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古代小说 >

对弈 作者:顾慎川(下)

时间:2021-11-19 10:53标签: 天作之合 因缘邂逅 边缘恋歌 朝堂之上
58、满目庆红爆竹响 盼只盼新篇章。 满目庆红,宵宵闹闹,除夕夜,是长幼欢聚、爆竹鼓响之夜。 苏府内,苏家人和百里故、付世延等人分了三席,围桌而坐。 桌上摆了年夜饭,满满一桌,有乳糖圆子、鲫鱼脍、夫妻肺片、炙羊肉等菜式,还有装着柏、柿、橘、蜜饯
58、满目庆红爆竹响
  盼只盼新篇章。
  满目庆红,宵宵闹闹,除夕夜,是长幼欢聚、爆竹鼓响之夜。
  苏府内,苏家人和百里故、付世延等人分了三席,围桌而坐。
  桌上摆了年夜饭,满满一桌,有乳糖圆子、鲫鱼脍、夫妻肺片、炙羊肉等菜式,还有装着柏、柿、橘、蜜饯、各色时果等的消夜果子盒,一派喜气洋洋。
  苏老爷子站起来,例行说了几句喜庆话,便让大家放开肚子吃了,苏老夫人已经仙逝,他身边坐的是曹彦秋,曹彦秋对美食情有独钟,对美酒更是爱而难舍,他馋了桌上的百红酒很久了,今日苏老爷子终于肯拿出来,他倒了一杯,咕噜咕噜就喝了下去,赞叹道:“好酒!好酒!”
  苏老爷子骄傲地说:“当然,这可是我苏家珍藏了数十年的好酒啊,若放在平时,我怎舍得拿来给你喝。”
  苏裕说:“爷爷,你看好曹先生,别让他喝太多,不然等会喝得烂醉,又要孙儿送他回家了。”
  曹彦秋死磨软泡,才得了这么一瓶酒,当即谨慎地抱着酒,说:“不成,不成,我就在你家睡了,不回去了。”
  众人看曹彦秋那副缠样,哈哈大笑。曹彦秋被笑了也不恼,乐呵呵地又咂了一口酒。
  “媛媛,又过了一年。”苏玺寄笑着对裴媛说,伸筷子夹了给她夹了一块夫妻肺片。
  裴媛莞尔道:“你啊,每年都是这句话,孩子们都长这么大了。”
  苏玺寄看了看苏裕、苏景望和苏蔓之,感慨道:“不管孩子多大,一年未离家,一年都给他们准备了压岁钱。”
  “我估计父亲又偷偷地将压岁钱放在床脚了。”苏景望对苏裕和苏蔓之说。
  苏蔓之笑说:“母亲都不操这个心,只有父亲年年如是。”
  他们知道苏玺寄每年都会将压岁钱放在床脚下,然后等着他们装作惊喜地说「谢谢父亲」,他们每年都陪苏玺寄演这场戏,乐此不疲,这是家人父子之间的乐趣。
  苏裕问苏景望:“二弟,过完年又要出去了吧?”
  苏蔓之也立刻吞下一个园子,看向苏景望。
  苏景望摆摆手,说:“你们知道的,我哪能坐得住?我这人就是闲不下来,喜欢到处跑。”
  苏蔓之说:“二哥,今年可不一样,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若是不多住几日,陪陪我和大哥,陪陪爹娘和爷爷,我可要生气了。”
  苏裕给苏景望倒了一碗酒,说:“今年便是灌,也要灌醉你,多留你几日。”
  苏景望举手投降,说:“好好好,我留我留。快趁热吃,多吃点。”
  对面的百里故和付世延看着苏家人,付世延叹了声,说:“真是热闹啊。”
  百里故吃了口牛肉,说:“我第一次来舟济家过年,真好啊。”
  付世延拍拍百里故:“我来了几年了,苏爹很好,每年的压岁钱也会给我备着,看着吧,等下你也会有的。”
  “啥?”百里故讶异,“都快三十的人了,还能有压岁钱?”
