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穿越言情 >

三娘+番外(上)作者:欣欣向荣

时间:2018-01-05 17:04标签: 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文案: 穿越成丫头不够惨,她还是罪奴,全家都让眼前这渣皇帝杀了,这跟她没关系,可这狗皇帝让她疼了,就是罪大恶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老娘上他、上他、上他、上他、上他、上他、下死力
 
文案:
穿越成丫头不够惨,她还是罪奴,全家都让眼前这渣皇帝杀了,这跟她没关系,可这狗皇帝让她疼了,就是罪大恶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老娘上他、上他、上他、上他、上他、上他、下死力上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三娘 ┃ 配角: ┃ 其它:
 
【编辑评价】
苏青若一朝穿越成了倒霉蛋儿武三娘,爹给皇上啊杀了,娘上吊死了,俩姐姐也给赐死了,一个兄弟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知在哪儿呢,偏偏三娘这个倒蛋儿不知走的什么狗屎运,还给渣皇帝瞧上幸了一回,从此踏上了给皇上当小三的不归路,为了实现自己成为古代土豪跟美皇叔发展Jian情的远大理想,三娘跟渣皇帝斗智斗勇从床上斗到地下,拼不了爹娘,就拼Rou,到底谁上谁,且往后看……
本文语言诙谐,情节轻松,一卷在握让您手不释卷……
==================
 
