后辈头顶的呆毛格外吸睛,高衣领上露出来的白嫩脸蛋看上去很好捏,外表看上去格外有欺骗x_ing,甚至因为脸蛋可爱而得到了空中乘务小姐姐的主动关心,脑门上被贴了一张退热贴。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一看到后辈额头上的退热贴,和脸颊两边被薄薄一层虚汗黏住的粉红色发丝,他就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这可是狗卷同学拜托他照顾的小男朋友啊,他信誓旦旦答应了之后,就把人家照顾成了这个样子,小小的一团粉色看起来格外可怜,发烧发到指尖发抖,呼吸也能听到很急促,任务大半都是人家解决掉,甚至一共只说过几句话……
  乙骨忧太慌了,乙骨忧太有一种“帮兄弟照顾女朋友结果把兄弟女朋友送进医院”的心虚,乙骨忧太也开始流汗了。
  乙骨忧太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近乡情怯”,甚至忍不住开始同手同脚,状态奇怪得连满脑子都是“马上就能见到棘君”的我妻夏野都回头看了他一眼。
  『奇怪,他难道是有人群恐惧症吗?』
  我妻夏野攥着手机,艰难地从已经有点混沌的思维里扯出一丝思考余地,然后就又一次迷迷糊糊起来。
  『明明之前只是低热……但是现在似乎变严重了起来。』
  又是完全没有休整的连轴转,也只有之后上了飞机,才在飞机上一直浑浑噩噩到回国,乙骨忧太以为他在睡觉,丝毫不敢吵到他,不过也许只有我妻夏野自己知道,棘君严重不足的话非常影响他的j.īng_神状态,所谓的“休息”,甚至连浅眠都算不上。
  『是等待。』
  我妻夏野又按了按额头上的退热贴,冰冰凉凉的感觉给他带来一丝清醒,他冷静地思考道。
  『因为太想见到棘君了,又要忍耐不适的身体情况,咒力体力都有点透支,大概主要原因是咒力透支,所以也没有j.īng_力做出其他的反应……只能等待。』
  就像干渴的人也许对于“渴”的状态可以忍耐,但是当有一瓶水被放到面前的时候,“渴”的感官几乎会被数倍放大——我妻夏野现在的情况大致比较类似。
  『想要见到棘君。』
  他又用舌尖舔了舔干涩的下唇,吞咽了一口唾沫,听着心脏无规律的“咚咚咚咚”,觉得眼前这些挡住他寻找咒言师视线的人流讨厌极了。
  『想要见到棘君,想拥抱,想接吻……没有棘君是不行的。』
  我妻夏野抱着胸口的布料,低低地喘了口气,口罩仍旧戴在脸上,但是能够起到的安慰作用已经微乎其微。
  他直勾勾地睁着粉瞳,在视线能触及到的接机人群中来回扫视,不过我妻夏野实在是很难越过密密麻麻的人流发现什么,倒是同手同脚的乙骨忧太仗着身高优势,突然“啊”了一声。
  “……我看到狗卷君他们了。”
  乙骨忧太迟疑地指了指一个方向:“话说胖达同学竟然也在……都已经被好几个小朋友当做玩偶服工作人围起来了——欸?”
  最后一声问句代表了他的猝不及防,因为他刚刚指明同学的方向,眼前就“嗖”地闪过了一个粉影,后辈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完全看不出正在发高烧,几乎让人反应不过来,宛如一枚炮弹一样冲着那个方向就砸了过去。
  “……”
  乙骨忧太慢半拍地把手指缩了回来,目光又一次蔓延上了震撼。
  ——这看样子完全和“冷淡”搭不上边啊,所以说果然是因为和狗卷同学关系更亲密的原因的吗?后辈看上去……好热情大胆啊。
  ——
  虽然说,对于“夏野回国”这件事同样抱着不小的期待,甚至昨天晚上又一次没睡好,但挂着黑眼圈的狗卷棘在来到机场之后,其实也还是带着点怒气的。
  只不过,无论已开始他抱着多少怒气值,无论这段时间他的怒气槽被完全不听话的夏野填了多少,在怀里“嗖”地砸进来一个小小只粉毛的时候,他也还是很诚实地下意识把人抱住了。
  “……芥菜?”
  目光在汗津津额头上的退热贴扫过,并且很清楚地感觉到了死死扒在他身上这只粉毛不正常的体温,狗卷棘的心里又是担忧占了上风。
  ——情况和忧太说的一模一样,夏野这种温度,是在发高烧吧?
  “没什么问题的,棘君。”
  我妻夏野把脑袋埋在了咒言师的胸口,死死环着对方的腰,脸蛋也不安分地蹭来蹭去,乍一看上去,就像一只粘人的猫。
  “在飞机上已经吃过药了,很快就会好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