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古代小说 >

我和师兄大战前+番外 作者:灰灰灰常野

时间:2021-05-31 11:01标签: 完结 BL 中篇
文案 我万星之,誓死要摘下沈流虚伪的面具!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古代 - HE - 第一人称 - 武侠 我格外擅长伪装 我能从容地拿着剑指着沈流的心脏,问 你要杀我吗? 沈流是仁慈的,而我也没输。 前期沙雕后期正经 主线复仇 受神经病,攻忠犬本忠。大
  文案
  我万星之,誓死要摘下沈流虚伪的面具!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古代 - HE - 第一人称 - 武侠
  我格外擅长伪装
  我能从容地拿着剑指着沈流的心脏,问
  “你要杀我吗?”
  沈流是仁慈的,而我也没输。
  前期沙雕后期正经  主线复仇
  受神经病,攻忠犬本忠。大概是一个他如痴如狂,他如疯如狂的故事
  雷点:第一人称
 
 
第1章 
  逍遥派内皆知,万星之和他的大师兄沈流不对盘。
  身为传闻中的男主角,本人曾亲自回答过这个问题,“你们不觉得他长很欠揍吗?”
  有师兄弟当即不解,“沈师兄剑眉星目,风姿特秀,万师弟你是眼睛不好使还是脑子坏了?”
  本人很无奈,“师弟,你就不觉得沈师兄嘴角扯平,手一背,就跟那个老是对我吹胡子瞪眼的执教长老一样样吗?”
  “我真的很讨厌沈流,尤其是他被沈震海那老头当成标杆夸,得意的像他亲生儿子一样。”
  “往往这个时候,震海老头就会y-inyá-ng怪气我一顿。”
  “反差太大,恕在下不能接受;讨厌一个人,那就要厌屋及乌!我,万星之,从不给自己留退路!”
  而传闻中的另一个男主角嘛……我以为沈流会冷哼一声表示不屑,抑或一张冷脸表示无关,但都没有。
  流传度最广的,是沈流面容平静地澄清:“没有这回事。”
  没有哪回事?
  我从未受到如此大的屈辱,沈!流!我!要!给!你!好!看!的!
  傍晚,我就摸黑去厨房把属于沈流的那碗白菜排骨汤里加了一勺盐。一满勺哦。
  晚上,我站在院子里等沈流来兴师问罪。
  嗯,院子四周宽阔,逃跑的方位多。不错,不错。他要是打我,我就大喊起来,非得在众人面前揭穿他不可!
  我从吃的很饱,一直等到饥肠辘辘,沈流都没有来。
  这么看不起我吗??!!气得我当即跑回屋子吃完了二师兄特意给我买的芙容斋三花糕。
  气死了。一盒甜糕就这么被我吃完了!
  气死了气死了!沈流还钱!
  -
  “星之,你怎么要回去?我来晚了?”
  月怜师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动听,等等,有什么不对!
  “徐月怜你!你你你!”
  “我怎么了?”
  她好得瑟,我面无表情甚至非常平静,“你鞋子是不是垫内增高了。”
  “绝对是!”
  我怎么可能是本门最矮的一个呢!怎么可能比我小的都比我高了!
  一定是因为我昨晚没好好睡觉,看走眼了。沈流!都怪你!
  “哎!怎么就跑了呢……”徐月怜气愤地跺脚,“我又要站在第一排了!”
  我不是不乐意接受自己最矮的事实,真的。
  我不想进去,是因为昨天把沈流晚餐变得巨咸无比。沈流昨晚没来,就会秋后算账。从今天起,我要时时提防他。
  至于师父的安排,大可不必听。我虽为内门弟子,但资历尚浅武功一般,正常情况下只需留在门内好好练功,浑水摸鱼。
  门派事务自有冤大头Cào心。沈流,不要对号入座。
  -
  我错了。如果上天给我一次机会,我宁愿在一众同门前被公开嘲笑,也不会逃走。
  如果我没有走,我或许可以当场耍泼打滚求着师父我不要历练……而不是无助地接受这个噩耗。
  “历练同行是沈流?!”
  “是啊。童师姐陪月怜师妹,大师兄可不陪你嘛!”李二师兄好笑地看着我,“至于这么激动吗,嘴都合不拢了。”
  那是痛苦、悲愤,以及无助。二师兄的眼睛不好使。
  “师兄,你呢?”
  “我另有要事。”或许是看到我心碎的拼都拼不起来了,李见青决定装出个知心师兄的样子,“大师兄还是很可靠的,起码你的人身安全有保障。”
  不!不会的!他肯定会趁机报复我。比如让我喝满碗盐水,或者下泻药!甚至死在外面,不明不白……
  总之,我要出了什么事,他一句“意外”就可以打发。
  “星之,你对大师兄是不是有什么偏见?怎么感觉你很怕他……”
  我看着傻不啦叽的二师兄,心里一百个清楚我不能告诉他真相,“他对我很凶。”
  “嗯?怎会?”他明显是不相信我的说辞,故意逗我,“他哪里凶你了,我给你凶回去。”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二师兄唯一的长处就是跑腿。不然何以沈流“嗯?”了一声,他立马就开溜了。
  沈流是聪明人,他没选择在青天白r.ì下对我施以毒手,只是勾起一个残忍的笑通知我,“明r.ì寅时便出发。”
  我哭了,“师兄,辰时可以吗,我起不来QAQ”
  他竟然同意了!
  我决定把小本本上沈流的九九八十一条大状划去一条。
 
 
第2章 
  出门历练真的太可怕了。
  晚上竟然要和沈流睡同一张床!
  “以防万一。毕竟你,修为尚浅。遇事无力抵抗。”
  我真诚地看着他,“师兄你睡地铺成吗?我不习惯旁边有人。”
  抛开我的成见,沈流长得实属俊美,纵然一丝不苟却也有让人心神摇曳的风姿。但x_ing子着实恶劣,“钱是我出的。”
  “我可以出钱。”为了(远离)你,我可以把私房钱拿出来。
  但我立马又领教了一回,“不许去。”
  “凭什么!!”
  沈流真的很不讲道理,是不是?
  但他这回没话说了,我喜滋滋地准备起身。
  嗯?
  沈流你拽我袖子干嘛?衣服要是破了烂了,我可就找你赔。
  我看见沈流凝视着我,我看见他正气凛然又坚定沉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迷茫,“星之……我们之间,关系什么时候变差的……”
  这话有歧义,不等我反问,他又说,“你小时候还要我陪你睡来着。”
  我错了。
  我就不该和他说话。
  “有吗?我不记得了。”
  “就是你刚入门的时候。那天晚上,我看见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