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穿越言情 >

种田之小夫郎发家记 作者:邓糖那(下)

时间:2021-06-10 21:56标签: 架空
第98章 这做戏的滋味真不好受【二更】 那你说怎么办? 反正我不管,你已经答应了我,我是一定要住到你家里去的,法子你来想,只要能住进去,你不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这蜂王今天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那逍遥自在的蜂王不做,却偏偏要跑到家里去帮别人做农
第98章 这做戏的滋味真不好受【二更】
  “那你说怎么办?
  反正我不管,你已经答应了我,我是一定要住到你家里去的,法子你来想,只要能住进去,你不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这蜂王今天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那逍遥自在的蜂王不做,却偏偏要跑到家里去帮别人做农活。
  ……咳咳,这灵蜂王的想法就是奇奇怪怪,跟我们凡人还真不是一路的。
  “若你真的想住进我家里去,那你就要听我的,首先你这个高傲的富家子弟的态度,就得要收敛。
  你见过那些帮别人干活的百姓都会这么高高在上的吗?
  你的态度就是要诚恳、谦虚点。
  然后第二个,你不能穿一身这么光鲜靓丽的绫罗绸缎。
  你看过哪个穿得这么体面的公子哥会去帮别人干活的。”
  “嘻嘻,这我还真没想到过,不过我听你的,我全部改,你帮我找套老百姓的衣服来呗!”
  “行,这两天你就在这边好好呆着,不要乱跑了
  可千万别让我那帮兄弟看到你,我明天给你找套老百姓的衣服过来,我会想个万全的办法出来,你就安心地待在这里。”
  何君心里已经想到一个将这谷清顺利带回家的办法。
  他平时不太会说谎,但为了这只帮助过自己很多的蜂王,何君就准备硬着头皮去作一场戏。
  反正他也知道这谷清有法力,因而这件事做起来就更容易了。
  何君俯在谷清耳边轻声说:“我想了个法子,你只要按我这个法子去做,我就可以把你顺利地带回家。”
  何君把他想的法子和盘托出,谷清不住地点头。
  “得嘞,我一定照你的话去做,我会全力配合你的。
  我已经把虫C_ào给你全采摘好了。
  还有,你看那些番红花又开始长了,过不了几天又可以长出一片。
  我说过你既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定会尽全力回报你的。”
  “看你说的,你谷清才是我何君这辈子的大贵蜂。
  认识你也是我何君这辈子的福气。”
  “啊,干嘛老说我是大贵蜂?
  现在我化成人形了,你该喊我大贵人”
  一个是未及弱冠的淳朴少年郎,一个是初成人形的傲娇灵蜂。
  两人年岁都不大,因而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也相处的挺融洽。
  其实何君也很喜欢这已化成人形的谷清。
  何君觉得他虽有些傲,但贵在很真实,也不矫揉造作,挺好。
  若把谷清带到家里去,家里又多一个这么有趣的“兄弟”,何君想想觉得也不错。
  翌r.ì,大家在天还未亮的时候,就驾马车来到月鸣岭,准备采摘新鲜蔬菜、果蔬。
  景文与远明则去水塘里网鱼再把鱼装到水桶里。
  何君趁大家没注意,偷偷拿了一套朴素的百姓衣服走到金桂树下,轻轻喊了声:“谷清。”
  谷清从蜂巢飞出,化成人形。
  何君将手上的衣服抛给他,又上前将他束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搞得凌乱了点。
  “快把这衣服换好,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还记到不?”
  “放心吧,绝不出岔子。”
  谷清很快地把衣服换好,然后他在树上随意摘了片叶子,接着他举起叶片,轻声念动法诀。
  何君就瞅见他手上就跟变戏法似的,那片叶子瞬间变成了一条白唇竹叶青蛇。
  谷清把这条白唇竹叶青蛇放在何君的腿边,朝何君点点头,然后谷清快速闪到树后躲藏好。
  此时这条蛇是不动的,因为Cào控这条蛇的人是谷清,谷清若念动法诀,蛇才会动。
  何君赶紧坐在地上,冲景文那边大叫起来。
  “啊,有蛇,有毒蛇,景文、童涛快来救我。”
  这一喊可不得了,正在做活的众人赶紧朝何君这边跑。
  景文心急如焚跑得最快,他也是第一个跑到何君身边的人。
  待景文与其他人快接近何君时,谷清便念动口诀,那条白唇竹叶青蛇便狠狠咬上了何君的小腿。
  就在何君惊叫之时,谷清装作一个路过的行人走出,他看到何君被蛇咬,马上冲过来施救。
  谷清一把掐住白唇竹叶青蛇的七寸,又随手捡起旁边的一块石头,就着蛇的七寸勐砸了下去。
  那“假白唇竹叶青蛇”扭动了几下细细长长的身子,接下去就变成软绵绵的了。
  景文大惊失色地扑了过来,他一把搂住何君连声唿到。
  “君,你被毒蛇咬了,快让我来吸出毒血。”
  景文把何君小腿上的裤子往上一拨,露出伤口。
  伤口周围的皮肤已经起了水泡,表面皮肤逐渐肿胀。
  这时谷清拦住景文。
  “这蛇有剧毒,你最好不要去吸,万一你口里有破损,很容易让自己吸入毒液。
  j_iao给我来弄,我以前经常捉这些毒蛇,我也曾被毒蛇咬伤过,我知道怎么救治。”
  谷清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条,在何君被蛇咬伤的腿上方扎紧。
  而此时何君为了配合谷清,也为了让这场戏更逼真,他无可奈何地装着昏迷过去。
  ……这老做戏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唉,为了你这只蜂王,我可真算是尽力了。
  谷清用手指直接在咬伤处挤出毒液。
  等把毒液基本挤出之后,谷清从怀中掏出一个水瓶,水瓶里养着几只大水蛭。
  他把水蛭放至何君的伤口处,让这些水蛭吸着何君未被挤出的残留的毒液。
  此时何君心里是崩溃的……啊啊,这个蜂王,只是让你做个戏而已,你还咋搞那么多道道?
  挤出假毒液就完事了,非要搞这个……我看了就害怕,心里就发毛的水蛭。
  现在竟然还放在我的腿上……我真要晕倒了。
  周边围着童涛、小荣、远明和几个帮工。
  他们个个都是焦急万分地看着受伤的何君。
  大家看着这陌生男子的“神Cào作”,皆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而景文更是烦躁不安,他焦急地问向面前正在施救的男子。
  “你这样真可以把这毒液给清除了吗?他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我以前专门捉毒蛇为营生。
  我也不知道被这毒蛇咬过多少回,但我有一套祖传的救治方法。
  别看这不起眼的水蛭,这可不是普通的水蛭,我特意放在加了灵液的水里培育的。
  它们一定会把这位小哥体内的毒液吸的一干二净,再加上我特意配置的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解毒药丸,保管放心,我一定会把他救回来。”
  谷清一边认认真真地说着,嘴角还露出一丝隐隐的兴奋和得意。
  ……这做戏的感觉还真爽,就胡诌一下,搞得这么一大堆人把自己当成神仙一样,嘻嘻,真有意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