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重生小说 >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己 作者:意绵绵(上)

时间:2021-11-23 10:32标签: 重生 年下 都市情缘 天之骄子
【文案】 【自攻自受水仙文学】 满北市最年轻的首富谢安珩死了。 他再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了一个走投无路的富二代。 最关键的是他还回到了十年前。 而在这里,还有另一个十三岁的小谢安珩,年幼,脆弱,住在他记忆里暗无天日的棚户区,整天忍受酒鬼父亲的毒打
 
  【文案】
  【自攻自受水仙文学】
  满北市最年轻的首富谢安珩死了。
  他再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了一个走投无路的富二代。
  最关键的是他还回到了十年前。
  而在这里,还有另一个十三岁的小谢安珩,年幼,脆弱,住在他记忆里暗无天日的棚户区,整天忍受酒鬼父亲的毒打谩骂。
  于是谢安珩改名谢行之,谎称哥哥暗中接济小谢安珩,却不料小孩还是被酒鬼爹打了个半死,躲在院子角落淋了雨,高烧差点丢了命。
  谢行之当即将小谢安珩抱回了家,从此衣食住行学业辅导全部亲历亲为,要星星不给月亮。
  小孩被他养得样样出类拔萃,就是太黏人,高中了还非要寸步不离地跟着。
  谢行之觉得这样不行,谢安珩需要成长。
  等他能独当一面,谢行之狠下心放手,远赴重洋去治他重生留下的病根,跟小孩彻底断了联系。
  谢安珩冲进机场,只来得及看见飞机起飞的最后一幕。
  他不知道,从那一刻起,谢安珩的世界再度坠入无边黑暗。
  -
  一年后,谢行之回国,得知小孩如今已经是满北市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宴会上重逢,谢安珩众星捧月,言笑晏晏,从人群中朝他一瞥,淡漠又疏离。
  当年抱着他的腿缠着他要讲睡前故事的小黏人j.īng_彻底长大了。
  谢行之心中莫名有些酸涩,夜宴也不想留宿了,借故打算离开。
  他刚一开门,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去路。
  谢安珩站在门口,走道尽头是更长的长廊,身后无人,漆黑一片。
  他眉眼弯弯温声问:“哥哥这是又要急着去哪?”
  #他究竟是怎么在我眼皮子底下长歪成这样的?#
  #把自己当儿子养,却养出个醋j.īng_偏执狂小男友#
  表面奶狗实际偏执醋j.īng_少女攻X一心养崽温润如玉长兄受
  【阅读指南】
  1.自我产粮式写作,正文不是救赎甜饼,是逻辑放飞酸爽狗血文,纯甜版在番外if线,具体阅读方式见第一章 作话。
  2.不合胃口请直接退出,弃文不必告知。
  3.原文案有改动,身穿改魂穿了,解释在第四章 作话。
  4.人身攻击作者和主角的全部超级加倍反弹,你杠也还是我对。
  5.背景架空,请勿上升现实。
  6.正文只有主CP感情线,其他内容全部在番外。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天之骄子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行之,谢安珩 ┃ 配角:岑向yá-ng,赵致殷,何明旭,邹渺,夏景辉,关若灵 ┃ 其它:自攻自受,水仙
  一句话简介:自攻自受
  立意:凡事靠自己。
 
 
第1章 重生
  满北市最破败的棚户区。
  一个小男孩蜷缩在地上,瘦骨嶙峋的胳膊紧紧护住脑袋。
  他脏兮兮的校服都磨起了毛边,甚至还破了几个窟窿,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新伤叠着旧伤,全是淤青和划痕。
  身上的拳打脚踢还在继续,他死死咬住牙关,指甲都深陷进皮肉,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疼。
  实在是太疼了。
  但他知道不能叫,不能喊。
  因为没有任何人会来帮他,发出声音只会引来更加猛烈的毒打。
  “躲!老子让你躲!给老子站起来!”
  施暴的男人突然弯下腰,扯着他的胳膊就将他拎了起来。
  男孩还没站稳,迎面而来又是一个巴掌,把他整个脑袋都打得嗡嗡响,木了三秒才开始火辣辣地疼。
  “晦气东西,害死了你妈还嫌不够,就知道盯着老子吸血,看我今天不把你打死!”
  小男孩一直没什么情绪的黑眸在听到这句话时微微一动,但也仅是一瞬间,等男人看过来时又恢复漠然。
  打骂持续到晚饭时间结束才停下。
  男人凶恶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在身上擦擦手便转头进了屋子。
  “那酒鬼又在打他儿子了,每回输了钱就拿孩子撒气……”
  “真可怜,好像是叫谢安珩吧?哎,没了妈的孩子连棵C_ào也不如。”
  “他那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个出来卖的。”
  “小声点,当心那酒鬼听了出来连你也打。”
  “快走快走,少管闲事。”
  小谢安珩却仿佛根本没听到这些议论。
  他艰难地喘了几口气,从地上爬起来,低头将嵌进皮肉里的碎石头渣滓拍掉,胡乱把破皮的几个伤口在校服内侧抹了抹。
  小谢安珩松开攥紧的另一只手,露出掌心的那枚小裁纸刀。
  他早就不再奢求有人会对他施以援手,这把刀是他最后的底牌。
  小谢安珩浓黑如墨的眼眸盯着谢父消失的那扇门,眼底像有暗流在翻滚。
  半晌,他掩下眼睫,一瘸一拐走进深处的黑暗里。
  -
  临近傍晚。
  福新招待所二楼客房。
  “咳……咳咳咳咳!!”
  浴室里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喘,还带着作呕声,仿佛要把整个肺都咳出来。
  西装革履的男人双手撑在水池上,似乎很痛苦,额前的头发都在发颤。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勉强缓过来,长舒了一口气,抬起眼睫。
  谢安珩眸子陡然睁大。
  镜子里的这张脸不是他。
  虽然有七八分相似,但细看还是能发现区别,尤其是那双眼睛,色泽浅淡,像一对琉璃珠子。
  而谢安珩自己的眼瞳是非常纯粹的乌黑色。
  他拧开水龙头又往脸上泼了一捧冷水,想让大脑清醒一点,但再度抬头,周遭的一切还是没有变化。
  陌生的身体,陌生的环境。
  谢安珩忍住叫嚣的头痛,扶着门框想走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结果脚刚往前一踏,腿下倏地一软,整个人又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嘶……”他下意识拿手往前撑住自己,但掌心猛地刺痛。
  被床边的棱角划破了,鲜血汩汩地就往外冒。
  谢安珩随意地往身上擦了两下,摇摇晃晃重新站起来,这才发现刚才他踩到的是一个小瓶子。
  一瓶安眠药,而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一半泼在地上,剩下的一半估计都进了他的肚子里。
  脑仁里一阵钻心的疼和眩晕,谢安珩往后跌坐在床上,好半天才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几分钟前,他还在棚户区改造项目的一栋大楼里参观。
  但那大楼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塌了,他刚好站在一处承重柱下面,迎面就是一块水泥砖砸向他的脑袋,瞬间让他失去了意识。
  而再一睁眼,就到了这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