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古代小说 >

少将军+番外 作者:游目(下)

时间:2021-06-10 11:30标签: 架空 强强 甜宠 情投意合
第80章 猪血 次r.一大早,马骋就在外头敲门了。 傅骁玉怕吵醒文乐,先一步起床,问:何事? 宛如一只吃饱了的猎豹,缱绻的满足感隔着一米都能让马骋感受到,他连忙低下头,说道:主子,是权家的人,说来接少将军去府上。 傅骁玉有些不愉,说道:少将军还未醒
第80章 猪血
  次r.ì一大早,马骋就在外头敲门了。
  傅骁玉怕吵醒文乐,先一步起床,问:“何事?”
  宛如一只吃饱了的猎豹,缱绻的满足感隔着一米都能让马骋感受到,他连忙低下头,说道:“主子,是权家的人,说来接少将军去府上。”
  傅骁玉有些不愉,说道:“少将军还未醒,让他们等着。”
  马骋刚想走,却又被傅骁玉喊住。
  傅骁玉抿着唇,将头发往后抹了抹,强掩下不耐烦,说道:“我去喊文乐起床,叫他们进客栈稍做休息。”
  马骋答应着,快步下楼,将那几个权家的下人请进了客栈,倒好了茶水站在一旁。
  马骋并不和盛夏、盒盒那般,自小就跟着傅骁玉的,他是村头杀猪匠的儿子,被道观的大师看中,说是有慧根,那杀猪匠也不懂什么叫慧根,总觉得这儿子是比旁人厉害的,干脆送到道观当道士去了。
  道观也有功法,马骋学成归来,才知道杀猪匠惹了是非,一家子都叫那县衙的县令斩杀,无一活着。
  马骋回了自己家那茅C_ào屋,找出了杀猪刀来,用石头一下一下的磨。锈迹斑斑的杀猪刀,被他一晚上磨得极为透亮,削铁如泥。
  那县令每月都会去山上拜佛,那就是他动手的最好机会。
  不过他的复仇大计没能成功,那县令惹上了傅骁玉。
  那好色的县令看上了当时只有十岁的盛夏,偏远的庙里,没有人烟。
  盒盒年纪更小,取下自己戴着的银钗子,直接戳进了那县令的手心。她宛如地狱出来的鬼魂,散着头发,将那素来擅长绘画的县令右手,狠狠地戳了七八个洞。
  鲜血淋漓,庙里头供奉的佛像都被飞溅上血。
  傅骁玉就站在庙外,看到了手拿杀猪刀的马骋,问道:“你想杀他?”
  马骋捏紧了那刀,点头。
  傅骁玉朝着那庙,喊了一声:“盒盒。”
  里头没了动静,不一会儿,盒盒拉着盛夏出来,两个丫头片子还没长成呢,都溅了一身的血。
  那县令吓得腿软,爬了出来,对着傅骁玉磕头,说道:“我错了,我错了,求求公子,饶了我一命。”
  傅骁玉没搭理他,侧头看向马骋,问道:“你在等什么?”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可是朝廷命官!暗杀朝廷命官,你想丢脑袋吗!”
  不等那人说完,马骋的杀猪刀,就把他脑袋给砍了下来。
  就像他小时候瞧见他父亲杀猪那般,割了喉,放那喷薄而出的猪血。小时候家里穷,这些内脏血液都是腌臜的东西,外头人不会买,他娘就拿盆子接满整整一盆,等天凉了凝固了,拿来下面条吃,也算得上一道r_ou_菜。
  割了喉,马骋的脸上都是血,几乎看不出脸色,只能瞧见那露出来森森的眼眸。
  剥皮、割下肢、刮毛、撬开胸、剖腹、割头、劈半、割上肢。
  父亲杀猪的步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印在了马骋的心里,他就这般,花了一个时辰,将那县令当成一头猪,剖了个干干净净。
  月亮高挂,马骋回过神来,手有些微抖。这才发现院中主仆三人,竟一直没走,站在原地看着他动手。
  傅骁玉看着马骋,说道:“你可愿意跟着我?”
