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古代小说 >

郡主日常+番外(四)作者:十月微微凉

时间:2017-12-28 21:12标签: 宠文 宫斗 宅斗 无极限
☆、155|第 155 章 时寒他们终于抵达了京城,甫一进京就看到谨言等在了城门,阿瑾感慨:你看果然是我亲哥哥,好吧? 时寒微笑:自然是好,你的哥哥不好,还有谁好。 阿瑾纳闷的看着时寒,她这样炫耀,傅时寒怎么没有反应呢?往常这个时候,他不是都该十分得
 
 
  ☆、155|第 155 章
 
    时寒他们终于抵达了京城,甫一进京就看到谨言等在了城门,阿瑾感慨:“你看果然是我亲哥哥,好吧?”
    时寒微笑:“自然是好,你的哥哥不好,还有谁好。”
    阿瑾纳闷的看着时寒,她这样炫耀,傅时寒怎么没有反应呢?往常这个时候,他不是都该十分得意的炫耀自己一番么?今天倒是让人觉得奇怪了呢!
    阿瑾这样纳闷的看时寒,时寒清咳了一声,得意脸:“怎么?你有事儿?”
    阿瑾呵呵笑,问道:“往常我说哥哥好的时候,你不是都要跳脚么,今天怎么没有呢,真不是你的风格啊!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大概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傅时寒掀开帘子,十分的体贴:“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如若你再不出去,你哥哥大概就要生气了,你要知道,他这样着急过来接你,你还在轿子上和我磨蹭这些,你猜,你哥哥会不会生气伤心呢?”
    这般一说,阿瑾立时跳下轿子,谨言一身白衣站在树下,见阿瑾就这样跳了下来,谨言微微蹙眉,阿瑾一贯是这样的毛躁,现在天冷,前日下了雨,地上还有一层薄薄的冰,他生怕阿瑾就这样摔倒。
    果不其然,阿瑾甫一跳下便是一个打滑儿,傅时寒立刻拉住了她的胳膊,阿瑾回头甜甜一笑:“谢谢!”言罢便是冲向了谨言。
    “哥哥!”小小少女笑嘻嘻的盯着自家大哥,扯着衣角转了个小圈圈:“你看,我完好无损的回来啦!”
    谨言见她这般俏皮,也带着几分笑意言道:“回来就好,外面冷,别冻着,现在正是冻人不冻地的时候,你上轿子,咱们回府再说。”
    阿瑾忙不迭点头,“哥哥一起。”
    谨言睨她:“男女三岁不同席。我骑马过来的,走吧。”
    阿瑾才不肯呢,她耍赖:“哥哥真是越大越矫情呢,根本就没有关系啊,走吧走吧!和我们一起啊,傅时寒也在呢,我们都不在乎,你是我亲哥哥,担心什么啊!”
    谨言忍不住默默的在心里叹息,他们家阿瑾真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难道就不知道,自己这个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么?为什么不给傅时寒一起赶下来啊!真是……
    谨言认命的被自家妹妹拽到了轿子里,时寒微笑:“谨言,好久不见,近来身体如何?京中没什么事情吧?”
    这个时候,谨言看时寒是不怎么顺眼的,他哼了一声,最为傅时寒与他说话的回应。
    时寒可不当成一回事儿,继续言道:“这一路上,阿瑾一直都念叨着要赶紧回来,再不回来,就要赶不上她嫂子生孩子了。看你表情便是知晓,我们并没有耽搁。”
    谨言依旧是不怎么搭理他,连阿瑾都觉得,傅时寒真是蛮可怜的,真是被打脸啪啪啪!你这没话找话的让我都觉得尴尬了啊,再说,这聊天的内容好奇葩。
    “哥哥,说真的,京中真的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儿,一切都和平常一样。”自家妹妹开口,自然是不同的。
    阿瑾得意的对时寒挑眉,那炫耀的表情溢于言表。
    时寒默默的含笑,他再次言道:“这次出门,我这边进展的很顺利,不仅要多谢阿瑾陪我跑这一趟,也要多谢你帮我搪塞。”
    说起这件事儿,谨言倒是打起了精神,他认真言道:“这些都是应该的,什么事儿重要我还是知道的。你既然顺利便好,只盼望,你能如愿。”虽然不知道傅时寒出去去哪里,但是谨言还是猜想,这样闪躲,想来许是和傅家有关,和傅家有关……他是不介意推一把的。谁让傅将军欺负他家老爹呢!
    虽然老爹人一般,可是也万没有被外人欺负的道理。
    六王爷这段日子总算是不和傅将军继续闹了,傅时寒走了之后,他又闹上了那么几日,便是越发的觉得没趣儿了。不知是谁人和傅将军支招了,傅将军竟是全然的不在应战,六王爷这人是遇强则强,如若人家不搭理他,那么他就整个人都没劲了。
    可是虽然六王爷不当成一回事儿,这做人家儿子的可不干了,可是如若让他直接找茬儿。似乎也不怎么好,如今傅时寒愿意代劳,那么他自然乐意顺水推舟。
    “也许你万万想不到……”时寒微笑言道:“傅将军与齐王爷,他们是一对表兄弟。”
    谨言顿时惊呆了,他诧异的看着时寒,万万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停顿了一下,他不可置信的问道:“可是齐王妃不是异国公主么?她是瓦剌的公主,你……”谨言顿时了然,他放缓了语气:“你们去了瓦剌求证这件事儿?”
    时寒点头:“这也是让你帮忙打掩护的原因。”
    谨言微笑:“可是我记得,你说过不会亲自对付傅家。难不成,你将这一切告诉我的原因便是想让我出手?你该是知道,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傅时寒不能动手,赵谨言不适合出手,这点是必然的。只要傅时寒还想娶阿瑾,他就不能动手。不管实际情况如何,他们不能在表面上做的太难看。如若他动手,就和六王爷和傅将军的闹不一样了,要知道,六王爷的Xing格,不管做什么都是容易被人理解的,可是他们可不同。他们没有那个特权。更没有给人这样根深蒂固的印象。所以说,这就是人和人的不同。
    “没让你动手,自然有别人动手。只不过事先告诉你一声罢了。再怎么说,也都是……”傅时寒没有继续言道,可是不管是谨言还是阿瑾,他们都知道傅时寒这话中要说的是三个字,一家人!
    他想说的是一家人!
    傅时寒这般,阿瑾咯咯的笑。谨言看自家妹妹这样单纯,无奈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谨言过来接傅时寒和阿瑾,而另一厢,六王爷与六王妃并不在王府,他们悉数都在宫中,谨言言道:“我直接过来接你们进宫,父王母后他们都在。”
    阿瑾“咦”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解。
    谨言挑了挑眉,揣测道:“许是想第一眼看见你们吧?这么多日子不见,也是想念你们。”
    阿瑾“咯咯”的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我最招人喜欢啦!”
    谨言无语望天……
    这边马车很快就进了皇城,而另外一边,皇上看着坐在下首位置的六王爷和六王妃,言道:“你们觉得,可好?”
    六王爷从震惊中恢复,忙不迭的点头:“好好,自然是好的。我当然愿意让阿瑾嫁给傅时寒,现在嫁都可以的,我们家多了一个女婿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