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穿越言情 >

穿成女神像怎么破+番外 作者:长鱼即墨(三)

时间:2021-11-25 15:05标签: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强强 史诗奇幻
第084章 阿赫特 当第二批救灾物资从王城而来, 抵达迪西蒙时,灾民救济与灾后重建的工作都已经踏上正轨。 这就意味着,艾琉伊尔来此的目的达成, 而王太子赈灾的使命也可以就此结束了。 王女决定率领商队离开,前往这场漫长旅途的最终目的地――阿赫特。 罗穆
第084章 阿赫特
  当第二批救灾物资从王城而来, 抵达迪西蒙时,灾民救济与灾后重建的工作都已经踏上正轨。
  这就意味着,艾琉伊尔来此的目的达成, 而王太子赈灾的使命也可以就此结束了。
  王女决定率领商队离开,前往这场漫长旅途的最终目的地――阿赫特。
  罗穆尔则打算与运送物资的车队一同返程。
  两队车马一前一后, 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相继驶出了迪西蒙城。
  出发之前,艾琉伊尔命人打造出白银质地的王室纹章, 将其镶嵌在马车上,到了这一步,商队护卫的身份不必再被提起。
  她将作为王女重返王都。
  宽大敞亮的马车内。
  洛荼斯将一条毛茸茸的纯白缎带覆在眼睛上,背靠软垫,微仰着头闭目养神。
  一只金雕自天空俯冲而下, 即将落地时收拢双翼,停在了车窗上,一双尖锐有力的爪子抓紧了窗栏, 探头探脑地往里看。
  “你的食物在这里,谢普拉。”王女坐在洛荼斯身边,对不知多少次停错了位置的金雕说。
  金雕歪了歪头, 试图亲近神灵的本能终究没有敌过对食物的渴望, 刚要飞到另一侧的窗户那里, 这个位置就被她的姐妹占据。
  另一只金雕从艾琉伊尔手里啄起肉片,仰脖吞下, 还从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嘲笑。
  金雕谢普拉不甘示弱,回敬更大的鸣叫声, 有来有往。
  以两只金雕的吵架作为背景音, 洛荼斯开口道:“是不是快到王城了?”
  沿途的道路开始变得平整宽阔, 显然已经驶上了大道。
  艾琉伊尔点了点头。
  她嘴角带笑,眸光并无多余的波澜,心态非常平稳。
  阿赫特是霍斯特所属势力盘踞的中心,艾琉伊尔仅带了一支亲卫队就回到这里,无异于一场豪赌。
  风险是存在的,但这也是一种保护――谁会相信随身仅有亲卫队的王女会有夺位的心思?
  霍斯特格外注重自己的声誉形象,要是想不顾及旁人眼光地对艾琉伊尔下手,他自己就得先掂量掂量。
  当然,艾琉伊尔也没想就这么在王城成事。
  王女之名所能起到的作用比较有限,她最大的优势依然在军中,会接下霍斯特的召令返回阿赫特,无非是想最大限度利用好自己的身份,弱化争斗后期的阻力。
  很冒险,但只要能成功……
  “说起来,最近都没有刺客动手。”
  莫非是霍斯特终于想通了,不再浪费人手?
  艾琉伊尔回过神:“或许是顾忌罗穆尔,也有可能觉得我即将抵达王城,没办法在他的地盘上掀起风浪,所以干脆等我到了再说。”
  也说不定另有所图。
  什么样的图谋,才会让霍斯特放弃沿途刺杀?
  想到某种可能性,艾琉伊尔唇角一压,眼中闪过厌恶的情绪。
  无论如何,随机应变就是了。
  此时到王城还有一段距离,洛荼斯将毛绒缎带从眼皮上拿开,仔细叠好放到一旁。
  “下棋吗?”
  瑟沙特棋盘摆在两人之间,兽头棋落在局上,没暗藏什么杀机,节奏悠闲。
  以至于棋子都不像是在交锋了,而仿佛是一群小动物互相拜访闹着玩,给棋盘蒙上了一层轻松的童话氛围。
  “洛荼斯,再过几天就是造物日。”
  “嗯。”
  “民间都说造物日是主神诞生之日,也就是说,是您的生辰?”
  洛荼斯执棋的手在半空中顿了一下。
  造物日是每年的第一天,民间也叫神诞节,传说八位主神和世界就是在这一天自原初之水中孕育。
  “应该不算。”洛荼斯回答。
  “那您有生辰吗,是什么时候――早春的祭典那天?”
  兽头棋落在格子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碰响。
  洛荼斯当然有生日,不过并非是作为神灵的诞辰,那是为人时的回忆。
  年复一年,一成不变的宴会,被打扮得像个完美的标志,所说的任何话,所做的任何事,都不能有半点疏漏。
  尽管认可生日对于他人的意义,也很愿意在这种时候送上祝福,但对洛荼斯自己而言,她并不喜欢。
  沉默只是一瞬,洛荼斯轻描淡写道:“没有。”
  “这样啊,本来还想在您的诞辰那天,送您一点特别的供奉……”
  洛荼斯略感好奇:“是什么?”
  王女立刻指向自己。
  “不收,你还是在人间待着吧。”
  洛荼斯低笑,神情难得有些促狭。
  这不是王女第一次突发奇想,要把她自己送出去了。
  最近一次还是在几天前,迪西蒙审判日那天入睡前,艾琉伊尔再次开始筹划未来,表示这种贪官污吏虽然不能完全杜绝,但绝对要严厉打击,越少越好。
  洛荼斯安静地听完,若有所思道:“这算不算是对神灵誓愿?”
  王女则说:“不仅这次是,我对您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
  就好像其他很多神话体系中所描述的那样,在索兰神话里,向神灵誓愿而不达成,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洛荼斯什么都没说,艾琉伊尔就已经一本正经道:“如果以后有任何一项没有达成,我就把自己供奉给您。”
  那时候,洛荼斯摇了摇头,只当是孩子气的话。
  而现在,同样的话又说了一遍。
  听到“不收”的回答,艾琉伊尔抬眼,一双眼尾上翘的剔透眸子注视着神灵,似有些委屈:“您没法不收。”
  “这又是为什么?”
  “我本来就是您的……信徒,您总不能让我改换信仰。”
  “哦――把我的信徒送给我,王女殿下果然狡猾。”
  洛荼斯神情沉静,要不是看眼神里闪动的笑意,没几个人能看出这是个玩笑。
  艾琉伊尔勾起嘴角,笑容显得颇为无辜。
  然后落棋。
  一只狼头棋毫不留情地吃掉了鸟首棋,风格陡然一变,小动物互相串门的轻松气氛被打破了。
  洛荼斯的注意力顿时移到了棋盘上,两人你来我往,开始上演一场动物世界大逃杀。
  直到最后,艾琉伊尔用张口露牙的狮首棋攻入洛荼斯方的巢x_u_e,与此同时车窗外传来勒娜的低声提醒:
  “殿下,洛尔嘉小姐,阿赫特快到了。”
  艾琉伊尔稍微抬高声音:“知道了。”
  随后开始整理棋盘,口中还道:“表面上是您输了,其实输的是我。”
  洛荼斯失笑:“嗯,让我听听你的瑟沙特棋新解。”
  王女振振有词:“您看,我的兽王落进了您那边的巢x_u_e,这边群棋无首,如果是在真实的兽类丛林就已经败了,只能并入您的兽群,任凭驱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