  付世延说:“在长辈眼里,只要你还没成亲,便要给压岁钱。”
  百里故哦了一声,道:“以前一直都是跟士兵过的,喝大口酒,吃大口肉,不用打战,便算过了个好年,也不知道普通人家是怎么过的。”
  “原本我们这些官员,此刻要到宫里去吃除夕宴,但后来陛下怜亲人团聚之心,便由我们自行选择在家吃团圆饭还是在宫中吃除夕宴。”付世延说,“我当官的第一年,吃过一顿,之后便再也没去过了。”
  宫内除夕宴上,承庆帝和承德皇后一左一右居于高位,皇后的位置稍稍比承庆帝低了些,下面坐了皇子和公主,再下头按照顺序坐着品级从高到低的妃子和大臣,殿中有人高声弹唱,唱的是百年兴盛的好意头。
  孟敛站在陈子晗身后,在这与前年、与前前年都没有什么变化的红火宴上,嗅到了皇家的冷,一人一席,一席后有一个伺候的人,几乎所有的皇族都在这里了,他只觉得这里的确够喜庆,却感受不到团圆、亲切和天伦之乐。
  陈子晗却觉得今年的除夕宴又变了,又多了几个妃嫔,他不怎么认识、甚至没有见过的妃嫔,他看着他的母后,那样明艳美丽、那样端庄贤惠,他的父皇却不懂得珍惜。
  他暗暗下定了决心,当上了皇帝后绝不要后宫三千,绝不要。
  碧玉闷闷地吃着精致的菜,好像也不怎么好吃,她放下了筷子,看着手指灵动地弹着琴的琴师,思绪又飘回那个下雨天,她和百里故在亭下接雨水喝,那杯清冽的雨水,比桌上摆满的佳肴美酒都要好喝,她多想再喝一杯。
  几杯清酒下肚,乔芷妍脸上泛起红晕,乔泽湘劝道:“娘,你不要喝这么多酒了。”
  乔芷妍笑笑,说:“娘高兴啊,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哼……你爹不知道还在那里……跟谁快活呢?”
  “什么?”乔泽湘急道,“娘,你有爹爹的消息吗?”
  “没有。”乔芷妍是醉了,听到乔泽湘问爹,一激灵立刻醒了,说:“你爹不配当爹,湘湘啊,你不要伤心,你有娘就够了,这么多年来,不都是娘又当爹又当娘的,把你拉扯大的吗?”
  乔泽湘心里还是很想知道自己的爹是谁的,但见娘这副样子,又不忍心问了,便说:“是,我有娘便足够了,娘,以后我来照顾你,我可以照顾你了。”
  乔芷妍拉着乔泽湘的手,说:“湘湘,乖。”
  陶溱然乖乖地坐在凳子上,钟离汐这才捧了最后一道菜出来,林渊点了蜡烛,林府只在门前挂了一盏灯笼,跟其它府邸比起来,还真是简陋多了。
  桌上只有四道菜,两荤两素,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丰盛的年夜饭了,钟离汐给陶溱然盛了满满一碗饭,陶溱然捧着碗,说:“今日是溱然在干爹干娘家过的第一个年,这些天来多谢干爹干娘对溱然的照拂。”
  林渊说:“小小年纪,怎得如此老成,溱然,快吃吧。”
  陶溱然说:“过几日,我便要去颖都的学堂上学了。”
  钟离汐惊道:“我和你干爹这几日还在商量送你去哪个学堂呢?你是自己找好了吗?”
  “是。”陶溱然说,“前些日子溱然找了颖都最好的学堂的老师,跟他谈了一会,他便同意溱然上学了。”
  林渊沉吟道:“颖都最好的学堂,莫非是铸英学堂?可是……他们只招十四岁以上的学子。”
  陶溱然一本正经地说:“老师说溱然有十四岁孩儿的学识和经验,所以破例让溱然入学,还免了溱然的学费。”
  林渊和钟离汐相互看了一眼,他们这是捡了个小神童回家。
  康金旺曾经也是个小神童,算账的小神童,如今是算账的大神童,他噼里啪啦地在桌底下拨动着算盘,今年的生意起起落落,所幸还是赚了一些,不然这个年他还真不敢露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