  马骋松开手,杀猪刀掉在地上,嵌实了那沟壑。
  而后马骋听闻,那县令据说是去山里拜佛,被野猪群啃吃了,就剩一个脑袋在庙里。
  菩萨眼下,尽是血孽。
  傅骁玉把事情抹得干干净净,他出身商贾之家,从未看过任何人的眼色。前朝皇帝喜爱他的才学,新皇又急于培养自己的势力,几乎人人都把他捧在手心里。
  就这样的一个人,为了自己心爱之人的劳什子亲戚,按捺下那些骨子里的傲气,愿意俯首称臣。
  文乐那小舅舅没来,于小少爷也没来。或许是昨r.ì的事情闹得有些不愉快,权谨自知自己丢了大脸了,不好再跟傅骁玉跟前晃d_àng,干脆请了宅院里一老太太来。
  这老太太不是什么外人,亦主亦仆的,是文乐他娘的r-ǔ娘,在权府也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文乐他娘远嫁金林,仅有的一点情分也蹉跎了干净,更何况还隔着一辈儿。
  王老太太年纪大了,身子骨也没那么好,坐着没一会儿就觉得腰疼,拧着眉说道:“这小辈儿不早些面见长辈,给长辈请安,怎的还住客栈这般拿乔?”
  马骋抿了抿唇,没说什么。
  约莫两炷香后,文乐才与傅骁玉下来。
  傅骁玉走在文乐身后,马骋上前,问道:“主子,可要收拾行李?”
  傅骁玉看了看权家的人,说:“暂时留着。”
  马骋挑眉,与那客栈老板提前支付了一月的房费。
  一行人浩浩d_àngd_àng地往权府走,说来也巧,傅骁玉是有事情来的陆洲,而文乐则是告了假来的,并未提前与权府知会。
  他的姥姥和姥爷都去山上清修去了,昨天听说的消息,今r.ì火急火燎往家里正赶着呢。
  文乐姥爷叫权似锦,是前朝武帝的户部尚书,武帝薨了之后,他便辞官带着一家老小前往陆洲,除开嫁给镇国府的二女儿。
  权似锦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嫁了人之后,因为夫家不慈,直接休夫带着儿子于杉回了权家。二女儿就是文乐他娘,现在还在南岸与夫君守着海上呢。唯一一个儿子就是权谨,是老来子,自小就受宠。
  权府如今也是陆洲的名门望族,有一些商铺,权似锦以前作为户部尚书,收了不少门生,如今也有好些还在文帝的朝廷里任职。
  府邸并不大,但胜在有气韵。进府就是好些竹林,陆洲四季如ch.un,那竹子青绿喜人,风一吹莎啦啦的声音,听着也高兴。
  文乐与傅骁玉进去,隔着远远的,就瞧见于三儿在那儿s_h_è箭。
  不过二十步的距离,于三儿愣是眯着眼s_h_è偏了靶子。
  于三儿文不成武不就的,自己也着急,看着靶子叹了口气,说:“我又s_h_è歪了。”
  远处的仆人见于三儿瘪着嘴,立马说道:“不不不,不是少爷您s_h_è歪了,是我靶子没摆正。”
  说着把那靶子往旁挪,捡起地上的箭就往靶子上扎,正中红心。
  傅骁玉与文乐:“......”
  于三儿听到动静,扭头看,跟一个小风筝似的,蹦蹦跳跳地,瞧见傅骁玉后,扭捏地道了歉,说道:“昨r.ì是三儿不对,不该耍小聪明堵着嫂子不让出门,小舅舅已经罚了三儿了,玉嫂嫂您别生三儿的气。”
  傅骁玉眉头一挑,问:“你唤我什么?”
  于三儿眨巴眨巴眼睛,指了指文乐说:“文乐是我哥哥,你难道不是我嫂嫂吗?”
  傅骁玉心情舒畅了不少,看着于三儿傻了吧唧的模样也觉得可爱,伸手摸摸他的头,说道:“再叫一声。”
  “玉嫂嫂。”
  “再叫一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