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恐怖灵异 >

我在聊斋当县令 作者:小狐昔里(一)

时间:2021-04-21 18:48标签: 穿越时空 爽文 灵异神怪 聊斋
文案: 程晋以为自己穿越农家子,拿的是科举种田文剧本,谁知道等他劳心劳力考中进士外放当县令时,老天爷居然又给他发了个鬼怪剧本! 程晋看着手里的聊斋剧本: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Tips: 1、男主无CP向,程晋,字亦安,有金手指,大概就是处理县里那点儿
文案:
  程晋以为自己穿越农家子,拿的是科举种田文剧本,谁知道等他劳心劳力考中进士外放当县令时,老天爷居然又给他发了个鬼怪剧本!
  程晋看着手里的聊斋剧本: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Tips:
  1、男主无CP向,程晋,字亦安,有金手指,大概就是处理县里那点儿j-i毛蒜皮的人鬼事。
  2、魔改聊斋,非典型县衙班底,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3、r.ì更三千,每晚八点到十点,偶尔会有加更。
  4、已完结无CP男主谭昭系列文《吾命将休》《昭如r.ì月》《硬核快穿》,欢迎收看。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爽文 聊斋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晋(程亦安)┃配角:聊斋的各种妖鬼┃其它:r.ì常轻松不费脑
  一句话简介:越捉鬼,越幸运~
  立意:创建和谐美好人鬼关系,弘扬真善美
  作者简评:
  程晋穿越成古代农家子,原本以为自己要走的是平步青云的科举路,却没成想在外放当县官后,接二连三遇上了怪事。随手救的红狐是成j.īng_的,山上偶遇的美女是猫变的,就连在山上遇险,那座山都是能化形的,而随着时间的推进,程县令也终于发现自己穿越的世界恐怕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科学。本文从一个古代县令的角度讲聊斋,妖鬼狐话,鬼妖情长,皆娓娓道来,主角现代而来,与古代思想想碰撞,迸发出不一样的火花。作者心思灵巧,行文风趣又诙谐,剥去情爱的外衣,带你领略不一样的聊斋鬼妖世界。
 