 
☆、第 1 章
 
  周青若是给活活疼醒的,认识周青若的人都知道她怕疼,周青若是觉得自己的痛感神经比别人敏感,所以才会受不了疼,胎里带的毛病,从小如此,就为这个,她家老爹把她当成圣宝儿一样,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青若记不清自己老娘长得啥样了,盖因她两岁多,她家老娘去跟阎王爷喝茶了,虽然不记得,并不代表青若就不知道,因为家里从客厅到卧室,从卧室到客厅,哪怕窗台上都摆着她家老娘风华绝代的照片,各种各样的,想不知道都不容易。
  其实她老娘长得挺平常,跟风华绝代的标准距离甚远,之所以说老娘风华绝代,青若是觉得一个女人在死后二十多年里,还能让一个男人念念不忘,不止念念不忘,应该说她家老爹在后来的二十多年里,几乎每天都会跟她念叨,他跟老娘惊天动地的相识,相知,相爱,相濡以沫……
  青若一开始还蛮好奇蛮认真的听着,可后来就有点撑不住了,如果一个男人在你耳边不停嘟嘟同一件事长达二十年之久,甚至连语气都不会变,即使多唯美多浪漫,青若也听烦了,所以,后来老爹一说她就自觉自发的忽略,给个耳朵,然后嗯啊嗯啊的应付过去了事。
  虽然老爹这点儿上有点絮叨,可青若还是挺羡慕她家老娘的,虽然死的早,可她的爱情却历久弥新,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不可能发生的事,所以周青若认为这样的老娘绝对称得上风华绝代。
  话题跑偏了,拉回来说正事,老爹对老娘的爱数十年如一日,爱屋及乌自然对青若这个独生闺女就宠着溺着。
  青若坚持说自己怕疼的毛病是胎里带,可她的好友兼损友弯弯却说是他爸娇的她,从小就护在怀里,一点儿都没磕碰过,闺女一皱眉就跟摘了他的心一样,这样养出的闺女能不怕疼才怪。
  周青若坚决不承认,就是胎里带的毛病,不过,她家老爹的确疼她疼的有点那啥,因为老爹照顾的细心,青若小时候绝少生病,唯一一次是闹气管炎,他爹抱着她直奔医院,医生开了药,需要挂水,护士拿着大针头一针扎在她的手腕上,那疼的,周青若哇一下就哭了,哭的那叫一个惨。
  然后他家老爹当即把针拔了,眼风如刀一样瞪着那个小护士,那小护士吓的也跟着哭了,闹的不可开交。
  后来青若只要生病,她家老爹就带着她去看中医,她老爹认识一个很神的老中医,白胡子老头,青若喜欢揪那老头的胡子,开的药也不是中药汤子,每次都做成小小圆圆的小丸子,她家老爹哄着她吃下去,没几天就能好,直到长大,青若也没看过几回西医。
  话题又偏了,拉回来,说怕疼这事而,青若怕疼从小怕到大,后来大了,青若怕疼的毛病算是好了点儿,至少知道忍了,因为不忍也不行,老爹不再跟前,她抱着谁哭去,再说,这么大的人哇哇大哭也不好看啊,根儿上说,周青若同学还是很在乎形象滴,用弯弯的话说就是臭美,为了臭美可以忍着疼,为了别让她忍着也行,可过后她的加倍找补回来。
  周青若是个记恨又记仇的丫头,这是弯弯的原话,她跟弯弯就这么认识的,上幼儿园的时候,因为老师发饼干的时候,多给了周青若一块,弯弯嫉妒了,推了她一把,青若摔在地上,膝盖摔破了皮,当时把弯弯吓坏了,她只是想推她一把而已,没想到她会摔跤,她见识过周青若的哭功,她怕极了,以为周青若肯定会哭个昏天黑地,然后她爸就会来,老师也会来等等。
  可周青若这回没哭,而是直接扑过来,把她扑在地上……弯弯后来跟青若说:“当时你扑过来的劲儿头,让我想起动物园的小母老虎。”
  总之两人打了一架,然后握手言和,成了最好的朋友,有时候,事态总是朝诡异的方向走,后来过了二十多年,弯弯都没想明白,两个打成那样的女孩儿怎么就成好朋友了。
  话题又偏了,拉回来继续说怕疼这事儿,青若怕疼的标准是有老爹的时候,扑在老爹怀里大哭,没老爹的时候她自己也有法儿,总之一句话,谁让她疼了,她的加倍找补回来。
  而现在她就疼了,这种疼她经历过,上大学的时候,跟初恋的男友第一回就是这种疼,所以并不算很陌生,但也不是太熟悉,因为当时疼的程度,远远赶不上现在,当时她也不是强迫的,而是自愿,主要想领略一下书里头说的那种j□j,飞升一般的极致乐趣,可乐趣没找着,倒是挨了一回疼,那会儿她也真没客气,缓过劲来,一翻身把她男友骑在身下,能使唤上的都使唤上了,给她男友一通狠抽,然后两人就掰了。
  弯弯听说以后,足足笑了她大半年,别看掰了,周青若一点儿没可惜,因为那男的让她疼了,这就是罪大恶极,足以千刀万剐的罪行,这是让她找补回来了,不然她见他一次打一次,可那种让她暴揍初恋男友的疼,跟现在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现在真太他妈疼了,疼的周青若直抽抽。
  而且,为啥是这种疼法儿,她记得自己休了年假,一个人去云南旅游来着,然后车祸了,大巴冲出高速,直接摔到悬崖下头,当时她还想来着,这种死法儿不得把她疼死,可还没来得及疼就没知觉了,现在怎么又疼了,难道她没死,缓过来了,缺胳膊少腿所以疼,不对,缺胳膊少腿也没这种疼的,现在是那里疼,跟有个又粗又钝的棍子狠狠戳她一样,不止哪儿疼,她胸也疼,腿儿也疼,浑身的Rou皮子也疼……
  活了二十多年,还是头一回这么疼,不禁疼还冷,她能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寒意从背后钻进身体里,冻得她不禁打了个寒战,她恢复了一些知觉,大约知道自己是站着的,即使干这种事,也绝不是在温暖柔软的床上,她背后贴着的肯定是石头,不禁凉还坑坑洼洼的硌的她疼,肯定硌破皮了。
  她想睁开眼,可眼皮真是有点儿重,费了半天力气终于睁开眼,却正对上一双冷漠狠厉的眸子,比她背后的石头还冷,这双眸子嵌在一个男人身上,而这个男人冷漠的眼,冷漠的脸,即使他下面正在一下一下j□j着,又快又狠,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仿佛就是为了干她而干她。
  而且这男人穿的整整齐齐,甚至他身上的斗篷都未卸下,青若能清楚看到斗篷上精致的镶边儿,而这男人头上却带着个古怪的金冠,真他妈的什么打扮,周青若暗道,难不成自己跑横店来了,不过她没来得及琢磨,男人忽然把她抱起来,一转身放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