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古代小说 >

撩完少将军我被迫嫁了 作者:拾六夜

时间:2021-11-19 10:56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北越国世子顾楚晏近来十分苦恼, 因为南瑨国少将军凌飞白借着保护他的由头,已经监控他整整两年时间了。 世子受不了了,某日灵机一动: 你敢监视我,我就敢搞臭你名声! 少将军对此表示: 不好意思,我免疫。 并且我还要反将你一军。 于是乎, 世子把自己玩
  北越国世子顾楚晏近来十分苦恼,
  因为南瑨国少将军凌飞白借着保护他的由头,已经监控他整整两年时间了。
  世子受不了了,某日灵机一动:
  你敢监视我,我就敢搞臭你名声!
  少将军对此表示:
  不好意思,我免疫。
  并且我还要反将你一军。
  于是乎,
  世子把自己玩脱了。
  某日圣旨一下,
  他竟要和少将军联姻了。
  世子表示:我拒绝!
  少将军:拒绝无效,花轿抬走。
  【食用指南】
  1. 1v1双洁 HE。
  2. 架空,架空,架空。
  3. 谈恋爱为主,世子这边算先婚后爱,少将军那边不好说。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楚晏(世子),凌飞白(少将军) ┃ 配角:专栏预收文《鬼屋新来了个NPC》求收藏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戏夫一时爽,嫁夫火葬场!
立意:天下太平,山河无恙
 
 
1、01 世子告白
  “世子爷,凌少将军跟过来了。”
  临安城繁华的大街上,一位推着菜车的老头匆忙从顾楚晏身旁经过,仓促间给他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顾楚晏听罢,顿时翻了个白眼,愤然道:“我前脚刚出世子府,他后脚就跟过来了。这个凌飞白还真是y-in魂不散啊!”
  他身旁跟着的随从陆绍问道:“公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顾楚晏无奈道:“走吧,我们先去赌坊转一圈,与无名阁阁主碰面的事,只能先放一放了。”
  六年前,北越与南瑨休战缔建盟约。作为北越国瑞阳王世子,年仅十一岁的顾楚晏被迫质于瑨国临安城。
  六年时间里,北越国往临安城陆续派遣了不少高手,这些人统一归属于无名阁。他们潜藏在临安城中一直与顾楚晏联络着。
  可是近两年来叫顾楚晏颇为烦心的是,北越国那边的消息越来越难传递到他手里了。
  因为凌飞白这个南瑨镇国将军府的少将军一天到晚y-in魂不散地派人盯着他,他实在难以脱身。
  这其中缘由还要追溯到两年前他离开世子府准备与无名阁阁主碰面。
  那日在途中他遇到了一帮杀手,来势凶猛,企图要他x_ing命,而就在危难之际,是凌飞白突然出现救了他一命。
  照理来说,凌飞白救他一命,便是有恩于他,他应当对这个少将军感恩戴德。
  其实顾楚晏原本也是想好好感谢凌飞白一番的,可不曾想凌飞白竟然借着此事向瑨国皇帝请旨,要十二个时辰轮番派人保护他。
  顾楚晏好生郁闷,一度怀疑那次刺杀事件就是凌飞白自导自演的,嘴上说的好听是派人保护他,实际就是找个契机监视着他。
  今日他好不容易趁着凌少白的人换班之际从后门偷偷溜了出来,可这连半柱香的时辰都没有,凌飞白竟又跟来了。
  当真是y-in魂不散!
  临安城,来运赌坊内。
  “大,大,一定是大。”
  “小,小,绝对是小!”
  赌坊的小哥一开骰子,道:“一二二,小。”
  顾楚晏猛然一拍陆绍的肩膀,乐道:“怎么样,我厉害吧。快,快装钱,装完我们去那一桌。”
  而后一转身,恰好看见身后不远处凌飞白冷着一张脸盯着他。
  顾楚晏笑着向他走去,道:“呀,凌少将军也有兴致来玩两手啊。怎么样,会玩不?要不要我教教你。”
  凌飞白严肃道:“赌钱害人心智,世子还是少玩为妙。”
  顾楚晏道:“害我心智又不是害你心智。我来赌坊玩两把,你都要跟过来,我真不知道少将军这是关心我呐,还是你整日太过悠闲了。”
  凌飞白淡然回道:“我早与世子解释过,我只是在保护世子的安危。”
  顾楚晏听他这么一说,当即脸色一沉,吩咐陆绍道:“走了,阿绍,今日赢得差不多了,我们换个地方消遣去。”
  顾绍得了令,应道:“好嘞,公子,咱们去哪啊?”
  “百花楼。”顾楚晏望着凌飞白,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少将军有没有兴致跟着来啊,本世子方才赢了钱,可以请你的。”
  凌飞白没有理会他,但在顾楚晏出了赌坊后,他还是跟在了顾楚晏的身后。
  顾楚晏果然如他所说,去了百花楼。
  一进百花楼,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鸨满脸笑容地迎上前,道:“哎呦,世子爷,好久没见您来了。”
  “今个不是来了嘛。”顾楚晏说着大步流星地上了楼。
  末了,他回头一看凌飞白竟真的跟进了百花楼,遂又吩咐老鸨道:“多找几个漂亮姑娘好好伺候那位爷。人家啊,可是镇国将军府的少将军哦。”
  老鸨听他这么说,高兴答应着:“世子爷您放心好咯,我肯定会让我们这儿最好的姑娘来伺候您二位的。”
  须臾,百花楼一间香阁内。
  顾楚晏左手搂着一个红尘姑娘,右手玩着桌上的琉璃酒杯,而余光却落在了同处一间屋子的凌飞白身上。
  凌飞白端坐在酒桌前,即便身旁有位美人相伴,他也依旧目不斜视,岿然不动。
  顾楚晏一口饮尽杯中酒后,对凌飞白身旁的那位美人使了个眼色。
  那位美人立马会了意,整个人依偎在凌飞白身上,接着端起桌上的酒杯,道:“少将军,奴家陪你喝一杯可好?”
  凌飞白依旧正襟危坐着,根本不打算接过身旁美人递来的酒杯。
  那位美人一时间为了难,望着顾楚晏,似乎在等着他的指示。
  顾楚晏见状,突然扑哧一笑,道:“少将军,你紧张做什么?这凡事都有第一次嘛,人家姑娘都不害臊,你害什么臊?”
  凌飞白当即瞪了他一眼,厉声道:“请世子说话放尊重些。”说着便将依偎在他身上的美人推开了。
  “我这哪里不尊重你了?”顾楚晏耸耸肩,表示很无奈:“逛青楼不说这些,难道要在这里吟诗诵词啊?再说了,这又不是我逼着你来百花楼的,是你自己非要来的。我花钱请你消遣,你还不给我好脸色看,这怎么说也是你不尊重我吧。”
  凌飞白铁青着一张脸解释道:“我是奉旨来保护世子安危的,并不是来陪你消遣的。”
  顾楚晏轻挑眉,道:“那谁知道!算了,算了,我也不拆穿你了,我就当你是来保护我的。你先把你身旁这位小美人的酒喝了再说,人家小美人都举半天了,手都酸了,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呐。”
  “世子若是心疼,世子喝了便是。”
  凌飞白说着便接过身旁美人递来的酒杯,只见他手指转动着酒杯,手腕发力,抬手一扬,酒杯便飞向了顾楚晏面前的酒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