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穿越言情 >

穿成女神像怎么破+番外 作者:长鱼即墨(五)

时间:2021-11-25 15:03标签: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强强 史诗奇幻
第169章 各方 过去, 信奉野狐的萨努尔部落颇为强劲有力,倘若不是喀斯涅暗中帮助,它很难在短短几年内就被萨努尔王的部落收服。 当萨努尔各部统一, 野狐神也自然而然归于乌拉坎之下,但他的信徒仍存, 实力在萨努尔神系之中应该仅次于狼神和秃鹫。 之所以说应
第169章 各方
  过去, 信奉野狐的萨努尔部落颇为强劲有力,倘若不是喀斯涅暗中帮助,它很难在短短几年内就被萨努尔王的部落收服。
  当萨努尔各部统一, 野狐神也自然而然归于乌拉坎之下,但他的信徒仍存, 实力在萨努尔神系之中应该仅次于狼神和秃鹫。
  之所以说应该, 是因为这只是洛荼斯的猜测。
  萨努尔神系和另两个神系都不同,整个神系目前只有五尊神o, 分别是大大小小十来个部落的图腾,其他兽首神早已在过去的岁月里消弭,随着信仰k们的部落一起。
  这些长着兽头的家伙,力量也比较特殊,如果是索兰神, 从神职称号就能联想到神权范畴,而萨努尔神以动物命名,神权却和动物扯不上什么关系。
  k们象征着萨努尔部落崇尚的精神, 抑或对生存必需事物的向往和寄托。
  譬如狼神,萨努尔族信仰乌拉坎,敬佩现实中的狼群, 可也驱逐狼, 狩猎狼, 将狼群作为珍贵的食物。
  在他们看来,狼神意味着强悍、好战、狠性和掠夺, 同时还是团结共进和牺牲精神的代名词。
  至于野狐神,尽管他顶着的狐狸头看起来有点呆, 但和大多数人概念里尖脸圆眼的狐狸一样, 他也被赋予了机敏狡黠的特质。
  洛荼斯有理由怀疑, 这种认知的形成有受索兰文化影响的因素,毕竟索兰文明兴起最早,而萨努尔荒原狐的长相……实在很难和聪颖扯上关系。
  战场空间内,野狐神竖着耳朵,警惕地看着洛荼斯。
  然而,或许是因为那张狐脸太面无表情,又或许是因为狐神的眼睛太眯缝,洛荼斯总有种被嘲讽的错觉。
  ……是错觉吧?
  野狐神张了张嘴,又张了张。
  “你干嘛总盯着我看?”
  作为神o,照理说不会太关注人类的审美,身边的同类只有寥寥几个,没谁会管他脸方不方,眼睛小不小,长相是否魔性。
  大家都长着兽头,谁笑话谁呢。
  问题是,野狐神曾经遇见索兰的爱神,自认为被单方面嘲笑过,时隔多年再遇索兰神,竟然还是被盯着脸看,这让神如何能忍!
  洛荼斯想了想:“抱歉?”
