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穿越言情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番外 作者:风吹南方(下)

时间:2021-10-28 13:54标签: 随身空间 种田 甜文he sc
第60章 60 霍亭晏没纠结多久, 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看小鲛人这么坦然的模样,应该没什么大碍吧?毕竟他在自己父母面前都已经没那么拘谨了, 而且到时候万一自己母亲没有催他们举行结道大典,那他现在说了也只是徒增小鲛人的焦虑而已。 林一然见对方还是不吭
第60章 
  60
  霍亭晏没纠结多久,  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看小鲛人这么坦然的模样,应该没什么大碍吧?毕竟他在自己父母面前都已经没那么拘谨了,  而且到时候万一自己母亲没有催他们举行结道大典,那他现在说了也只是徒增小鲛人的焦虑而已。
  林一然见对方还是不吭声,  不禁皱眉反问道,  “难道你在师尊和师母飞升前都不跟他们说?”他在心中暗忖,这可不是短暂的离别,是极有可能此生不复相见的,  先不说修士的飞升雷劫凶狠异常,就算是乐行老祖夫妇也不敢保证说自己能百分百的成功渡过,  他们成功飞升后,  他和富贵花也不一定能够成功飞升跟乐行老祖在上界相见。
  所以这都要分开了也不跟自己父母讲,霍亭晏这是打算白piao??
  霍亭晏看着对方盯着自己的眼神逐渐古怪,  赶紧开口说道,“肯定是要说的,你可是我认定了的人。”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只不过他们会不会说你是我的童养媳啊?”
  “啊?”林一然满脑子的质疑在这时候就是一僵,  像是没反应过来一般眨了眨眼,有些不可置信地反问了一句,“童养媳?”脑海里不自觉地翻出了关于童养媳的基本含义。
  应该说得是那种从小养在家里,等年纪到了就得给年纪老大不小,还讨不上媳妇儿的儿子做老婆。
  额,  这这这,倒也没说错……
  自己这x_ing别上虽然有些不太符合童养媳的概念,但是这x_ing质好像是这么个意思,从小养在家里。
  林一然微眯着眼睛暗自想着,  若不是知道霍亭晏孵化他之前想要的是一只坐骑,他还真要怀疑对方是不是从他小时候就打这个算盘了。
  不过,对方之前答应自己那会儿确实说,心悦自己,是喜欢自己的意思吗?难道对方好早之前确实就开始打这个主意了??
  他有些迷茫地想,那自己呢?喜欢这朵修真界唯一的富贵花吗?自己是因为单纯的不想离开对方才选择跟对方成为对象的,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呢?但是什么是喜欢呢?
  他有些想不通,又不太懂,自己从前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也没觉得自己对谁动过心,没有朋友给他作为参照物,他自然也就从来不知道‘喜欢’这种情感应该是什么样的。
  什么是喜欢呢?
  林一然暗自思忖起来,亲他的时候会拼命跳动的心脏能代表喜欢吗?看对方露出红耳根的时候自己心里升腾起来的满足感算是喜欢吗?见对方受伤前途堪忧时,自己满心的酸胀焦灼能代表喜欢吗?听到对方说愿意跟他在一起,尝试以男朋友相处时,自己心中那种尘埃落定的安定感和欢腾的喜悦感。
  能代表喜欢吗?
  他不太懂。
  “嗯。”霍亭晏瞄了一眼对方满脸沉思的神色,还是决定先打一针预防针,如果到时候母亲太突兀地提了这件事,小鲛人一时三刻没个准备怕是会错愕吧?
  “或许他们会催婚……”
  林一然还在满脑子想着喜欢的终极含义呢,乍一听这句话大脑又被卡当机了,“催婚?”可是这种事,如果真要成婚结道共度此生的话,不是应该由他们俩的其中一方提出来才可以吗?
  由长辈出面催着举行,似乎差了点什么。
  但是具体差了什么他又说不上来,就像在现代,若是父母催着结婚然后顺理成章结婚的,跟其中一方郑重其事地提出来结婚,似乎差了这不是一星半点啊。
  但是富贵花作为一个修仙界的‘古’人,这里好像也没有求婚这种说法,那要不就由自己准备一下?总好过到时候李汝意催着他们成亲吧?
