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穿越言情 >

穿成炮灰男配后我暴富了 作者:梗翠花(下)

时间:2019-12-15 09:55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袁厚他们改天就逮住了回来上课的陶学,把寝室门一关,两个人齐齐站在他面前,郑兵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他们笑。 袁厚凶神恶煞的:快说,这几天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在谋划什么坏事。 熊兴哲也粗声粗气的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陶学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俩活宝,想
  袁厚他们改天就逮住了回来上课的陶学,把寝室门一关,两个人齐齐站在他面前,郑兵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他们笑。
  袁厚凶神恶煞的:“快说,这几天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在谋划什么坏事。”
  熊兴哲也粗声粗气的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陶学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俩活宝,想着以后这种事情也不少,还不如现在就告诉他们,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让他们比较惊讶。
  哪里只是惊讶,三个人都快眼睛都快惊得脱眶了。
  “你请假去演戏了?!”
  袁厚推开熊兴哲站到他面前,又问了一遍,才用手指戳在自己脑门上,想了一会儿,问道:“我在做梦吗,其实我是在艺大上学吧。”
  一个巴掌pia的一下落到他头顶,陶学收回手:“清醒了没。”
  袁厚捧着脑袋噢了一声,在寝室围着他们三转起来,这一看心理素质就不行,熊兴哲鄙视他,他忍不住好奇问陶学:“你就在影视城吧,在演什么啊,方便说吗。”
  陶学:“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会有宣传片之类的,是个古装剧。”
  袁厚又凑过来:“古装剧?有柳初瑶吗,啊她是我的女神啊。”
  袁厚喜欢柳初瑶?陶学挑眉,并不准备告诉室友,当初他已经和他女神一起参加过综艺了。
  “女神?你喜欢她什么。”陶学想了半天,没想出来柳初瑶有什么地方戳他。
  袁厚站在凳子上俯视他,让他只能看到自己的鼻孔:“你懂什么,你个只知道欣赏男人的,又怎么能理解我们的审美,熊兴哲肯定知道。”
  熊兴哲才不给脸,“我才不喜欢柳初瑶,我觉得她和那个叫尤,尤什么的那个女明星,都好烦,说话奇奇怪怪的。”
  郑兵在旁边帮他总结:“你是想说她们很做作吧。”
  熊兴哲使劲点头,袁厚非常不屑他俩,他就喜欢作的,哼。
  陶学笑而不语。
  眼看陶学的戏份要结束了,但是好像这些天的事情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尤盼恨得牙痒痒,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盟友,所以她机智的找到了陆源。
  想和他一起发围脖暗示一下,哪知道陆源没有犹豫的拒绝了她。
  化妆间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人连面具都懒得带,尤盼正对着镜子涂口红,听到他拒绝了,嘴角掀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哎哟,这是谁啊,装什么装。”尤盼y-inyá-ng怪气的说了句。
  陆源从来不屑做这种内涵的事情,也只有像尤盼这种女人才乐意干,夜路走多了还会遇到鬼,只是她运气好还没遇见而已。
  但他当然也不会就这么听尤盼讽刺他,虽然他也不知道尤盼是怎么知道他和陶学不对头的。
