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穿越言情 >

沙雕影帝觉醒了 作者:守约(上)

时间:2021-11-25 15:44标签: 穿书 强强 年下 娱乐圈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视角:主受 作品风格:轻松 正文已完结,养肥可宰啦~ 【本文文案】 一场车祸,让影帝班准觉醒了自我意识,发现他所处的世界竟然是一本ljj的狗血文。 目前,他的辉煌战绩包括但不限于: 威逼强娶主角攻、欺负同为演员的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视角:主受
  作品风格:轻松
 
 
正文已完结,养肥可宰啦~
  【本文文案】
  一场车祸,让影帝班准觉醒了自我意识,发现他所处的世界竟然是一本ljj的狗血文。
  目前,他的辉煌战绩包括但不限于:
  威逼强娶主角攻、欺负同为演员的主角受白之、手握天价片酬还与异父异母的哥哥抢家产。
  最后被坎坷相爱的主角攻受和自家大哥联手对付,
  不仅丢车丢房,气得父母双亡,还因为偷税漏税、杀人未遂等罪名被送进监狱,坐穿牢底凄惨而亡。
  而现在剧情已经走到了他强娶主角攻的第二天,
  在从片场回家想要跟新婚爱人你侬我侬的路上遭遇车祸,
  此时,他刚脱离危险,睁开眼睛,
  身世凄惨的主角攻正站在他的床前,目光y-in鸷地盯着他的氧气管。
  想到自己与其被主角攻受联手弄死,还不如主动牵根红线,留条狗命,
  班准张口就来:“老荣,你要老婆不要?”
  正琢磨拔管的荣潜:“???”
  *
  传言影帝班准疯了。
  明明家有娇夫,却对同剧组的白之恭恭敬敬,“之之,你想不想谈恋爱啊?你觉得我先生怎么样?”
  面对父母,护夫得声嘶力竭,“爸妈,今天有我在,谁也别想让荣潜洗半根筷子!”
  对峙大哥,他把一摞摞片酬用麻袋扛来,“大哥,钱都给你,够不够大哥,够不够?”
  白之、父母、大哥:“???”
  *
  班准躲在厕所给社交APP上新认识的小狼狗打电话:
  “宝贝别急,再等等,我马上就能离了,我有医保社保,还有……”
  门外传来凉飕飕的声音,“一个73公斤级柔道七段的丈夫。”
  班准:π...π
  1V1,双C,HE
  =3=阅前指南=3=:
  1.年下年下年下攻哟
  2.无原型无原型无原型
  3.略沙雕的无逻辑小甜饼
  4.球球不要杠,杠就是你对
  5.我看起来是不是话有点多呀
  6.可是人家就是喜欢跟你说话嘛
  专栏预收新文小甜饼《小可怜影卫揣崽了[古穿今]》球收藏呀,无缝开新文哟
  双C,1V1,HE小甜饼
  立意:热爱生命
  内容标签:强强,年下,娱乐圈,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班准,荣潜|配角:专栏已完结《绿茶小男友把我攻了[穿书]》小甜饼|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好爱我
 
 
第1章 老荣,你要老婆不要?
  京海市,一月。
  京海影视城西区停车场。
  刚站定在巴博斯车前的班准拂掉落在锋利眉尾处的雪晶,对着后视镜用曲起的指节蹭了蹭脸上已经卸得芨删坏牡鬃保吸吸鼻子摘下墨镜,坐进了驾驶室。
  助理甄不甲规矩地站在A柱边上,等着自家老板的吩咐。
  “滴眼液。”
  班准朝车窗外伸出手,另一手烦躁地弹开放在中控边上的墨镜,然后拉下遮yá-ng板,对着淡黄灯光下的镜子拨弄着眼尾的倒睫。
  他睫毛原本就长,又浓密得像把小扇子,刚刚戴着墨镜从片场出来的时候,睫毛不小心碰到了镜片,戳得他眼尾刺痛发痒。
  甄不甲紧忙从包里翻出班准常用的滴眼液,双手递了过去,偷眼观察着自家老板的表情,随时提防他会发怒。
  班准如墨的黑发被一丝不苟地尽数拢在脑后,额前散落几缕碎发,更显他眉目舒朗得好看。
  这是班准在今天这部戏里的造型,不过他懒得洗掉再吹干,索性决定直接回家洗个澡。
  因为他要抓紧时间,趁天黑之前开车回家。
  家里还有他惦记多年、花了几个亿的彩礼才在昨天娶回来的伴侣。
  班准时刻惦记着刚跟自己结婚一天的心头肉,更何况,心头肉的胳膊还受着伤,他得回家照顾他。
  甄不甲自从班准出道以来就跟着他,无论是公司事务还是行程安排,都为班准布置得井然有序,从未出错。
  “准哥,下雪了,我帮你开回去吧?”
  甄不甲说着就要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却被班准摇头阻止,“你回去吧,咱俩不是一个方向,我自己没问题。”
  对于班准开车的技术,甄不甲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值得他担忧的,只是班准家中的那位……
  一周前,班准突然十分给面子地跟甄不甲说,他要结婚了,对象是从小住在他家隔壁的竹马。
  作为从演艺圈的马里亚纳海沟里爬出来、这段日子刚有点起色的影帝,班准显然是不应该现在公布婚讯的。
  经过甄不甲哭天抢地的劝阻,班准终于勉强接受了建议,决定用隐婚的方式来保护他的爱人。
  但是对照着跟了班准多年的经验,甄不甲知道自家影帝就算是跟那位结婚,也只是孤独的一厢情愿。
  那位要是没有家道中落,定然轮不到班准来献真心。
  看着班准的车尾灯消失在视线中,甄不甲的右眼皮莫名地跳了两下。
  。
  看着周围逐渐变暗的天色,班准也跟着将车速提得更快了些,同时漫不经心地琢磨着到家之后,他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对待自己冥顽不灵的新媳妇儿。
  昨天刚领完证,班准就有一场外景急需他本人到场,所以就忍痛错过了洞房花烛夜。
  不过就算班准昨天没有工作,单靠他一人之力,恐怕也难以让两人顺利圆房。
  因为他娶回家里的那位,在体型上并不和“娶”字相匹配,即便伤了手臂,也不是能容忍班准为所欲为的虚弱程度。
  红灯亮起,班准踩下刹车,挂到空档,疲惫地靠在椅背上闭眼休息,同时默默数着红灯的读秒,心里头想着如何让那人乖乖听他的话。
  突然,车外传来一阵专属于重型货车的轮胎尖啸声,在班准来不及反应的瞬间,便疾速靠近了他已经踩下刹车的停止线内――
  货车的车头已经扭转,车后的集装箱却甩了过来,硬生生挂住了班准的保险杠,拖拽着车身不受控制地翻滚起来!
  “哧――――”
  “嘭!”
  视线里的景物天翻地覆。
  血气弥漫在班准的鼻息中。
  ***
  “滴――滴――”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的声音才逐渐清晰起来,让班准意识到自己似乎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是心电监护仪的声音。
  “呼……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