  之前完全没有考虑要不要成亲的林一然,此时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关注点偏得厉害,也许在他的潜意识里,就没有跟霍亭晏会分开这儿选项,乍一听对方说父母会催婚,他就已经在考虑率先求婚的事儿了。
  而他身边的霍亭晏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小鲛人紧皱的眉头有松开来的意思,心里不禁打起了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听到自己父母会催婚就退怯了?
  还是觉得他们俩确定关系的时间太短,现在提结道的事会显得很唐突?
  两个人的脑子里都盘算着不同地事情,一时间穿云梭上寂静一片,但是没过多久,林一然就从沉思中抽离出来,皱着眉头满脸严肃地拿出手机,开始翻看着什么。
  霍亭晏不动声色地挺了挺背,眼睛瞄向对方的屏幕,小鲛人打开了淘三千,买啥呢?
  正当他打算再坐直点的时候,就见对方扭了个身,从侧面对着自己变成正对着自己,湖蓝色的瞳孔像是发现了自己的行为似的,带着揶揄地看了一眼,随后就又低头看手机了。
  只能看到手机背免得霍亭晏无语,心中抓心挠肝地好奇,他忍了忍,到底没忍住,试图伸头看手机,一边还说,“你买什么呢?”
  却见向来大方从不遮遮掩掩的小鲛人这次却伸手挡住了屏幕,甚至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霍亭晏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就这么一会会儿,小然居然有秘密了?!
  林一然正在淘三千里选戒指呢,虽然他现在身处修真界,修真界的婚礼或许有一套他不太了解的形式和流程,但是他在他的心目中,婚礼可以不需要西服,可以不要喜宴,不需要亲朋好友的祝福。
  但是却需要两枚一眼可以看出是一对儿的戒指,也许这枚戒指不像富贵花的手指上那些戒指似的有储物的功能,但是在他心中所蕴含的意义却跟那些不一样。
  他想要找个可以定制首字母的素戒指,但是淘三千中的戒指居然大多数都不带刻字服务的,找了几个科技社会的j_iao易软件都没找到,林一然有些郁闷,又找了几个科技社会后终于再一个上级科技社会找到了可以接定制服务的店。
  他在自己的名字中选了个然,给霍亭晏选了个晏字,发给客服后确认了过一会儿就能收到,林一然暗松了一口气,开始偷偷盘算自己可以再什么时候向富贵花求婚,见了师尊师母,取得他们通过过后再求婚?
  总不能他们一说,那老两口就会催婚吧?儿子找了个男妖怪,多少要有点考虑的时间吧,他虽然不确定霍故知和李汝意能不能接受他,但是能确定的是以那二位的涵养,哪怕心中不喜也不会给他难堪拆散他和霍亭晏的。
  如果不是知道那二位的为人,以他的社恐程度,一听见要去见父母估计能原地分手,但换成霍亭晏的父母,他却不知道为何可以泰然处之。
  霍亭晏眼神幽怨地看着一直再神游天外的小鲛人,不甘心地眨了眨眼睛,试图摆出最幽怨的眼神吸引对方的注意,“咳咳。”顺便加上声音的力量。
  林一然果然被咳嗽声唤回了神智,眼神聚焦后看向了他,霍亭晏赶紧摆出满腹幽怨的表情。
  “怎么了?”林一然眨巴了一下眼睛,也留意到了对方的小眼神,满眼的控诉与不满,回忆了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额自己似乎下意识地挡了下手机。
  惊喜嘛,当然要秘密进行,怎么能提前让对方知道呢?所以他这个怎么了是明知顾问的……
  “你刚刚买了什么?”霍亭晏可太知道小鲛人吃软不吃硬了,只要自己摆出软乎乎可怜兮兮的表情,保准儿一放一个准,所以他这话带了三分控诉,三分质疑,四分好奇,尺度把控得十分到位,力求一击制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