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穿越言情 >

穿成女神像怎么破+番外 作者:长鱼即墨(四)

时间:2021-11-25 15:04标签: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强强 史诗奇幻
第128章 亵渎与背叛 王廷之侧的政务房之中, 一场激烈的讨论刚刚落下帷幕。 萨努尔族来袭的军情急报送到之后,艾琉伊尔立即召开临时廷议,商议该如何应对这场意料之外的突袭。 各项事宜议定之后, 众臣匆忙告退,离开时脸上的表情都谈不上轻松。 艾琉伊尔独自
第128章 亵渎与背叛
  王廷之侧的政务房之中, 一场激烈的讨论刚刚落下帷幕。
  萨努尔族来袭的军情急报送到之后,艾琉伊尔立即召开临时廷议,商议该如何应对这场意料之外的突袭。
  各项事宜议定之后, 众臣匆忙告退,离开时脸上的表情都谈不上轻松。
  艾琉伊尔独自静坐片刻, 继续垂首批阅文书, 看不出多余的神色。
  只是左手抬起,轻捻着护身符上的蓝玉髓珠, 暴露了内心的些许波澜。
  对于底格比亚城的城防布置,艾琉伊尔再清楚不过。
  过去,萨努尔族凶蛮粗暴,战力强悍,但始终没有形成完整统一的政权, 各部落也不是一条心,威胁也一直在可控范围内。
  作为索兰契亚西北部的第一道防线,底格比亚城兵力向来是足够的, 假如运用得好,完全可以做到固若金汤、牢不可破。就如同艾琉伊尔在军营中时做的那样。
  思及战报中描述的敌方阵势,艾琉伊尔很难对此时的战况持乐观态度。
  更甚者, 假如这次突袭背后有喀斯涅国的手笔, 假如对方想要速战速决――
  这封下午刚抵达王城的急报, 所陈述的其实是三天前的事。
  而现在。
  傍晚的夕光顺着政务房的天窗投落,被窗棱分散成几束, 在文书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影。
  艾琉伊尔凝视纸面,落笔批上朱红的字迹。
  不论如何急迫, 既定的事实无可改变。就算此时已经开始连夜布置, 王城军团整装待发, 最早也要到明日上午才能出动。
  再加上耗费在路上的时间,只怕来不及。
  希望底格比亚城后方的几座大型城池至少能主动派出一些援军,别只龟缩在自己的城市等命令。
  但以艾琉伊尔对那些贵族们的了解,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时间一点点流逝,天色暗淡黑沉。
  一阵倦意涌上,艾琉伊尔顿了顿,随即察觉到异样。
  虽然平时像上了年纪的大臣和贵妇人一样注意养生,但艾琉伊尔才二十来岁,精力充沛,很少犯困。
  现在这是怎么……
  无形的风掠过身畔。
  艾琉伊尔看不到,来自异国的梦境女妖飞落在旁,收拢起灰色翅翼。
  而在这之前,从那双翅膀上洒下的微小粉末,就如蝴蝶鳞粉般在房间内飘散,这是能让人类陷入睡梦的粉末,来源于喀斯涅人在古老神话中对梦神的幻想。
  “怎么还没睡?”
  梦境女妖等得有些不耐烦,按照神力特性,人类一沾染到她的粉末,就会立即倒地大睡,哪里需要等。
  数秒之后,艾琉伊尔执笔的手终于松开,羽毛笔掉落在桌面上滚了滚。
  她单手支着头,安静合眼,看起来像是在闭目养神。梦境女妖再三确认,才确定她是真的睡着了。
  “好吧,索兰契亚的王女。让我看看,你的弱点是什么?”
  梦境女妖满意地笑着,伸出形如鸟爪的手,在快要触及艾琉伊尔时猛地一震,骤然缩回。
  “怎么回事!”梦境女妖睁大眼,忽然注意到那枚静静垂落的护身符,恍然大悟,“原来是被索兰神庇护的信徒,难怪不能触碰梦境……”
  入梦,是神灵的专有权能,且只能入虔诚信徒的梦。
  梦境女妖是个例外,因着自身神职,她拥有以真身进入人类梦境的能力,然而面对被上位神划入庇护范围的信徒,也只能退而求其次。
  利用神力,幻化形影。引导出人类的贪婪、恶欲、放纵,等等一切的阴暗面。
  效果倒是差不多,可这么一来,就没法知道这个被珀尔路瑟大人点名的人类究竟有什么弱点了啊。
  梦境女妖撇了撇嘴,最终还是一扇双翼,落下另一种颜色不同的鳞粉。
  它们如同细雪,一沾上王女的皮肤,就如同融化似的消失了踪影。
  艾琉伊尔的眼睫轻轻颤动。
  她在做梦。
  又回到当初那天,北地森那城中某名贵族的花园。
  灌木茂盛,草地铺展,当地特有的花种花期快要结束,是盛开最热烈的时候,灿烂如织锦。
  两条细长扭曲的毒蛇尸体僵卧在地,其中之一就在不远处,利剑将它钉死在地上,无声无息。
  艾琉伊尔听着曾经说过的剖白话语,再一次从口中吐露。
  “因为把这当成了梦,我才会亲吻您,毫无顾忌地。”
  “我很清醒,一直都是。”
  “知道这些,您还是不想对我说什么吗?”
  这一回,没有勒娜赶来打断。
  洛荼斯静立在艾琉伊尔面前,神情有片刻怔然,之后才温温和和道:“这些,只是我们过去的相处带来的错觉。”
  “你既然没事了,我们就应该分开一段时间,也好让你冷静冷静。”
  “然后你就会发现,没什么大不了的。好不好?”
  怎么可能没什么大不了,怎么可能无所谓……怎么可能是错觉?
  那这四年来,折磨她的都是些什么?
  艾琉伊尔垂眼,掩去眸中渐沉的暗色。
  这很不应该。
  然而索兰王室从血脉里流传下来的疯劲儿,在素来知晓忍耐克制的艾琉伊尔身上,似乎只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战场,二是感情。可偏偏在这两件事物上,从来都不是只要付出一切到发疯的地步就能获胜,它们没有公平可言。
  面前的河流女神见她没有作声,略一点头,转过身就要离开,裙角浮动披帛微曳的背影,又像是燃起一簇森白的烈焰,径直灼向眼睛。
  背影。
  她真是看够了这样的背影。
  艾琉伊尔上前一步。
  她没有注意到,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细小粉末环绕在周身,仿佛能勾出一直以来压抑的东西。
  地上的毒蛇似乎在此时活了过来,身躯缠绕盘动,蛇存在于这片C_ào地,也存在于艾琉伊尔心底,肆意滋生,舞曳着。
  索兰契亚人认为,毒蛇是反面,是应该被人深恶痛绝的动物,y-in险,狡诈,剧毒……同时也象征剧毒的恶欲。
  当谁使出毒辣的伎俩,或者对神灵不敬,就会有人指责他:“你这条毒蛇!”
  艾琉伊尔现在觉得,她大概就值得这么一句喝骂。
  脚尖不受控制、或者说非常诚实地,一步步靠近那道背影。
  抓住她。藏住她。
  毁去所有神庙,遣散所有祭司,让她成为我一个人的神。
  没有任何事物能将洛荼斯从我身边夺走,哪怕是她自己。
  不会再被丢下了。
  但是……但是。
  真的能这么做吗。
  艾琉伊尔的足迹还在往前,唇间溢出一声极轻的叹息:“洛荼斯。”
  梦境女妖不得不待在外面,百无聊赖地等待结果,忽然间,她竖起狭长尖锐的耳朵。
  “我没听错吧,洛荼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