  “靠人不如靠自己,尤影后在剧组里还是注意点,别以为有人撑腰就能把腰杆挺直了。”垃圾就是垃圾。
  陆源最看不起不好好演戏,一天尽搞些其他的人,所以在这一点上,抛弃别的偏见,陆源甚至觉得陶学竟然也算不错。
  又想到这几天,天天在眼前晃的陶学,陆源难得没有摆什么脸色。
  尤盼气得口红都画歪了点,把口红用力往桌子上一拍,偏头目光凝聚在陆源脸上,“陆源你说我之前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是谁一天见着人家,脸就拉得跟个黄脸婆似的,当谁看不出来么。”
  陆源y-in着脸把她看着,尤盼把口红擦了,正巧化妆师敲门进来了,她对着镜子轻哼一声,让化妆师给她化妆。
  陆源被尤盼这么说了一通,脸色不太好,他坐在椅子上,手机在手上翻来翻去的,一条消息发进来,他点开一看,发现是陆淼的信息,告诉他说他来了他们剧组。
  怕陆淼被拦住了,陆源赶紧去接他,见了面才发现他还带了一个同学。
  怎么把陌生人往剧组带,陆源蹙眉语气难免有点生硬,道:“你怎么来了。”
  陆淼没听出来,笑着挽住他的手臂,亲密的叫了一声二哥。
  陆源脸色缓了缓说:“进来吧,别乱跑。”
  他去和欧光说了一声,带个人进来而已,不找事就行了,欧光没什么意见,他找到还在一边做作业的陶学,提醒他待会儿就是他的最后一场戏。
  陶学把书和小马扎一折,放到一边,让小ch.un给他看着,小ch.un是钱邦给他招的助理,刚毕业的大学生,做事特别有干劲。
  早上刚拍过一场,他脸上的妆还带着,现在只需要去补补妆就好了。
  这是拍云影被男主做掉的最后一幕,云影被一剑穿心,女主飞奔过来接住他,他躺在女主怀里,鲜血从嘴角流出来,女主仓皇无措的,企图用袖子擦干净血迹,但是怎么也止不住,只能任由它浸s-hi衣袖。
  云影抬手摸了摸她的脸,抹去她眼角的泪,就像儿时安慰总来和他诉苦的女主一样,眨眨眼,他多想继续安慰她,那么多个r.ìr.ì夜夜,云影不知道男主和女主到底有什么样的感情,在他短暂的认知里,这不是个良人啊,怎么配得上他的好妹妹。
  可惜他什么也做不了了,抬起的手终究是无力滑落,女主泪流满脸,质问男主。
  男主说,你以为他就干净了,他父亲是前朝余孽,我不信他一点也不知情。
  女主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可是云影什么都没做,他一个哑巴,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三观不合,男女主彻底决裂。
  陆源把男主对云影的厌恶表现得非常生动形象,他们一遍就过了。
  陶学和尤盼立马分开,两个相互厌恶的人演这个戏真的是挺考验演技的了,陶学拍拍身上的灰尘,欧光走过来问他:“感觉怎么样。”
  陶学:“还行,”他开玩笑说,“这下就要离开剧组了,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欧导。”
  欧光把几张A4纸卷成筒,敲在他肩膀上,“臭小子,给你个红包,去去丧气,以后肯定有机会的,叫你你必须得来听见没。”
  陶学笑着躲开,就听见欧光问陆源说:“怎么样,这几天看人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这下觉得怎么样。”
  欧光可不知道他俩之间的渊源,还以为陆源仅仅是因为不喜欢空降,哪里能猜到他们之间的恩怨,毕竟这种狗血事情生活里还是很少的。
  陆源不好驳了他的面子,皮笑r_ou_不笑的夸了句,陶学也礼貌回笑。
  欧光眼睛微眯,算了,他管这么多干什么,表面看起来和谐就是了。
  陶学准备离开了,去换衣服的时候,身后跟着进来一个人,他以为是助理小ch.un,没管,继续解着戏服,突然听见一个非常耳熟的声音。
  “你怎么会在这里。”
  吓得陶学手一抖,回头一看,果然是陆淼,陶学放下手,“你有病吗,建议去找你的好哥哥,别来烦我行不行。”
  陶学进换衣间把衣服换了,顺便洗了脸,便绕过陆淼离开了,这年头少和傻叉说话,幸福生活一百年。
  陆淼看着他的背影,不甘的咬着嘴唇,去找陆源,想问清楚陶学为什么在这里,他心里有些不舒服,脑子也有些乱,想不清为什么陶学会和陆源在一个剧组,他眼神闪烁不定,最后鼓起勇气敲响陆源的化妆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