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古代小说 >

风雪千山 作者:良月二二

时间:2021-11-05 17:55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天作之合 古代幻想
年上病弱美人受X年下恣意少年攻 又名外表风流内心纯澈小公子爱上清冷病弱美人 病弱美人的破局之斗,恣意少年云端跌落逐光而生。 初见便荒唐的扯了人家发带同人家喝了交杯酒,原是一桩风流荒唐事却不知命运的红线就此交集 他原是那蛊盅里的一只蛊虫便是成了蛊
 
  年上病弱美人受X年下恣意少年攻
  又名外表风流内心纯澈小公子爱上清冷病弱美人
  病弱美人的破局之斗,恣意少年云端跌落逐光而生。
  初见便荒唐的扯了人家发带同人家喝了交杯酒,原是一桩风流荒唐事却不知命运的红线就此交集……
  他原是那蛊盅里的一只蛊虫便是成了蛊王也难逃任人摆布,可,提线木偶的未来只有被抛弃。
  貌若琉璃冷玉原是原罪,便是盛名也伴娈童谣言,一朝金风玉露相逢,却叫毕生难忘。
  原是来自地狱,却并非修罗。
  他说他原是他的救赎。
  他原是宁都城中最恣意耀眼的少年,一朝家破人亡,那厢却与仇人情愫渐生。
  牢牢保护在羽翼之下的纯澈少年终究成了不听话的孩子,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那条荆棘之路。
  本是纯澈少年,却并非温室花朵。
  他说他若是喜欢便会从一而终。
  云诡波谲,这大楚原是一只巨大的蛊盅,棋子们苦苦挣扎谁又能携手破局。
  1v1,双洁,HE,都是彼此的白月光朱砂痣,攻比受高。
  写完了发,日更不断。
  名字会根据说话思考者选用名称呼或者是字。
  文笔和情节比较幼稚,努力成长ing
  最主要的是受温姜(温慎之)、攻赵疏(赵长豫),还有配角赵宿就是赵长行,长行是字。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姜(温慎之)、赵疏(赵长豫) ┃ 配角:梁元、赵宿(赵长行)、程揽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棋子的破局与救赎
立意:既来之则破之
 