  野狐神大声发出嘤嘤的叫声:“我忍你们索兰神很久了――”
  洛荼斯:“……”
  萨努尔神是不是都这么暴躁。
  洛荼斯几乎要以为,野狐的机敏狡诈只是人类传说的标签,与实物并不相符。
  眼前忽然一空,野狐神话说到一半,那嘤嘤嗷嗷的尾音还在空气飘荡,身形却转眼变为快得看不到的残影,直向洛荼斯跃来。
  下个瞬间,嘭的一声闷响。
  狐神不知什么时候变为兽形,狠狠撞上冰筑的厚墙,但这透明的壁障只是暂缓,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狐神跃起又落下,不断用头部高速撞击冰面。
  很快,冰面就随着脆响裂开。
  洛荼斯眼神微沉,破碎的冰凌化作水团,裹挟着狐狸向后退去。
  野狐神那双眯缝眼死死地盯着她,仰头发出一声嘤叫。
  水团之中的身影顿时消失不见,与之相对,下方的大地上,无数只荒原狐从各个角落钻了出来。
  树林间,草丛里,空无一人的人类建筑边缘。
  它们长得一模一样,神力波动也毫无差别,每隔一小段距离就能看到一只,就这么歪着头抬眼看着洛荼斯,发出挑衅似的叫声。
  简直就是种精神污染。
  又仿佛某种施加在视觉和听觉上的神力威压,试图对洛荼斯造成影响。
  河流女神不为所动,上位神威压这种东西,对属神而言很难承受,但对同等级别甚至更高级别的神灵,造成的影响约等于零。
  礼尚往来,如果河流主脉般的神势骤然压下。
  那些狐狸的面瘫脸看不出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有没有被威压影响到,只是从静止的精神污染刹那转为动态,无穷无尽的方脸狐朝天空涌来,几如草灰色的洪流。
  几乎同时,伊禄河水腾空而起,轻飘飘的透明水幕,携带厚重如水压的力量。
  洛荼斯曾经设想过的手段,比如抽干敌人的血液、以水封住敌人的呼吸,在神战中其实都没有什么实用性。
  抽干了血,神o也能以干瘪的身躯行动自如,封在水里,也只能起到控制效果,因为神根本不用呼吸。
  神灵的力量,生命,行动能力,似乎都来源于那枚形如宝石的神格。
  哪怕整个身躯都被摧毁,只要神格完好无损,k们就依然“活着”。
  在和索兰主神对战时,洛荼斯不能盯着神格打,面对不同神系的野狐,自然没必顾虑。
  放开来吧。
  不过在这之前……
  洛荼斯望着闪电涌流般的狐群。
  得先把有神格的那只找出来。
  ――――――
  比起无穷无尽的野狐神,另外两个神系其他神o的作战方式,也各有各的千奇百怪。
  隔壁开辟出的战场空间内,几乎被暴烈的日光耀满,如果有其他人在这里,恐怕只能感觉到满眼炫目的白光。
  视觉上的绝对压制,能完全盖过剩余的感官――除了触觉,因为太yá-ng也在炙烤皮肤。
  日光之下,喀斯涅山神静立不动,沉着坚实,一如他掌控的山峦。
  尽管温度已经升高到足以烫熟石面、熔融岩浆。
  “你总不能指望烤化我的神格。”
  山神平心静气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太yá-ng神平举双手,炽烈的白火团凝聚在掌心间,仿佛托着一个缩小的太yá-ng,“当然,不成功也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山神摇了摇头,默不作声地取下山脉头冠。
  这里没有大地女神,战场空间的索兰契亚大地到底也不是真实的土地,山川峰峦在异族山神的手下震动。
  “我们的神力在同级,就看谁更胜一筹。”山神说,用的是陈述句。比起整块的岩石,他更偏好沙砾,漫天遍地的沙尘卷裹,与照亮世界的光源对峙。
  太yá-ng神扬声道:“那就试试看――”
  话音未落,白色火团瞬发光雨。
  秃鹫神翅翼一展,避开千百道银闪闪的月芒。
  作为能和喀斯涅兽神、索兰太yá-ng神同台呛声的神o,这只长着秃鹫脑袋、同时附赠宽大羽翼的兽首神显然对挑衅很有心得。
  “这真的是光吗?”秃鹫神嘲笑道,“虽然你哥哥――太yá-ng神是你哥哥没错吧――很讨人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光比你有劲多了。索兰月神,你有在用全力吗?”
  安弥拉手持权杖,冷言道:“可是,现在一味躲闪的是你。”
  秃鹫神眼里闪过凶光:“我要是不躲,你就该哭了!”
  似乎是为了印证这句话,秃鹫羽翼展开,层层叠叠,尖锐如钢针的羽毛脱体而出,却没有了目标。
  这片空间被浓郁的黑暗笼罩,安弥拉的身形也难以寻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