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重生小说 >

我成了死对头的师尊[重生] 作者:醉里问道(二)

时间:2021-11-16 14:31标签: 重生 仙侠修真 强强 年下
第060章 入门测试(九) 我是熊瞎子 少倾,淋漓的喝彩和掌声响彻山谷,所有人都被这个没有灵根的少年折服了。 十招之内,以重伤一条手臂做代价,干净利落地打败了境界压他一大截的对手,别说是折梅山入门测试,就是七年一度的万峰论剑,都很少出这样出彩的战
第060章 入门测试(九) 我是熊瞎子
  少倾,淋漓的喝彩和掌声响彻山谷,所有人都被这个没有灵根的少年折服了。
  十招之内,以重伤一条手臂做代价,干净利落地打败了境界压他一大截的对手,别说是折梅山入门测试,就是七年一度的万峰论剑,都很少出这样出彩的战例!
  然而没人知道,此时被所有人赞叹着的温辰,后背衣服几乎已经全被冷汗打湿。
  好险,差一点就让他用出那招“炎爆”来了。
  回想着最后一刻,欧阳川剑锋上灼热暴戾的大火,他手指微微颤抖,整个人像没入冰海里一样,安全感全无,于是本能地,他一把握上了身后却邪的剑柄——
  “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耳边忽然响起焦急的询问声。
  温辰有点恍惚地一抬头,对上叶长青忧心忡忡的面容,他苍白着脸,嘴唇翕动两下,没说出话来。
  “你,哎我不是说了输赢无所谓,你何必这么拼命?”见他这样,叶长青只道是被右臂的伤疼得,当下又气又心急,双手托住他的伤处,专心驭起愈疗术。
  手臂上钻心的痛楚渐渐淡去,过了好一会儿,温辰才像是回过神来似的,勉强扯出个不明朗的微笑,解释道:“叶长老,我不想让你输。”
  “不想让我输?输什么——”叶长青光顾着侍弄他了,都忘记和老于的那个赌约,这时一经提醒才想起来,怔了一下。
  难道,温辰这么剑走偏锋,飞快地结束战斗,竟是怕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脸?
  “……”一时间,叶长青有点词穷。
  说真的,他也没想到短短一个月,欧阳川会进境飞速,突破筑基境,而且还是以那么纯净的上品火灵根亮相。
  当时叶长青和人打了那么个没营养的赌,说是胜券在握,其实也没有,主要原因,还是为照顾温辰的感受。
  这一世,温辰大概是从小受够了没灵根的苦,很不自信,人家的风言风语,随便哪句都能给伤着了,再加上老于嘴贱心窄,一杠上就口无遮拦,那些嘲讽温辰根骨差的话,他这个做师父的总不能置之不理。
  换言之,温辰性子软,不是那种无论何时都能元气满满的乐天派。
  这一点,通过这三月来的相处和观察,叶长青看的非常明白,这孩子在面对欧阳川沈宁静等人的时候尚能稳得住,可遇上老于那种段位的人物,就不好说了。
  那天,他手掌一碰到温辰肩膀的时候,就分明感觉到后者在惊惶和颤栗,那个时候若是不给他吃上一记定心丸,日后恐怕又是夜长梦多。
  所以,叶长青想都没想,张口就来了那么一个无聊的赌约。
  至于输不输,赢不赢,都不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
  若说他年轻时候,倾慕浮名,受不得他人挑衅,被人说上一嘴就要还人十句,那经过前世十几年动荡的打磨,棱角还在,刺却是没了。
  今日欧阳川筑基三阶的修为一出来,叶长青就知道,这赌约要输,不过也没关系,他不在意这个,从前被千万人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他都有脸大大方方地自河洛殿上落下来,这点小挫折,算得什么?
  不过就是熊瞎子嘛。
  只是,他不放在眼里,有人却放在心上了。
  叶长青目光落在少年因失血而颜色过于浅淡的薄唇上,深藏的心弦忽然被轻轻地撩动了一下——两辈子了,温辰从天才堕成废柴,命运的轨迹也大相径庭,然而他性子里那种润物细无声,习惯于默默为他人考虑的纯善,似乎一点都没变过。
  外表冷冰冰,内里傻乎乎,总是舍己为人,受了伤也不怨不恼,教自己如何不喜欢?
  叶长青叹口气,掌心灵力流一遍遍轻抚着他的伤处,温声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温辰不知他何意,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道,“我说叶长老,我不想让你输——”
  叶长青截过话头:“错了,重新叫。”
  温辰微微一愣,下一刻便明白了过来,神情变幻几茬,空白的神色霎时消弭,嘴角漾起来的笑意明媚如中天阳光,他开心地叫了一声:“师尊!”
  叫的人高兴,被叫的那个却好像比他还要高兴,叶长青用指腹抹了下他脸上沾着的青草渣,回应的声线已算得上宠溺:“嗯,这才对么。”
  “这一世,你终于……入了我折梅门下。”
  此时的清心谷里,人来人往,沸反盈天,到处充斥着新入门弟子愉快的笑声,执礼声,长辈和蔼的接纳声、鼓励声,还有戒律官维持秩序的高亢呼声,以及泉水叮咚,鸟鸣玲珑。
  站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温辰一下没听清他说的是“这一世”还是“这一次”,还不及多想,对方已经接过百草馆执事弟子送上来的灵药和绷带,低头认真地给他处理起伤口来。
  不一会儿,包扎完毕,叶长青将雪白的绷带绕过他头顶,套在脖子上,问:“还疼吗?”
  “不疼了。”温辰摇头。
  叶长青正色道:“以后做事稳重点,不许再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了。”
  “嗯。”温辰点头。
  “好乖。”叶长青拍拍他脸颊,笑弯了眼,“走,上动物园看狗熊去。”
  他牵着温辰穿过人群,施施然走到于惊风面前,声音不大不小地提醒道:“于师兄,我们的赌约还记得吧?”
  于惊风一脸吃屎的表情:“他没有灵根,不能算赢。”
  叶长青莞尔:“于师兄此言差矣,我们当初约定的是,在入门测试上一决高下即可,与灵根没有关系,那天那么多人都听着呢,你不会想赖账吧?”
  好啊,竟然在这等着他呢!于惊风一合计,急眼了:“叶长青你个奸诈小人!”
  “多谢于师兄夸赞,俗话说祸害遗千年,在下不介意做个长寿的小人。”叶长青嘴上功夫不比他的剑法软弱,摸摸温辰的后脑勺,邪性一笑,“愿赌服输,输了的,可要当着众人的面那个的。”他隐晦地留下个悬念。
  话说一半,砒/霜拌饭,周围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不淡定了,围了一圈上来:“当着众人的面哪个?”
  叶长青却挥手赶人:“去去去看热闹不嫌事大,于师兄好歹也是一峰之主,你们这样他紧张。”
  神他妈的你们这样他紧张!
  于惊风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只想大喊一句,天公对我何其不公,既生于,何生叶!
  不过,叶长青也说的没错,他好歹是一峰之主,手下管着折梅山除主峰暗香之外,人数最多的弟子,那天那么多人看着,说出口的话总不好当屁放。
  于是,在某人不怀好意的注视下,于惊风抻了抻他虽短小,却不失壮阔的身材,走到验灵泉下,像根旗杆一样笔直地站定。
  气运丹田,打通六脉,他端着异常庄重的神情,中气十足地大喊了三声——
  “我是熊瞎子!”
  “我是熊瞎子!!”
  “我是熊瞎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