 
1、初见
  宁都
  正是朗月当空灯火绚烂时,定河上水灯如鱼,倒映着一个巨大的花灯,行人用力揉了揉眼睛才发现那流光溢彩的花灯竟是一座奢华无比的酒楼,正是这宁都城中最为醉生梦死之处,便是夜夜笙歌不歇,往来皆是公子王孙,有人笑称,一醉阁里丢下个东西都只怕是块金子,正说着一滴酒水落在了楼下人的脸上,抬头隐约见到一片红云。
  “长豫,你这也真是没意思,也不找个美人陪着!”
  那被叫做长豫的少年,醉醺醺的坐在了正中间的位置,抬脚便搁在那铺着锦缎的桌上,又是往口中倒了一口酒。
  这少年一身如火的红衣,衣上金纹繁复,红发带伴着金玉装饰垂在发间束着高马尾,长眉入鬓,眉眼皆如精工凿就一般精致如画,天生一段风流恣意。
  “秦兄你又不是不知道长宁侯府的规矩,长豫若是今日真和哪个美人一夜春宵,只怕隔日大公子便杀上门来!”
  这少年便是长宁侯府的小公子,赵疏赵长豫,长宁侯功勋卓著又与长公主伉俪情深,便是在这世家如云的宁都也是一等一的高门,也是奇怪大公子便是严肃知礼,久负盛名的名门子弟典范,这小公子赵疏却是数一数二的纨绔。
  “长豫这是不知道云雨滋味!”这人张嘴吃下怀中美人递来的葡萄,竟是直接吻了上去,引得在座这些贵公子又是一阵调笑。
  “家里上头那么些哥哥呢,天塌下来也轮不到咱顶着,不寻欢作乐,还能干什么?”
  “这长豫不要美人,莫不是,喜欢小倌儿?”一个纨绔怀里的小倌儿一脸渴望的看了一眼这赵疏,早听说这赵小公子生的相貌非凡,今日一见果真是如画上的人一般,轻飘飘一眼这番风流恣意的模样便是叫人魂都飞了去。
  那纨绔公子调戏似的捏了一把这小倌儿的腰,“你要是能把长豫勾了去,本公子便是长宁侯亲自来也保你无虞。”
  “公子,奴自是公子之人。”
  这宁都城中风流事不知多少,这些东西在这些个日日醉生梦死的贵公子口中便是在寻常不过之事。
  小公子瞧着没趣,嘴里的酒也不甚滋味,骨节分明的手指提着那空d_àngd_àng的金酒壶转圈。
  “长豫,你这昨天晚上都去哪儿了?也不肯栖在温柔乡,你看你干喝酒多没趣?不如我们玩个新的?输的便听赢家指使,可不能耍赖!”郑霖凑在赵疏耳边道,看他依旧是一脸百无聊赖的样子,又激道,“长豫莫不是不敢吧?”
  小公子笑了,眼角眉梢更是舒展风流,“笑话!我赵长豫什么不敢?”说着微微坐直了身子,“玩什么?”
  郑霖拍了拍手便是一队身姿玲珑的女子婷婷袅袅的走了进来,“好啊!好你个郑霖,自己还藏着掖着这么些好的呢?”
  便有美人递了特制的箭来,“玩投壶吧!”
  这投壶自然不是寻常的投壶,而是把这些衣着单薄的美人当成了壶,这些公子哥早就看着这些美人按捺不住了,七零八落的掷了箭去,这箭不伤人却伤衣裳,洁白美好的胴体暴露在这些调笑声中。
  郑霖亲手拿了几支箭给赵疏,“长豫轮到你了。”
  这赵疏先前跟着几位皇子学过武,投壶自然是不在话下,不过现在这个嘛……毕竟小公子这流连酒楼那可真当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几道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赵疏身上。
  “长豫莫不是不敢了?”
  赵疏对上这挑衅的眼,漾开了笑,“笑话。”
  随手一掷便是连美人的边儿都没沾上。
  郑霖挑了挑眉,“长豫莫不是喝酒喝晕了?”
  又是几箭,依旧是衣角都没沾上,小公子一脸任君处置的躺了下去。
  虽说这投壶,赵疏投的的确是没意思,不过……让这赵疏做些出格的事,大家还是很感兴趣的,无数个荒诞的想法在脑海里盘桓,到底还是碍于赵疏的兄长不敢太出格。
  郑霖附耳说了些什么,赵疏却是潇洒的提了酒壶往外走。
  现下有了新乐子便是怀中美人也顾不上,齐刷刷地跟在他后面等着看好戏。
  一醉阁包厢中,难得的安静,却也时不时飘来些笙歌,“慎之,我说这宁都果真是天底下第一繁华之所在没错吧!”
  那被唤作慎之的少年却倚在窗边望着窗外的明月出神,月光落白衣,正是貌若琉璃冷玉,便是瞧上一眼都难以忘怀的姿容。
  “慎之,不知我说你,你总这般病如何好得起来?”洛祺无奈的摇摇头,仰首又喝了一杯美酒。
  正这时门响了起来,温姜起身去开门,一开门便是无数的笙歌喧嚣扑面而来,一双风流恣意的眼望了来,少年一身金贵的红裳随意倚着便是说不出的风流恣意,眉目舒展笑道,“长夜漫漫颇为无趣,不知可否问公子讨件东西?”
  赵疏输了游戏,惩罚便是要他在对面那些房间里随便挑一间,开门是谁便同谁换了发带喝交杯酒,这一样是宁都里头定情的仪式一样是婚典的礼仪,也算是刺激了。
  赵疏也没想到开门的竟是这么一个瞧上去就弱不禁风的少年,这人一身青白衣衫清冷如雪,却都有一股清澈的脆弱感,如玉一般美丽疏离却又清冷易碎丝毫不显得女气,藏在赵疏背后的那些公子哥差点都要忍不住吹个口哨了,谁知道不过玩个游戏还能够找到这种姿容的,长豫这运气当真是绝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