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耽美同人 >

(综漫同人)首领宰怀疑情敌是“自己”+番外 作者:直白人家(三

时间:2021-11-25 15:10标签: 穿越时空 综漫 少年漫 文野
第81章 一百零二 七郎赶回来时, 梦鸠已经对接下来的会面心里有数。 一个人心里有底气,外在的气质自然而然的就会显现出来。 原本梦鸠的皮相在人类世界就数一数二,不刻意消除存在感, 等他从和室里走出来时,连七郎都震惊的一时回不过来神。 他拿来的深棕色浴
第81章 
  一百零二
  七郎赶回来时, 梦鸠已经对接下来的会面心里有数。
  一个人心里有底气,外在的气质自然而然的就会显现出来。
  原本梦鸠的皮相在人类世界就数一数二,不刻意消除存在感, 等他从和室里走出来时,连七郎都震惊的一时回不过来神。
  他拿来的深棕色浴衣被穿在最里面, 外面穿上的大褂绘满仙鹤与暗纹,色彩丰富的羽织带给梦鸠不一般的气质, 他像是海上的朝阳一般烈日昭昭,耀眼的不可直视!
  七郎直勾勾的盯着他,吐出的字眼也开始磕磕巴巴。
  “……你……你这是……”他激动的一拍手,又增加了数倍的热情,“您果然是海外的贵族吧?我就说一般的普通人绝对没有您这般尊贵的气势!”
  梦鸠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随手拉扯一下衣襟, 手里的蝙蝠扇划过一道半圆的弧度敲在掌心上,展开之后是和褂子配套的金面红日。
  这些船上的人们习惯了奢侈无度的生活,所以连带着给梦鸠准备的东西也是样样精贵。
  从衣服到扇子, 再到一些小配饰, 全部都是随意一件就抵得上下层人民辛辛苦苦一整年的开销。
  以前七郎也愤愤过人和人之间的不平等,现在他也看开了, 如今他更是能大声赞美这位大人的气度模样,不含一丝一毫的虚伪, 由此可见梦鸠的外表究竟有多么出众。
  七郎在前面殷勤的带路,这一道走下来, 他仿佛最尊贵的客人。
  众人下意识的从他的前进路线上避开。
  船上打工的杂役, 还是那些已经拥住女人的客人,不禁在他走后窃窃私语。
  不是他们没有见识,而是单纯的被视觉效果所震撼。
  也正是在如此阵仗下, 梦鸠依旧没什么改变的姿态,显得这种情形司空见惯,不由加重了七郎对他的误解。
  这是一位比预想中还要高贵的大人物!
  七郎如此想道。
  然后在把人带到大船主人的门前时,他不由多嘴提醒了一句。
  “主人这个时间心情最好,也对说故事的人最为急切!”
  梦鸠闻言,瞬间了然,他看向低着头仿佛刚才什么都没说,安安静静退走的七郎,心里想着,这就是小人物啊!
  看起来最不起眼,但实际上最能带来惊喜的也正是这样的小人物。
  略一沉吟,梦鸠拿起扇子生疏却优雅的在纸门上敲了三下,频率参考呼吸之间的间隔,无形中自有一派不俗家世培养出的修养。
  眼前的遮挡缓缓被拉开,两双素手映入眼帘,然后是两名穿戴华贵的美丽女子躬身行礼,口呼大人。
  由于礼节的缘故,梦鸠看不见把脸埋下去的女人的模样,但他能看见不远处那扇大大的屏风。
  屏风后,一名高高瘦瘦的人影正独自饮酒,听见他进来的声音,语气倦懒的问道:“听说你带来了大海以外那片大陆的故事?”
