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耽美同人 >

(综漫同人)横滨咒术高等专校+番外 作者:齐贺美优(下)

时间:2021-06-10 11:13标签: 灵异神怪 综漫 文野 咒回
第41章 狱门疆 芥川龙之介面色冷淡, 双手c-h-ā兜站在伏黑惠面前,静静看着车站外的屠杀。 心里却在津津有味地吃瓜:wow,那人真是伏黑惠他爸
第41章 狱门疆
  芥川龙之介面色冷淡, 双手c-h-ā兜站在伏黑惠面前,静静看着车站外的屠杀。
  心里却在津津有味地吃瓜:“wow,那人真是伏黑惠他爸啊。”
  “没错, 伏黑甚尔, 带着与生俱来的天与咒缚, 无法使用咒力,但有着咒术界最出色的r_ou_体。”
  刚刚被芥川龙之介的术式随便往地上一甩, 在地上滚了三圈、撞在墙上才停下来的伏黑惠撑着地面慢慢站起,忍不住低头咳了咳,不知为何,明明从刚才起就在呕血的他居然没有咳出什么。
  伏黑惠反应了几秒, 视线迟疑地看向胸口处因为太着急,被横着戴上的胸针。
  胸针上的坦桑石依旧棱角锐利, 哪怕他在地面滚了几圈, 也没有在其上划出印记。
  他瞬间意识到这意味这什么:
  ——咒具。
  而且貌似是带有治愈和防御叠加能力的咒具。
  “……”
  伏黑惠抿了抿唇,瞬间想起自己见过的所有横滨校学生都带着类似的胸针。
  原本自己一直诧异的, 不符合横滨校行为模式的举动突然有了原因。
  车站不远处的男人站在血泊之中,身边的诅咒师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明明刚才还仿佛源源不断的诅咒师, 现在却死的不剩下几个。
  “……谢谢。”伏黑惠将目光移向背对着自己的身影, 道了声谢,随即有些迟疑地开口:“但是你是怎么知道——”诅咒师中会有人失控。
  然而,不等芥川龙之介回答, 像是自己理清了思路,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声音逐渐带上了笃定:“太宰治……江户川乱步?”
  芥川龙之介没有应声,像是在默认。
  ……横滨校。
  明明伏黑惠该感到庆幸, 横滨校此时和他们站在同样的立场,貌似从头到尾都把握着事态。然而在图书馆听到的那些话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让伏黑惠对横滨校升起既警惕又安心的诡异情绪。
  和伏黑惠此刻复杂杂乱的情绪不同,听着耳边两个智力派马甲契合度不断+1的声音,天生目夺的心情异常美妙。
  不枉他花这么大的力气做戏。
  想到一会的剧本,和可能上升的契合度,天生目夺的心情更好。
  马甲搞事最大的好处在于,在外人看来互不干扰的几条线路,其实是并行j_iao织的。
  在外人看来濒临崩溃、丧失理智的马甲,其实也就是在外表装装。
  原本封闭的空间此刻四处大开,墙壁摇摇欲坠,灯管的光芒一晃一晃,剧烈的对流风吹过整个空间,让地下空气四处弥漫着灰尘。
  人们早在中原中也打碎第一面墙壁时就蜂蛹着跑走了,现在此地只剩下中原中也、夏油杰和陀艮。
  黑红色的污浊纹路不断向上攀爬,蔓延至橘发少年的全身,他开口,嘴里吐出的却是含糊不清的低吼。
  陀艮一半的身体几乎都被打碎了,夏油杰不允许他开领域,此刻,红色r_ou_虫一样的咒灵有些瑟瑟发抖地躲在远离中原中也的角落,远远看上去居然有点委屈。
  脚下传来了列车进站的声音。
  夏油杰看着不远处丧失理智的少年,眉眼逐渐带上了满意。
  要是那位‘老鼠’君说的没错,太宰治现在应该已经离开车站,去拦路救被咒术界上层带走的织田作之助了。
  目前在现场的咒术师,根本没有第二个能救下中原中也的人。
  夏油杰自认没有足够的实力压制咒灵化的中原中也,但也不需要他亲自出手,虎杖悠仁此刻已经被喂下了两面宿傩的手指,以中原中也此刻丧失理智的样子,两面宿傩和他必有一战。
  虽说如此,他也并不完全相信‘老鼠’,真人对太宰治抱着深刻的恨意,他特意让真人去站口拦下两人,就隐隐带着将苗头扼杀的意味。
  现在一切进展顺利,只需要最后一步——封印五条悟,就大功告成了。
  “走吧,陀艮。”
  他转身离开,路过瑟瑟发抖的红色咒灵时,含笑看了他一眼,手上那枚奇异的白色立方体上描绘着眼睛的图样。
  橘发的少年无知无觉,和自己的理智做着无谓的斗争,被一人一咒灵丢在了无人的楼层。
  地下五层,由于伤亡太过严重,五条悟迫不得已,做了一场豪赌,展开了0.02秒的生得领域。
  孤军奋战的白发最强以一己之力,在生得领域结束的三百秒内,解决了整个楼层所有被改造过的人类。
  他手中提着扭曲的r_ou_块,踩在满是污泥的血泊中,缓缓从目光呆滞的人群中走出。
  往r.ì如太空般纯粹悠久的蓝色眼眸,此刻被冰冷的寒意浸染。
  周围的空气都带上了冰冷。
  当啷。
  白色的盒子突然被丢在了他的脚边。
  下一秒,盒子上六面禁闭的眼中倏地挣开,所有的眼球在一瞬间锁定了身侧的最强。
  “!”
  五条悟被陡然拉成长条的r_ou_块死死困在了中间。
  “悟,好久不见。”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苦夏,曾经的挚友笑着向他走来。
  五条悟恍惚在耳边听到了蝉鸣。
  三年的青ch.un一晃而过。
  下一秒,白发最强的目光带上了被冒犯的不爽,声音冰冷:“乱用别人的身体也该有个度。”
  “嗯?被发现了?”
  夏油杰满不在意,收起了刚才伪装出的笑容,“六眼吗?”
  五条悟没有理他。
  被牢牢禁锢在原地的最强看着昔r.ì的友人,突然扬起了一个张扬的笑:
  “杰,你还要让别人控制自己的身体多久。”
  夏油杰的右臂猛地以一个扭曲的角度抓住了自己的喉咙。
  披着袈裟的男人自己掐着自己的喉咙,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然而,他嘴角的笑意却仍旧兴致勃勃,“身体本身居然还有意识吗?”
  “不过,很可惜。”
  披着袈裟的男人扯出了一个诡异的笑脸。
  六面都刻画着眼睛的白色盒子突兀地在空中展现。
  瞬间察觉到不对,五条悟刚要尽力还击。
  下一秒,原本站立的白发最强失去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白色的正方体轻轻掉落在地。
  原本死死掐住脖子的手臂像是失去了力气,垂落在夏油杰的身侧。
  披着袈裟的男人轻笑出声,向前几步,蹲下身体,向着狱门疆伸出了那只完好的手。
  【瞬间移动(初级)已使用,共消费300coin】
  一只裹着绷带的纤细指尖先他一步夹起了狱门疆。
  ——太宰治。
  夏油杰瞬间向后几步,避开了太宰治可能触碰到的范围。
  “嗯……虽然有感觉在吸取咒力,但好像没有要放出来的意思。”鸢眼的少年没去管突然后退的夏油杰,他将狱门疆放在耳边,上下摇了摇,“喂?——五条先生在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