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穿越言情 >

沙雕影帝觉醒了 作者:守约(中)

时间:2021-11-25 15:43标签: 娱乐圈 穿书 强强 年下
第30章 是你在我床上 看什么呢? 班准清冽的声线将荣潜从发呆的状态里拉了回来。 看着荣潜魂不守舍的样子,班准不禁有点内疚。 都是因为他之前的做法,才让荣潜与家人分隔两地,就连过年都不能相聚在一起。 倒不如真的狠狠心,多给外婆做一些心理工作,索性
第30章 是你在我床上
  “看什么呢?”
  班准清冽的声线将荣潜从发呆的状态里拉了回来。
  看着荣潜魂不守舍的样子,班准不禁有点内疚。
  都是因为他之前的做法,才让荣潜与家人分隔两地,就连过年都不能相聚在一起。
  倒不如真的狠狠心,多给外婆做一些心理工作,索性彻底放他自由好了。
  荣潜对仙女棒这些东西自然是没有什么兴趣,只不过因为帮他点燃烟花的人,他才硬生生地捏着那秀气的细铁丝,看着它从顶端一路燃烧殆尽。
  露台上的冷风吹得荣潜都感到了不轻的凉意,更别提大病初愈的班准。
  荣潜将手中的铁丝整齐地并拢在一处,用包装盒再次将它们装好,抬眼看向班准:
  “看星星。
  听到荣潜的回答,班准惊讶得微微张开嘴巴,也跟着转头朝晴朗的夜空看去,然而当他再回过身来的时候,荣潜似乎在他眼中看见了一闪而过的……遗憾?
  荣潜从来都不是个容易好奇的人,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个青年,他罕见地想要将这件事问个清楚明白。
  “你……”
  没想到班准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你快进去吃饭吧。”
  班准出来的时候并没忘记带烟灰缸,把小烟花送给荣潜之后,他又慢吞吞地端起了烟灰缸,背风往里面掸掸烟灰,眼睛没再去看荣潜:
  “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没有标记的那个是白菜馅的,你不爱吃就放到一边……”
  “一起吃吧,”荣潜直接打断了他,在班准诧异地回过头看他的时候,又重复了一遍,但却有点不好意思似地,“年夜饭,总得一起吃吧。”
  班准被烟灰烫了一下,但心中的震惊远比他受到的灼烧感更甚。
  看来他这段时间对荣潜的善意总算是有了回报。
  这位不苟言笑的祖宗竟然能主动邀请他吃饭。
  不过这样也挺好,他就不用半夜饿着肚子起来找饭吃了。
  班准碾灭剩了小半根的烟,拢拢身上的外套,主动走在荣潜的前面:
  “成,过年了,都开开心心的。”
  趁着荣潜把饭菜端到桌上的工夫,班准忙到酒柜前挑了几瓶珍藏多年的好酒放在茶几上:
  “在这儿吃饭吧,春晚马上就要开始了。”
  说完,像是怕被荣潜拒绝一样,班准忙搬出自己认为有道理的理由对他说道:
  “年夜饭就是要看着春晚吃才有味道。”
  荣潜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吃饭方式,他觉得不是很整洁,甚至是有点邋遢。
  可当他看到已经落座在地毯上的青年,荣潜却不由自主地朝他走了过去,俯身放下手中端着的菜,转身又去取其他的,算是默许了班准的建议。
  新鲜,而且看起来也挺有意思的。
  拿着餐具屈腿坐在班准身侧时,荣潜发现自己左手边已经放了个杯子,里面装着浅色的酒液,被客厅的吊灯照得五光十色,倒真的显得有些诱人。
  “晚收甜白葡萄酒,度数不高。”
  班准轻轻推了一下杯身,见杯子碰到了荣潜的指节,才抿抿嘴唇,示意他道:“你已经成年了,该学着喝点酒了。”
  原书中的主角攻到最后是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这么一个主儿,但书中却没有过多描写大佬在幼苗时期的成长,例如如何学会了喝酒,或者是那方面的无师自通。
  班准自以为帮助荣潜点亮这一技能树肯定是需要什么契机,而今晚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成为主角攻的一夜恩师,日后他对自己下手的时候,应该就不会那么凶狠了吧?
  看着晶莹尥傅谋子,荣潜似笑非笑地看了班准一眼。
  其实他并不是不会喝酒。
  相反,他酒量好得很。
  只不过他不太明白班准此时让他喝酒的用意,于是还算礼貌地拒绝道:“我不太会喝酒。”
  班准看出了荣潜眼中的警惕,端起自己的那杯朝他笑笑:
  “我先干为敬,你随意就好。”
  说完,便仰头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班准的喉结形状很好看,好看到适合出演所有需要颈部入画的广告。
  吞咽的时候,喉结在薄薄的白皙皮肤下轻轻滚动着。
  荣潜叩在茶几上的指节不自觉地蜷紧。
  喉咙也有点发干。
  在心里用“别人敬了酒他却不喝的行为实在太不礼貌”的理由说服了自己,也跟着端起了那酒杯,顶着班准有些惊讶的目光,也喝了个干净。
  他倒想看看这人想要做什么。
  班准的心情看上去不错,可眉宇间却像是有忧虑,说不上他到底是开心还是难过,总之酒是一杯接着一杯,红的喝完了喝白的,晚饭却没吃几口。
  “我酒量……相当可以,一般人喝不过我……”
  班准的眼底已经染上醉态,氤氲了一层淡淡的水汽,侧身用手肘搭在茶几上,拄着侧脸笑盈盈地看着荣潜。
  说着,他从地毯上站了起来,踉跄着走到落地窗前趴在玻璃上,给荣潜指指不远处的几栋大楼:
  “那儿,那儿,还有那儿的地皮,都是班氏的,都是我……”
  班准回过身来骄傲地指指自己的鼻子,“都是我喝下来的……”
  意识到自己有点胡言乱语,班准迷茫地摇摇头,垂眸眨着眼睛纠正自己:
  “都是我谈下来的。”
  有了前面的铺垫,荣潜也就知道他是用什么样的方式谈下来的了。
  平日里站在落地窗前,倒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只不过班准此时醉着站在这里,便着实让人有点不放心。
  荣潜看他晃晃悠悠的样子,急忙放下酒杯跟着走了过来,扶住班准的手臂:
  “你喝醉了。”
  班准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拍拍荣潜的肩膀:
  “醉?我从来就没尝过醉的滋味儿。”
  狂妄自大,前几天在富丽堂皇被人灌得妈都不认识的难道不是他?
  班准的眼神看上去有点疲惫,他缓缓呼出一口气,眨动着晶亮的眸子,仰头看着荣潜,像是想要对他说点什么,却m尔一歪头靠上了荣潜的肩膀。
  荣潜扶着他的动作一僵,忙去看怀中人的脸。
  “班准?”
  班准迷迷糊糊地在荣潜肩头蹭了蹭微痒的眉尾,睁开眼睛若有所思地盯着荣潜看了一会儿。
  半晌,才在荣潜的注视下,慢吞吞地伸手扯住了荣潜的衣襟,示意他跟着自己过来。
  然而荣潜的手脚却突然有些彻铡
  ……班准刚刚抬起头的时候。
  荣潜还是没能缓过神来,抬手碰碰自己发烫的耳廓。
  刚刚班准的唇瓣……似有若无地剐蹭到了他的这个地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