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古代小说 >

凤凰剑 作者:薜荔藤萝

时间:2021-05-28 19:09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成长
文案: 凤凰不如我,竹实醴泉真琐琐。 何不委形浊世中,飞鸣饮啄无不可。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凤箨,任剑还 ┃ 配角:一剑渡川,傅万壑,任去留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群剑客的江湖故事 立意:? ================== ☆、
文案:
凤凰不如我,竹实醴泉真琐琐。
何不委形浊世中,飞鸣饮啄无不可。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凤箨,任剑还 ┃ 配角:一剑渡川,傅万壑,任去留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群剑客的江湖故事
立意:?
==================
 
  ☆、第 1 章
 
 
  沿着花墙往前走二十步,左手边是一道小门,门里侧就是浣剑潭。简凤箨在门旁停住,不是他不想进,面前铁塔也似矗一个人。简凤箨规规矩矩对着铁塔行礼:“童师兄。”
  童顿冷笑道:“你叫谁师兄?你师父与我师父井水不犯河水,没皮没脸的攀的这是哪门子亲?”
  简凤箨:“对不住,是我说错。那童顿你矗在这里做什么,是眼瞎看不到我要过去?”
  他前恭后倨,童顿一时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就大怒:“n_ain_ai的,你想过去就过去?也不看看头顶什么人的天脚踏什么人的地?浣剑山庄又不是你家,一天天腆着脸跑个什么劲,今天再让你过去,老子就不姓童!”
  简凤箨从怀里摸出一封纸笺在他跟前晃了晃:“你们少主叫我来的。”
  童顿伸手就抢,简凤箨两根手指夹着那封信,逗狗似的始终差之毫厘,突然有人叫了一声:“童师弟。”不远处走来一个面善的中年人,手长脚长,略微有些驼背,道:“师父有事情叫我们,快去吧。”
  他不忘心照不宣地看了简凤箨一眼,简凤箨报之感恩的微笑。这台阶给得实在恰到好处,童顿哼了一声,悻悻的跟着他走去。走上二十步,终于忍不住:“三师兄,师父真的有事叫我们?”
  那人正是浣剑山庄门下排行第三的高永畏,其实他岁数不大,只是面相比较显老,额头眼角都是皱纹,苦笑一声。“那还有假。再过五天就是风华会,三十年没办过了这次办在我们这里,师尊当然很重视,十分担心我们在广大同道之前展现不出浣剑山庄的j.īng_神面貌,这几个月来除正常功课之外,不少师兄弟都利用私人时间起早贪黑,勤学苦练,就怕丢师父的人。”
  膂力过人的童顿一般把这行为称作临时抱佛脚,听见就要炫耀一番自己的平r.ì积累,但此时他听见什么都要当做由头来发泄方才的愤怒。“可不是,这么忙了,那小子还来添乱!”
  高永畏没接话,师兄弟默默闷头走着。柳絮漂浮在午后温暖的空气中,蜜蜂在蔷薇花枝间嗡嗡飞舞,令人昏昏欲睡之至。过了一会高永畏道:“你对简凤箨意见还挺大。”
  童顿张开双臂做出抱树姿态。“有这——么大。”
  高永畏:“何必?虽然公冶前辈跟我们师尊有些龃龉,也都是陈年旧事了,下辈人能相处融洽其实是师尊所乐见,你看简凤箨在我们这里出出入入,师尊可一次也没说过什么。”
  童顿:“他那是j_iao好?他那是巴结!”
  高永畏心平气和:“师弟,你这个心态就不对了,巴结少主的人,从古到今就没有少过,你看少主搭理过谁。简凤箨能巴结上,那是他的本事,说明他有过人之处。再者这管你什么事了。”
  童顿涨得面红耳赤,道:“若只是这样,我也不说什么。”他看看四下无人,做了一个笨拙而粗俗的手势。“我是听说他在勾引少主。”
  高永畏:“……”
  高永畏:“他长得确实不丑。”
  童顿叫起来。“这不是丑不丑的事,师兄你懂了吧,我就是看不上他那副样子!”
  高永畏感叹道:“若这样,他还真是独辟蹊径。”
  浣剑潭中心有浣剑亭。简凤箨踏上曲里拐弯晃晃悠悠的竹桥,一路往湖心前进。时值三月,湖面上漂浮着一些圆圆的荷钱,这里一片那里一片,像一些碧绿的岛屿。远远望见任剑还坐在栏杆上,面前放着一壶酒,那模样堪称超然尘外,但其实只是无所事事地等着他。
  简凤箨一踏进亭子就说:“这气氛,你弹个琴多好。”
  任剑还一本正经地:“我没有这方面的j.īng_力,也没有这方面的兴趣。”
  简凤箨笑道:“我也没有。”他轻车熟路地在任剑还对面坐下,装作不经意说:“难得你找我过来。”
  任剑还:“因为有事情想问你。”
  简凤箨:“但说无妨。”
  任剑还:“他们都说你中意我。”
  简凤箨目光闪动,探寻似的看了他一眼,然而任剑还只是平静地等待答案。简凤箨笑道:“你觉得呢?”
  任剑还:“我的感觉不算数,所以直接问你。”
  简凤箨叹道:“他们说得没错。”
  他很少有这么直截了当的时候,但任剑还并不知道这一点,又陷入沉思。这个沉思的时间比较久,乃至于简凤箨终于觉得自己的存在成了多余,用剑柄轻轻敲了敲斑驳的亭柱,苦笑道:“任大少主还有事吗?没事我就走了。”
  任剑还被惊醒,抬手阻止他。“先别走,我还有事情想问。”
  简凤箨:“我来之前你没想好吗?”
  任剑还:“是听完第一个答案之后新出现的。你中意我哪一点?”
  简凤箨突然觉得他面目很是可憎。“问这做什么,问了你还能立刻痛改前非不成?”
  任剑还平静地:“我真的想知道。”
  简凤箨干巴巴地笑了笑:“呵呵,浣剑山庄少主的优点本来就罄竹难书。”
  任剑还很不好糊弄:“所以请你举例说明?”
  简凤箨看了他一会。
  “我不知道。”他最后说。
  “所以你连看上我哪一点都不知道,怎么能说是中意我。”任剑还合理质疑。
  简凤箨狡辩:“如果连这种事情都能一五一十解释明白,那就不算是中意了。”
  他二人陷入短暂的僵持,简凤箨突然指了指他的脸:“一定要说一个的话,就算是这个。”
  任剑还:“意思你看上了我的长相。”这倒也万无一失。
  简凤箨:“不是,我指的是你的眼睛。我每每看见你眼睛,就产生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态。”
  任剑还纹丝不动:“……你如果说是我的鼻子或者耳朵,我还觉得更有创意一点。”
  简凤箨:“所以你压根不信就是了。”
  任剑还:“那倒也没有。”他将目光从波光粼粼的潭水上收回,回头看向亭子地上石砖六角的雕花,被r.ì光充塞已久的视野丕变,一瞬间眼前发黑。“抱歉我不能马上给你答复。我要想一想。”
  简凤箨:“好的,不过首先,我没有向你要什么答复;其次,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