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古代小说 >

锦城 作者:李一珞

时间:2021-06-07 21:33标签: 强强 竞技 豪门世家 宫斗
文案 当陆思淮知晓夜锦城是前朝遗腹子时心里感慨万千。 原来你一直告诉我你姓林,是这个缘故。林锦城笑了笑,站在前朝的城墙上看着万里河山,是啊,他每每听他喊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在提醒自己是龙腾国的皇子,而从来不是南夜国的皇儿。 多讽刺,母亲当年给自
  文案
  当陆思淮知晓夜锦城是前朝遗腹子时心里感慨万千。
  “原来你一直告诉我你姓林,是这个缘故。”林锦城笑了笑,站在前朝的城墙上看着万里河山,是啊,他每每听他喊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在提醒自己是龙腾国的皇子,而从来不是南夜国的皇儿。
  多讽刺,母亲当年给自己娶这个名字也是让我记住这曾经的繁荣是父皇一手打造的吧!今r.ì,我来到了你们曾经的地方,可是你们呢却都离我而去了。
  陆思淮看着红了眼眶的林锦城,一把将他拥入怀中,抚摸着他的头;“别想了,以后的每一天我都在。”林锦城抱着陆思淮的手更是紧了紧:“我也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这一路走来,他们躲过朝堂的暗杀,却躲不过对方的真心相待。
  冷艳闷S_āo受vs白切黑攻
  注:架空文,一切以作者设定为主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竞技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思淮,林锦城 ┃ 配角:青桉,宁初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奈何皇上想归隐
  立意:兄弟之间的相互扶持,共同成长的故事
 