 
第1章 途中
  “少爷,缘何买下那红狐,又放了它啊?”
  说话的是一圆脸书童,扎着双髫,年纪大概十三四的模样,此刻他背着个小包袱,脸上正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家少爷道。
  被称作少爷的人走得略比书童慢一些,他身高颀长,一身月白长衫,将他衬得面冠如玉,世人见了,不免要道一声好一个俊郎君,更妙的是,他右眼下有一颗泪痣,愈显得他俊朗不凡。但他一笑,嘴角d_àng起小小的梨涡,气质就显得平和近人起来了。
  “大概是为了保护野生动物吧。”少爷晃着手中的折扇,如是道。
  书童阿从:……少爷又在说奇奇怪怪的发言了。
  好在书童阿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不过无奈片刻,便道:“少爷,前面再过不远就是金华地界了,咱们总算是快走到了。”
  少爷拿着折扇敲着掌心,脸上的梨涡却是深了一些:“不错不错,看来是能在上任期限内赶到了。”
  古话说得好,望山跑死马,说是不远,但主仆俩愣是走到天黑才将将进了金华地界。因是天黑,两人便在距离最近的村子里借宿了。
  “小生程晋,打扰婆婆了。”
  借宿的婆婆寡居,自言姓楼,如今已接近九月末,南方的夜间已有些寒意,主仆俩吃着楼婆婆准备的热汤热饭,总算是驱散了不少赶路的疲惫。
  程晋便问起金华地界的习俗,不拘什么,可见是聊到哪里算哪里,楼婆婆说着说着,却忽然低声道:“你们年轻后生也没个禁忌,这些东西怎可胡乱言说,远的不说,就咱们兰溪地界,谁敢招惹猫犬啊!”
  楼婆婆说话带着浓重的口音,声音又轻,阿从这个地道的北方人当然没听懂,程晋却听懂了。这倒不是因为他天赋异禀,而是他上辈子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江南人。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啊,时别多年,程晋终于又回到了这片土地,只是跟记忆里的江南相比,这里并没有多少相似之处。
  没错,程晋并不是土著古人,他是个穿越的。
  说起这个,程晋到现在还是满腹不平。他在现代虽说是个孤儿,但他的生活并不紧抠,相反,他很早就考入top大学,学的虽然不是什么王牌专业,但也因此给了他很多时间去搞各种奇奇怪怪的兼职。
  TOP大学的奖学金是非常优厚的,程晋干兼职完全是出于兴趣。上到峰会论坛志愿者,下到小区送快递,他都干过,但你要说他干过最后悔的兼职,那绝对就是替人送外卖了。
  众所周知,送外卖是一件高危险x_ing的职业。程晋不是第一次替人送外卖,但那次他不仅替人送了外卖,还顺便给自己发了份便当。
  然后,他就穿到了这里。
  刚醒来那会儿,程晋天天晚上做梦重返现代,毕竟……古代底层的生活真的苦啊,跟这个相比,孤儿院的生活堪比人间天堂。
  等浑浑噩噩过了一个月,程晋摸着自己麻杆一样的手臂,觉得这样过下去不行,于是他才开始去了解这个世界。
  也是非常巧合,原身也叫程晋,虽然生下来就疯疯癫癫心智不全,但他有个对他非常好的亲娘,据说还是秀才娘子,只是秀才爹早逝,程母为了挣钱养家,身体r.ì渐掏空,终于在程晋十岁的时候撒手离去。
  原主虽然什么都不懂,但亲娘离世下葬,他大恸不已,竟是直接哭死了过去。
  等到醒来,芯子就变成了程晋。
  非常微妙的是,程晋开始积极生活的那天晚上,他梦到原主程晋母子手牵手走上望乡台看了他一眼,冲他笑笑后,便饮下孟婆汤入轮回去了。
  那一觉醒来,程晋到现在还记得那种类似于沉珂尽去的感觉,就好像他真的已经完全融入了这具身体一样。
  打那之后,程晋就开始走“农家子的平步青云之路”了。
  要知道,在古代一个没了爹妈的孤儿想出头,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程晋知道自己胳膊腿小,当然不会去随便挑战规则,他先是给自己洗去了“疯癫”的标签,随后将古代生活过成了RPG升级流种田游戏,毕竟他一人吃饱,全家不愁。
  但好景不长,他很快就被“古代强权”教做人了,不过好在那次的学费只是一个赚钱的小点子而已。
  也是那时候,程晋明白古代王权社会,即使他能打又能说,那又如何?他得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才能教别人学做人,而不是被人教。
  怎么改变?可Cào作x_ing最大的,就是科举。
  于是,程晋正式走上了科举之路。
  正所谓十年寒窗苦读,程晋没有花十年,却也花了足足八年的时间才金榜题名,这还是他在中举之后,得拜名师大儒才有的成绩。
  一句话,古代这科举可真不是人考的。
  原本他老师还想压他三年再考会试,说他火候未到无法确保位列一甲,程晋当时就告诉老师自己的目标只是中进士而已。
  什么叫做中进士而已?这话说出去能气死天下大半读书人,也气得周大儒拿起戒尺木奉打小弟子。当然对此,程晋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老师当年年少成名,弱冠之龄便得中状元,书画双绝,一路做到了国子监祭酒的位置,而老师的大弟子,也就是他的师兄傅承疏更是连中三元,不仅出身名门,本人更是文采斐然,生得又一副谪仙模样,京中无殊公子的名头,那是无人出其右。
  他这个小弟子如果只考个平平无奇的进士,确实是过于拉胯了点。
  但理解归理解,为了争口气再读三年书?程晋不干。
  那段时间他玩命读书,最后还是去考了会试,各种因缘际会吧,居然还捧了个探花回来。十八岁的探花,总算是没辱没师门,当然也算不上多么出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