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重生小说 >

我成了死对头的师尊[重生] 作者:醉里问道(一)

时间:2021-11-16 14:32标签: 重生 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文案: 宠徒狂魔邪魅受年下温柔狼狗攻 前世,叶长青作为联培导师,帮别人养过一只根骨奇佳的小白眼狼,然后用亲身经历诠释了,什么叫教会徒弟,坑死师父。 呵,居然把我当做飞升路上的垫脚石,老子死不瞑目。 重生后,第一件事,先下手为强,可谁知 天才成了
文案:
  宠徒狂魔邪魅受×年下温柔狼狗攻
  前世,叶长青作为联培导师,帮别人养过一只根骨奇佳的小白眼狼,然后用亲身经历诠释了,什么叫教会徒弟,坑死师父。
  呵,居然把我当做飞升路上的垫脚石,老子死不瞑目。
  重生后,第一件事,先下手为强,可谁知——
  天才成了废柴,小白眼狼成了处处挨刀的小可怜。
  上辈子草天日地,这辈子独自缩在床上凄凄惨惨戚戚。
  叶长青探出去的毒手,盘桓半晌,终于还是轻抚在少年头上。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小白眼狼不见了,狗皮膏药倒是多了一块。
  叶长青好说歹说要他有点出息,快去飞升,结果?
  “师尊,我不要飞升,我要你!”
  “飞升要百年,百年那么久,寻常人一辈子都过去了,你……你还能等到我回来吗?”
  哦,还怕我等不起啊?
  叶长青听了直想笑,借着酒劲,做了件清醒后想抽自己一万遍的事——
  “想要就要,哭什么哭?”
  “嫌百年太久?为师现在就教你。”
  教会徒弟,坑死师父,两辈子了,叶某人就是不长记性,以至于顿顿吃荤,姿势都不对。
  “啊……你慢点……能不能体谅一下老年人,岁数大了腰不好?”
  “师尊,你哪里老了?在我心里,你永远风华正茂。”
  PS:想要强受的来,保证强到你怀疑人生。
  【食用指南】
  1、1v1,双洁,HE,救赎治愈系,年下养成,慢热,攻受互宠,两世都是攻先动心
  2、攻性格敏感孤僻,缺爱小可怜;但两世命运不一样,所以感情线是独立的两条,可以分开来看
  3、剧情需要,受第 三 章重生,不是双重生
  4、有热血,有成长,三观正
  5、好看,好看,绝对好看!!!
  6、不好看你打我
  立意: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内容标签:强强,年下,仙侠修真,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长青,温辰|配角:柳明岸,花辞镜,叶岚……就酱吧人太多了写不下|其它:年下,小狼狗,救赎治愈系
  一句话简介:然后发现死对头暗恋我好多年
  § 落尘泥·折梅 §
 
 
第001章 万锋剑派(一)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起下地狱吧!
  男子站在门口,冷冷清清的,一身白衣,似携了山上万年不化的积雪,他问:“魔核在哪?”
  叶长青抬眸看他一眼,语气无奈:“温真人,你换句话说好吗?整整七百多天,这四个字我都快听吐了。”
  温辰淡淡地看着他,眼底无波,不置可否。
  “你关我可以,左右我也逃不出去了,你给我找点事做好不好?天天只能见着你一个,还板着脸,三棍子打不出一个——”不雅之词尚未出口,他眼前一线红光闪过,而后肩头剧痛,似是扎入了什么东西。
  那感觉有点陌生,但叶长青确信自己不会认错,他错愕地抬头,看到温辰手中擎了一只血红色的匣子,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其中同样血红色的钉子。
  “搜魂钉?”错愕只一闪而过,很快,他眼中就露出兴奋的色彩,“温真人清风明月,也看得上魔道用来逼供的下贱玩意了?”
  温辰并不理会他的挑衅,指间拈了一根细如牛毛的钉子,缓缓把玩着:“我再问一遍,魔核在哪?”
  他这幅自以为凶神恶煞,其实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看得叶长青笑了出来:“温真人,你是第一次用这钉子吧?不太熟悉,手法还欠些火候。”他无视对方滴水成冰的神色,垂下眼睫,低头逡巡着自己身上的穴位,循循善诱,“没关系,不会用,我教你。逼供的话,从任督二脉下手效率最高,廉泉、璇玑、檀中——唔……”
  温辰果然没让他犯一个完整的贱,一步踏上去,掰住他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只见那是一张风情万种的脸,和着血,却分外惊艳,温辰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卡顿,继而冷声道:“叶长青,你够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想他魔道东君叶长青,纵横修真界许久,干惯了猫耍耗子的勾当,此时被人捏在手里,竟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无,扯出个任君采撷的微笑,低声道:“兵人无情,世人诚不欺我,温辰,我与你好歹半师之谊,折梅山三年的朝夕相处,看在我曾一笔一画教你画符临帖的份上,你就舍得对我——”
  然而,一向沉得住气的温真人,今日好像格外暴躁,一句完整话都不让他说完,扬手又下去三枚钉子,血红色的锋芒如雨落河川,转眼没入骨肉,不见踪影。
  搜魂钉,魔道中人刑讯时的终极武器,以上古邪神之气炼成,专噬人经脉,自头顶百会始,到全身各处大穴,共七七四十九根,刮骨搜魂,将三魂七魄与肉身生生撕裂,凡受之者,必不人不鬼,不死不生。
  连着受了三根,叶长青身子狠狠地痉挛起来,捱过那一阵魂身分离的痛楚,终于玩笑的态度渐消,话语中杀机毕露,双眼几可见血:“姓温的,我杀你师父,废你两个师兄,又弄死你万锋剑派不知多少弟子,但凡你还有点人性,早该一剑捅死我,而不是在这磨磨唧唧整两年,就为了……”他哑着嗓子,目中鄙薄之色浓烈极了,“就为了我这颗能让你飞升成仙的魔核?”
  他人虽在魔道,却一样看不起某些正道的不择手段,就比如,采人魔核暴增修为,与魔道纳川邪术有何分别?
  温辰脸色不变,仿佛一切与己无关,又拈起五根钉子,那蛇信子般的血红,和他过分苍白的手指对比分明。
  他本就寡言,不想在逼供一事上多费唇舌,正要试试是这搜魂钉厉害,还是这人的骨头更硬时,地牢外面不合时宜地闯进一人,焦急道:“掌门真人,我们拦不住了!烽火同俦的人已经……”
  可怜这弟子进来的时机实在太寸,正赶上他家掌门捏着魔君的下巴,五指扣着不知名的锋芒,倾身向前挨在一起,一副说不清道不明的场景。
  他不由得大大打个激灵,后半句话夭折在嗓子眼里,愣愣地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被人打搅,温辰也是心烦,放开叶长青,姿势略僵硬,压着火,拂袖道:“进来为何不通报?”
  “弟,弟子知错,请掌门真人恕罪。”那误闯进来的少年不过十七八岁,浑身打颤,低着头,脑门都快戳到地上去,唯唯诺诺,“只是情况实在紧急,烽火同俦的兄弟门派们为魔道东君一事而来,在山下等了半个月,一直不见您表态,今日以天疏宗凌宗主为首,逼上昆仑山了,弟子们实在不好阻拦,他说您再不交出东君,就,就……”
  “就什么?”温辰侧脸些微偏了偏。
  “就,就……”少年偷偷瞟了他一眼,在看到那浑不在意的轻蔑后,莫名松了口气,把话接着说完,“就要废去您烽火令主的地位,另择贤人代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