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耽美同人 >

(综漫同人)首领宰怀疑情敌是“自己”+番外 作者:直白人家(二

时间:2021-11-25 15:11标签: 穿越时空 综漫 少年漫 文野
第41章 五十一 梦鸠选择出行的这天是一个晴朗的天气, 一片云气飘过炜眨挡住太阳,阴影洒落街巷 眼眸深处笼罩一层暗色, 淡红色的神光隐约可以窥见梦境世界的绚丽多彩,迷梦般悄无声息的模糊掉少年精致的五官, 只留下一道单薄瘦弱的印象。 这群正因为抓住上好
第41章 
  五十一
  梦鸠选择出行的这天是一个晴朗的天气, 一片云气飘过炜眨挡住太阳,阴影洒落街巷……
  眼眸深处笼罩一层暗色, 淡红色的神光隐约可以窥见梦境世界的绚丽多彩,迷梦般悄无声息的模糊掉少年精致的五官, 只留下一道单薄瘦弱的印象。
  这群正因为抓住上好的猎物而沾沾自喜的人们仿佛被遮蔽了感官,谁也没有发现正在以无情漠然的眼神注视他们的梦鸠。
  但是在这一刻起, 猎物和猎人的位置已经掉了个位置。
  混混中的老大正在和买家商量着这名少年的价钱,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迷路的贵少爷,怎么可以不去大赚一笔?何况这相当于白捡的钱!
  这种小混混的心态实在一目了然。
  却不知,他们这副贪婪恶毒的身姿已经落入大妖的眼里,梦鸠剔透的眸子像是一块光铸的宝石, 睫羽开合间隐约可以窥见梦中世界的三千光景。
  “等一下。”
  突然从人群中传来的低沉嗓音在一瞬间制止了神鸟眼中的光芒, 这道磁性的声线勾勒出一道沧桑疲惫的男性身姿,令梦鸠不由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入目的第一印象就是将那张线条深刻的冷峻面孔遮挡掉四分之三的斗篷,之后就是高大到特征鲜明的体格。
  梦鸠歪了歪头, 心中有了思量。
  发出声音的外国人突兀的站在原地, 只因人流如一支兽群,在他发声时已经本能的疏散包围, 将显眼的他暴露在凶残的小头目眼中。
  然而这个人镇定的不同寻常,似乎有着不一般的依仗。
  低缓的疲惫声调, 透出如战士般的铿锵有力,深冷的浅色眸子在阴影中落到作为话事人站出来的头目身上, 又一次用不熟练的日语说道。
  “放了他。”
  小头目眼睛瞪大, 凶狠的嚷嚷道:“你是什么人?”
  这片地域敢打破规矩来和他抢人的家伙……山本优一郎在心里数过几个名字,却发现特征外表无一符合,这令他不由心生迟疑。
  也正是这份小人物的谨慎, 在关键时刻救下他的命。
  完全不能复述过程,就好像幻影一样具备了悄无声息的强大。
  在一片死去般的凝滞中,刚还大声展现自身强大的小头目被这个男人抓住脑袋按进地里。
  冲突发生的太快,连就在山本优一郎身边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当惨叫声响起,他们引以为傲的老大已经被埋在土里,像他们以往轻视鄙夷的失败者那样,露出狼狈恐惧的模样。
  来自Mimic势力的外国士兵安德烈・纪德恶趣味的鼓起嘴。
  “砰――”
  “哇啊啊啊啊――”
  接下来的场面仿佛羊群中混入一头猛虎,这些乌合之众霎时间作鸟兽散,朝那些平日里已经十分熟悉的小巷暗道逃窜而去。
  刚还充满了人的场合,一下子变得只剩下梦鸠,安德烈,以及昏迷不醒的小头目三个人。
  梦鸠道:“他还活着。”
  安德烈嘶哑着嗓子回道:“只要我愿意,他随时都可以死。”
  梦鸠迷惑的道:“那你会杀他吗?”
  安德烈转过身去,用侧脸对着他,缺乏热情的灰眸冰冷漠然,好像松木燃烧后的灰烬,本身已经不具备任何热度和生命力。
  “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你。”
  “我?”
  “跟我走,我就放过他。”
  梦鸠想:我为什么要为一个刚还威胁过我的人跟你走?
  但是――
  嘴角勾起,大妖想:这样不也挺有趣吗?
  似乎和太宰相处久了,他也染上对方胆大包天的坏毛病。
  在游戏即将结束之前,稍微……给他找些麻烦也不会被责备吧?
  梦鸠如是想到,平静的回答。
  “好,我和你走。”
  之后过去一个小时,实在找不到人的雨宫和也给太宰治发了一条邮件。
  此时还在酒吧里的太宰治随时点开后,目光沉凝了。
  织田作之助在旁发问:“发生了什么?”
  “青瑛被劫走了。”
  织田作一愣,看着起身后就把手机揣口袋里的太宰治,对方看起来连一刻都不打算耽搁的样子,想了想,他问:“有我能帮忙的吗?”
  太宰治毫不犹豫的摇头。
  “织田作,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不要让任何人找到你,包括我。”
  织田作之助歪头:“原因呢?”
  太宰治眼神认真:“因为这关乎我接下来的计划。”
  “好。”
  织田作之助从不会违背太宰治任何一次认真的建议,这一次也同样。
  “那我这就回去把老板和孩子们带走。”
  太宰治丢给他一张没有身份证明的黑卡。
  “用这个离开横滨,到其他城市暂居,事情结束后我会叫你回来。”
  “那你怎么办?”织田作捡起丢在桌面上的卡片,隐约察觉到他将要去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太宰治眸色深而晦涩,淡淡的笑意勾勒在嘴角,给人一种虚假和不真实的感觉。
  “我?我去接青瑛回来。”
  织田作静静看他,忽然感叹:“……你们两个关系真好。”
  太宰治笑出声,表情骤然古怪。
  同一时间。
  梦鸠跟自称安德烈・纪德的外国人一起离开,一路上穿过不少破烂的房子和积水覆盖的小路。
  等到达目的地后,他看眼墙角堆积的垃圾,空中飞舞的苍蝇,吸吸鼻子,即可以说是男性的气味,也可以说有什么东西变馊之后的酸臭熏得梦鸠有些睁不开眼睛。
  “这里就是我们的据点,至于你……你眼睛怎么了?”
  安德烈介绍到半路回过头,发现梦鸠眯着眼睛一副难以忍受的模样,他神情中隐隐的冷淡有些维持不下去,诧异的询问出声。
  梦鸠只用一秒来犹豫自己要不要据实以告,一秒后――
  安德烈听到这名自己带回来的少年用十分微妙的口吻问道:“你们住在垃圾堆里吗?”
  原本很有气势的氛围,瞬间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偏偏梦鸠还诚恳的朝他提建议。
  “就算身边都是男人,基本的卫生打扫也不能忽视。”
  安德烈几度张口,前士兵老实的说道:“我们已经没有j.īng_力去在意这些。”
  他们是从战场上回归的幽魂,是失去信仰的囚徒,自守护国家的信念被效忠的政客们亲手打破,他们这些人的生存本能就全部转变成了一件事――追逐死亡。
  梦鸠平静的凝视着安德烈那张沧桑坚毅的面孔,淡色的眼眸透出微不可查的倦怠。
  安德烈低下头,好像十字架前等待审判的信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