 
第1章 天下银庄
  秦淮河的水y-iny-in的,像是前朝的战士洒下的血泪,在诉说着不明,船上的歌姬在翩翩起舞,婀娜的身姿像是蝴蝶般好似快要飞了出去。
  帘内只见一男子在一旁候着,等着桌上的公子给个回话,良久。
  “这次我亲自去查,你和我一道吧,切记不可打C_ào惊蛇。”说完便将唇边的酒一饮而尽。
  玄色长袍衬着高大的身躯,一阵微风吹过,带着他唇间的酒滴滑落至喉结处,只微微一动,像是少女的手探进衣襟边消失不见。缓缓站起轻声道:“青桉,走吧。”
  少年闻声便跟了上去。
  “公子,这一次要不我替你去吧,毕竟庄子里不能没人啊!”
  公子想了想说“无事,庄子里有福伯在我很放心,他是庄里的老人了,都是自己人,无需担心,而且,你也该出去走走了。”陆思淮思索着,青桉自跟随自己后好似还没出过金陵城。
  青桉不再做声,他知道这是公子的一贯作风,一旦定了的事就不会再更改了,况且还是这么大的事。转念有一想,出去玩玩也是好的。想着想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一个温润如玉,一个深层内敛,经过热闹处总有少女探头张望,看的青桉好不自在。
  “青桉,若是以后相中了哪家姑娘定要和我说,我替你去提亲,虽说你是我的书童,但是在我心里,我还是把你当弟弟对待的,婚姻大事,我这个做兄长的可不能耽误你。”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青桉一跳,好在跟在公子身边,这种随机应变的能力还是有的“谢谢公子好意,只是暂时还未遇到合适的,况且好男儿志在四方,这个不急不急。”青桉结结巴巴的拒绝着,自己才不要那么早结婚呢。
  陆思淮见他无心儿女之事便也不问他了,是啊,急不得。
  一只脚刚踏进府里,福伯就像后面有狗追他似的,差点撞到了公子。还好青桉眼尖挡在公子身前用内力定住了福伯。
  “福伯,你怎么毛毛躁躁的”青桉不满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毛毛躁躁的,还不是怪你,你从哪里弄来的狗跟疯了似的想咬我,还好我聪明弄了围栏,不然今天我可算j_iao代在里面了。”
  陆思淮想了想悠悠道“给他找个老婆就好了。”说完便大步流星的回房了。
  留下青桉和福伯两人面面相觑。福伯抹了抹额头的汗,心想,或许可以一试。
  青桉被雷的外焦里嫩,这什么跟什么啊,那明明还是个宝宝,即便心里这样想,但是他还是决定去去看一看,好家伙,那狗围着他狂吠。气的青桉捡起地上的树叶运着内力飞过去。
  大狗呜咽了一声,还不忘舔舔自己嘴角的血。望着那个带着血的树叶,它知道这个主人不能得罪,毕竟他救过自己的命,想完便乖乖的回到了窝里独自疗伤了。
  书房内陆思淮看着手里的情报,上面赫然写着:狗望北月。心下思索道,父亲辛辛苦苦栽培的人竟然投靠了敌国。
  看完便将其一角就着火苗,那火苗像是见了欣喜之物,快速的攀附而上,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灰烟。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那么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我陆家的钱庄可不是谁都能动的了得。
  青桉看着陆思淮脸色黑了黑,他知道又要有人遭殃了。他们家的这位公子,要么不出手,一出手那一定是要斩C_ào除根的,就像当年的曹员外想要吞并银庄的分号,才刚刚有了半天的动作,结果自己的银庄直接变成了别人的,直接气吐了血,不久便呜呼了。
  连老爷做事都要询问公子一声,如今天下银庄做的这么大,这背后其实公子才是功不可没。
  陆思淮看着底下跪着的黑衣人厉声道:“配合他的一切行动”。黑衣人领了指令便运着轻功飞走了。
  “公子,宫里递了请帖,这一次要去吗?”往年宫里的宴会都是父亲去的,而今年父亲他是去不了了,一想到此,陆思淮就难过的不行,明明可以享福的年纪却不能守候在他老人家身边。
  原来去年陆元明从宫里回来的路上半路被人给截杀了,也不知是谁下的黑手,那刀直通心脏,一点反抗都没有,后来推测想必是熟人作案,不然凭父亲的功夫不可能一点反手的机会都没有,可是即便聪明如陆思淮也依然还没有找到头绪。
  “去”说完便回了房,青桉看着陆思淮失落的背影,他一定是想老爷了。
  还记得老爷临走时还说:淮儿,父亲此去京城路途遥远,你在家好好的替我守住家业,这都是你母亲和我的心血,切记,不管发生了什么,不要自乱阵脚,不过去,你这么聪慧,我也不担心了,陆家有你是我陆元明的福气。”
  如今想来,就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哎,可怜少爷还没娶亲生子呢。
  关上门的瞬间,陆思淮的眼角断断续续的落下了泪珠,这么大一个家却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心里难过的扯着被角将自己的脸全部埋进里面,无声的哭泣着。
  想到小时候母亲父亲陪着自己放风筝的场景仿佛还在昨天,这一恍这么多年过去了,不曾想却是天人永隔。
  “公子,马车已经备好了,可以走了”案前的陆思淮叮嘱着福伯银庄一些重要的事情,福伯一一记下,他自小就在府里长大,更是把公子当做自己的孩子照看着,这一次将这么大的身家托付于他,自然不敢懈怠。
  陆思淮将信物j_iao托给了福伯后附在耳边说道:“如果关于陆二狗的申请,你就这样做......”福伯沉吟道:“好的,公子,小的定不会乱了公子的计划。”
  陆思淮看着福伯诚心的说道:“福伯,你以后就叫我阿淮吧,您和我父亲这么多年生死之j_iao,叫您一声伯父都不为过,就不要再叫我公子了。”
  “哎...哎,阿淮”福伯激动地热泪盈眶。心下道:老爷,你就放心吧,阿淮我一定替你好好的照看着,绝不让人欺负了去。
  随即转身对着握着青桉的手抽泣的说道:“阿淮此去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回,你且好生照看着,出门在外低调些,俗话说财不外露,切记不可惹是生非。”说完,恋恋不舍的才放他走,直至把陆思淮送上了车才去银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