  梦鸠来到屏风前坐下,修长挺拔的身姿通过这一套动作变得笔直,扇子放在身前两指的位置,落在服侍主人的几人眼中就是一副气度不俗的景致。
  仆人们互相看了看,眼中闪过惊讶。
  主人在屏风后看不见模样,想要了解什么只能依靠仆从们的反应。
  梦鸠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眼眸微垂,好似一切已经了然于胸。
  “并非如此,我带来的是这个国家的故事。”
  “一朵花和一名女子引出的传闻。”
  “哦――”主人重重的拉长了尾音,语气中流露出了不快,他似乎对梦鸠口中的花与女人的故事没什么兴趣,“你可知道自从我发出这个邀请之后,有多少人给我讲那些只会让我失望,失望,不断失望的故事?”
  一进来就遭到如此严厉的质问,梦鸠面不改色,举止之间甚至颇有几分悠闲的回道:“大人怎么就觉得我带来的故事一定会使您失望呢?”
  主人在屏风后忽然抬高了语气。
  “你能让我不失望吗?”
  “不能。”
  赶在主人发怒把自己赶出去之前,梦鸠不紧不慢的接上下句。
  “但我能保证这是一个绝对不会令您遗憾的故事。”
  空气在这番交谈下凝滞起来。
  仆从们的动作不禁越来越轻,尽量避免弄出声音干扰到主人的心情。
  摆放在房间角落的是珍贵的舶来品――时钟,如今时针指针正朝着下一个时刻格走去。
  主人突然说道:“说来听听吧,对现在的我而言,不遗憾就是一个好故事。”
  梦鸠闻言自信一笑,主人拍拍手,左侧的纸门打开,两名弹奏着三味线和尺八的女子仿佛人偶一般做梦鸠开口讲述的故事中的陪衬。
  “从前,有名爱花的女子,生活在开满花的宅邸中……”
  “春天的时候,她会穿上名贵的衣裳与蝴蝶共舞……”
  “夏天的时候,她的发饰变的素雅,打扮也不再那么明艳,乘坐着小舟,与盛放在湖心的水莲在月下和歌……”
  “秋天的时候,她的衣摆染上枫红,如火焰一般燃烧的枫树在她眼中也是盛放的极其艳丽的花……”
  “冬季,万物凋零,如此深爱着生机勃勃的美丽,并为此在这个季节感到寂寞的女孩决心寻找一朵会在冬日依旧美丽开放的花朵。”
  “可是她找啊,找啊,眼看着冬天就要过去,穿戴华美的衣裳在花丛中跳舞的春天就要到来,她突然不舍这个冬天的离去。”
  “纯洁美好的女子向上天祈祷,感动了神灵,天上的神延后了春天的到来,实现她的愿望,女子为此非常开心。”
  “她的开心引来一只妖怪,那是全身纯白,纯白的像是雪人一样的妖怪,所到之处遍结冰霜,连在这个寒冷的季节也不曾屈服的松树都被它的冰冻结了。”
  “对这名可怕的妖魔而言,女子的喜悦是种热烈的美好,它想独占又生怕让这美丽如其他生命一般冻结。”
  “妖怪啊……”
  随着他的讲述,众人越来越动情的想象起那名爱花女子的为难,如果这只妖怪爆发凶性伤害了女子可如何是好?
  他们虽然没有开口,但梦鸠仿佛听见了听众忧虑的心声。
  他淡淡一笑,如梦似幻的色彩笼罩了梦鸠的五官,俊美的面庞因而暧昧不已。
  这一刻,梦世的迷离正式降临!
  众生的情感聚集在梦中,形成了梦世的土壤。
  梦鸠拿取了这间屋子里众人的情感,纺织成相,故而把所有人带入那j.īng_彩的故事世界。
  弹奏的三味线轻轻一顿,紧接着指尖拨弄出的音律就变的忧郁……
  尺八的演奏声调缓和,配合三味线的清幽,越发与故事中的一幕幕紧紧契合。
  梦鸠的诉说到这时已经来到高/潮。
  “妖怪与女子相爱,可是妖怪来自于冬天,终生相伴的是枯萎凋零的惨淡,女子所求的美好是它永远无法拥有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