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古代小说 >

半路杀出个真千金+番外(下)作者:水上银灯

时间:2020-10-17 12:58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鄙无耻超出他的想象,这些时日,若非是他出谋划策,谢桓怎么可能安然度过那么多别人设下的陷阱。 现在利用完了他,就一口一个好好为官,将他踹到一边去。 柳姨妈很快就来了,无视弟弟阴沉的脸色,说起了今天得知的新消息。 真没想到,这是个宝贝疙瘩啊,柳姨
鄙无耻超出他的想象,这些时日,若非是他出谋划策,谢桓怎么可能安然度过那么多别人设下的陷阱。
  现在利用完了他,就一口一个“好好为官”,将他踹到一边去。
  柳姨妈很快就来了,无视弟弟阴沉的脸色,说起了今天得知的新消息。
  “真没想到,这是个宝贝疙瘩啊,”柳姨妈咂舌不已,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艳羡又嫉妒:“你还真说对了,谢家这对夫妻,运气好的不得了了。”
  “是啊,那个丫头可越来越重要了,”赵晟风双眼紧闭,幽幽道:“你说,若是薛珩听到谢兰庭的死讯,会不会迁怒谢家?”
  “晟风,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柳姨妈倏地坐直了,捏着手里帕子。
  赵晟风骤然睁开双眼:“他们凭什么不该死?”
  他在谢桓面前处处恭谨,可他又不是他的幕僚,还真以为,他会为了谢家的未来筹谋吗?
  柳姨妈被他冷厉的目光吓到了,捂着心口靠在椅背:“你要是这么做,如意不也要跟着倒霉吗?”
  “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赵晟风捏紧了椅子扶手,嗤笑:“难道,我不这么做,他们就不会让如意去送死了吗?”
  “这……”柳姨妈是个很利己的人,但她也同样没有主见,是个软脚虾,什么都听弟弟的安排,也习惯如此了。
  赵晟风捏着茶杯徐徐道:“既然他谢桓不答应,我也没必要手下留情了,他只能自认倒霉。”
  “你千万别发疯,为了一个连氏,把咱们两家都搭上不值得。”
  柳姨妈在连家处处碰壁,到了谢家又要伏小做低,她难道就不憋屈吗,她恨不得连氏去死呢。
  连家收养了他们,就觉得他们应该感恩戴德,可如果不是连氏她爹,他们的父亲又怎么会死,他们又何至于寄人篱下。
  可她也同样明白,他们离不开庆安侯府这棵大树。
  “难道做的还少吗?”赵晟风淡漠地瞥了她一眼,说:“你放心,我知道怎么抽身,没有退路,怎么会让他们自相残杀呢。”
  薛珩收到谢家的请柬时,并不意外。
  但出乎意料的是,其中还有给三皇子和巴陵公主的,也一同送到他的手中。
  他不禁拧眉道:“他们需要什么请柬?”
  皇子和公主能够到访,庆安侯府欢迎还来不及,要不要请柬都能够进门的,送这个纯属是多此一举。
  “这个……”孙桑海欲言又止。
  “行了,我明白了。”薛珩不多时就想到了,兰庭上次使人来说,遇见了三皇子,想必是他要来的。
  至于秦怀龄为何一定要他送去,所谓意图不言而喻,炫耀或者说是示威。
  朝会结束后,薛珩找到了秦怀龄,将请柬亲手交给他:“殿下,这是庆安侯府的请柬。”
  秦怀龄接了过来,打开后看了看,果然是薛兰庭的亲笔字,满意地笑了笑。
  他看了看薛珩淡然的面色,重新合上了请柬,泯然道:“我见过薛兰庭了,话说薛大人,你怎么还没告诉她真相呢,不会是害怕她离你而去吧?”
  “什么?”薛珩一时茫然。
  在秦怀龄戏谑的笑意里,他很快反应过来,冷然压下了眉:“这就无需殿下操心了,请柬已经送到,微臣告退。”
  望着薛珩的背影,秦怀龄笑意温和,扬声道:“如果大都督你于心不忍,我可以帮你告诉谢兰庭啊。”
  “不必了,多谢殿下关心。”薛珩缓缓驻足,淡漠地回绝,秦怀龄怕是巴不得看见他与兰庭产生分歧。
  走出殿宇后,薛珩才吐出一口气,秦怀龄所言无错,他不能太准确的预料兰庭的态度,所以干脆让她不知道就好了。
  
 
第58章 及笄
 
  到了谢家二位小姐及笄礼这天, 天清气朗,风和日丽,温度不算太热,一切都好。
  兰庭难得与谢如意“心有灵犀”一次, 都希望及笄礼能够顺顺利利的。
  都指望着对方, 千万别闹出事来, 彼此见了面,也是客客气气。
  这让原本还为此紧张的连氏, 也不由得长松了口气。
  在她看来, 兰庭就像是找不到引子的炮仗,说不定哪里不对,她就不管不顾地炸了。
  现在人人护着她,连她这个做母亲的, 也不敢多言。
  过了今日就好了。
  “小姐, 要是公主不来怎么办?”碧釉一大早就开始问, 的确,大多宾客已经到了,可是偏偏他们最期盼的一直没到。
  她们担心小姐丢了面子, 也失了里子, 早知道, 之前就该拦一下小姐的。
  兰庭张了张口,正要回答,外面的仆妇已经来请她:“大小姐,及笄礼即将开始了。”
  “好!”兰庭已经被请了出去,碧釉和红霜无法,只好低头跟出去。
  两个女儿以礼拜见父母,这本该是谢如意一人独享的场面, 现在多了一个人跪在身侧,她焉能痛快,从进来以后就憋着气,腰背挺得极直。
  贺仪一般是比较亲密的长辈与好友赠送,但在此前,谢家许多故交准备的只有谢如意的,外面的手帕交更是如此。
  此前,谢家对家中多了一个女儿的消息也很淡漠,导致赠贺仪之时,兰庭的那一份就格外单薄。
  谢家人也压根不相信会有公主前来赴宴。
  认定了这丫头口出狂言,看在薛大都督的面子上,今日暂且让她安生过去。
  见此状,谢如意只顿了顿,掠起一丝含着冷意的轻笑,腹中洋洋得意!
  活该,夸下海口,就等着自食其果吧!
  虽说别人不知道,家里人也会笑死谢兰庭的。
  连氏心想,幸好没有听信兰庭的谎话,否则,真传出去他们给了巴陵公主请柬,脸可就丢大了!
  赠礼已经将要结束之际,忽而外面一阵声响,众人纷纷转目,但见一位领头宫人便踏入了正堂,后面的内侍托着不知名的东西。
  等堂内安静下来,宫人朗声道:“巴陵公主赐谢氏长女,及笄贺仪珍珠一斛,点翠臂钏一对,南海明月珠钗一双。”
  宫人呈上贺礼后,又对兰庭笑意晏晏地说:“两位殿下命我等转告谢大小姐,今日可能要来的迟些。”
  宫中规矩繁杂,兰庭也没有多在意,既然遣了人来送礼,就是心意到了,这么早将贺礼送来,也是为了给她撑一撑腰的。
  巴陵公主的贺仪,给兰庭长了极大的风光。
  之前对她略有轻视的贵妇人,见状纷纷睁大了眼睛,也偏过头窃窃私语,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衡量与探究,而非此前漫不经心的掠过。
  连氏享受着这种备受瞩目的荣耀感,心里也有点飘飘然。
  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家的女孩,都没有她的两个女儿长面子,谁能够得到公主的喜欢呢,能够来这么多的贵客。
  这是她从未想过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