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努努书坊 > 穿越言情 >

天家药娘(七)作者:今年霜降時分

时间:2020-07-13 09:27标签: 种田文 宠文
吞吞吐吐说不出来。 定远侯夫人比较沉得住气的性子都着急了,道:哎呀,而且什么?这有什么害羞的,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如果不是二皇子出门办差时间长,我都要着急你肚子怎么还没动静呢! 二皇子妃依然是红着脸嘴巴嗫嚅着,一直让定远侯夫人催促了多次,才
吞吞吐吐说不出来。
  定远侯夫人比较沉得住气的性子都着急了,道:“哎呀,而且什么?这有什么害羞的,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如果不是二皇子出门办差时间长,我都要着急你肚子怎么还没动静呢!”
  二皇子妃依然是红着脸嘴巴嗫嚅着,一直让定远侯夫人催促了多次,才声音很小的道:“虽然,虽然成亲之后那两个月天天来我屋里,但并不是……并不是天天……做那事……”
  定远侯夫人恍然明白了,好笑的道:“当然不是……咳咳,那样的事情并不一定要天天做,隔一天两天的没关系,二皇子也是忙人,之前每天上朝,不是说经常天黑了才回家?他是为了给皇上看看他的勤奋,你就要体谅……”
  “不是的!”二皇子妃看母亲始终不明白,着急了提了点声音,然后停顿了半天,才道:“并不是隔一两天,而是……而是,一个月才一回……女儿数着呢,真的是一个月才一回……”
  定远侯夫人终于眼睛眨起来了,道:“你是说成亲之后几个月,都是一个月一回?就是……夫妻之间的那件事?”
  二皇子妃满脸通红的,差点都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头一个月……还有两三回,后来,就,就是一个月一回……”
  定远侯夫人真的是吃惊至极,道:“你是说,成亲头一个月,才和你同房了两三回?!”
  二皇子妃红着脸摇头:“不是,是……他来我房里,只,只同床……”
  定远侯夫人已经不耐烦起来了,道:“你是想说,二皇子每天都和你睡一个床上,但是不碰你?!”
  二皇子妃松了口气,红着脸点头:“就是这样。”
  定远侯夫人真真气呆了!震惊又生气的看着她:“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我问过你两次,你都说没事?!”
  二皇子妃被当面责备,还是这么厉害的语气,她从小娇生惯养的,哪里受过,顿时委屈的眼睛都红了,道:“二皇子……也不是不碰我,我,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只当这是正常的……别人家也都是这样……”
  定远侯夫人真是气的无语,看着她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好半天才道:“正经的怎么也应该勤着点,不说天天,有时候隔一天两天的,那也是因为累,或者回来晚,或者去了侧妃姨娘的房里。你和二皇子才成亲,更应该天天儿……”
  说到这里真生气,道:“二皇子什么意思?!”
  这话是质问的谁?质问了没人回答,定远侯夫人又问道:“他是不是白天……或者睡前弄过别的女人?姨娘?丫鬟?”
  二皇子妃摇头:“女儿也怀疑,所以注意了一段时间,但一直没弄明白。二皇子他从朝上回来时间就挺晚的了,可经常的在前院书房还要待很长时间,有时候子时才回来。”
  定远侯夫人道:“那是公事太多了?”疑问的语气,好像是询问二皇子妃,不过又没有等她回答的意思,自己眼睛盯着别处,过了一会儿好像想到了什么,吃惊起来,道:“你府里……”
  顿了顿,想想这话怎么问,才道:“二皇子身边伺候的人,你可见过?”
  二皇子妃点头:“您是说小厮侍卫么?见过几个。”
  “长得什么样?”定远侯夫人顿了顿,干脆说明白了:“是不是面白又嫩,有些娘娘腔,甚至还有些……打耳洞,说话的时候脑袋喜欢左摇右摆的,看着都轻狂的很?”
  她问的这么直白,二皇子妃也听明白了,顿时脸也不红了,反倒是白了些,眼睛瞪大了好像有点怒气,睁圆了想了想,点头:“是,尤其是那个叫什么力的,长得就和女人一样,我听府里人说过,有一次二皇子喝多了,还叫他穿了女人的衣服给他看……我听着污秽,也没让人多说,就当不知道……”
  听女儿这么一说,定远侯夫人就断定了,真是气怔了,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叹了口气。
  
第736章  后宅的隐秘事
  
  定远侯夫人定下了神。
  其实这种事情并不至于叫她如此的震惊。贵族勋贵们有男宠,真不是多么叫人意外的消息。
  尤其是魏晋时期,这种事情更是登峰造极,龙阳,断袖,在勋贵们之间只是个寻常。
  大户人家中这种事情更是很多,也没见多么令人意外震惊的。
  定远侯夫人的震惊,更多的其实是今天才知道,原来二皇子跟女儿才同房过几次,十根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成亲不到一年,二皇子离开京城也有五六个月了,算一算,可不就是十根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定远侯夫人才得知这个消息,真是太震惊了。
  半天定了神,道:“这么说,二皇子身边有……”停顿了一下,道:“你要查一查,如果他每次回来都在前院先幸了这些人,回到你这里可不就是没……心思了?正好二皇子不在,你要查查。”
  二皇子妃道:“女儿又不傻,自然是查过了。”
  “查过了?”定远侯夫人忙问:“查出来什么?”
  “就是什么都没查出来,女儿才有些,”二皇子妃想了半天,才选中了一个词:“迷茫。”
  定远侯夫人愣了愣:“怎么回事?你都找的什么人查的?可是询问过前院的人?还有……”顿了顿道:“侧妃她们,那两个进府的时间长,应该更清楚一。”
  二皇子妃摇头:“侧妃怎么可能跟我说这些?女儿只能从府里下人那边查。查出来的事情直觉着怪异,那个叫什么力的,成了亲的,还都已经有孩子了,还有另外两个,才进府,是有……那样的事,但是似乎也不得二皇子的宠爱……”
  说到这里眼圈微微红了。
  定远侯夫人听着疑惑,又看她如此,便先安抚了一句:“这种事情你要想开,将那些人看的和姨娘丫鬟们一样不就行了?出嫁之前我和你说过,二皇子这样的人,府里头必然是……全都服侍他一个人,什么事情没有?你要想开些。”
  这种话显然是没有少说,所以二皇子妃点了点头,也忍住了。
  定远侯夫人道:“才来的,那就是说,以前没有?或者以前只那个什么力得宠?或者得宠的已经走了?”
  她自己都觉着费劲,跟女儿说话很费劲。
  好在,二皇子妃终于克服了支支吾吾,说清楚了:“以前也有的。说是二皇子……挺难服侍的,年纪稍微大一点就不要了,所以身边的这些人也是常换的,有时候一年一换。丫鬟们也是一样,年纪稍微大了的,就配给外院的小厮们,不让进来了,所以身边也没有常服侍他的人。”
  “都说二皇子特别喜新厌旧,有时候幸了一个丫鬟,过不了几天就厌烦了,根本没有娘说的……新婚燕尔的,能缠绵很长时间……”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