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重生小说 >

一颗苹果 作者:孟还(下)

时间:2021-11-11 14:52标签: 穿越重生
第63章 战友 王雪新在微信群里刷到了跳楼视频,看到谢青寄的脸出现在里面,吓得一声大叫,手机掉在地上,再捡起来的时候屏幕已经碎了。 她捂着心口给谢青寄打电话。 好在电话接通得很快,谢青寄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说他没事,现在人在医院,下一秒语气一顿
第63章 战友
  王雪新在微信群里刷到了跳楼视频,看到谢青寄的脸出现在里面,吓得一声大叫,手机掉在地上,再捡起来的时候屏幕已经碎了。
  她捂着心口给谢青寄打电话。
  好在电话接通得很快,谢青寄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说他没事,现在人在医院,下一秒语气一顿,又冲王雪新征求道:“我好像头有点晕,晚上可能得在医院住一夜观察。”
  王雪新松了口气,又打电话把谢给喊了回来,让他去给谢青寄送衣服。
  二十分钟后谢然回来了,王雪新抬头一看,疑惑道:“你嘴怎么这么红?还肿了…”
  谢然微微失神,手指摸着嘴唇,下意识道:“来之前在跟朋友吃川菜。”
  他低着头从王雪新身边路过,无视老娘一脸“你弟都要跳楼了你居然在吃饭”的表情,胡乱抓起几件衣服往手提袋里一塞,准备走的时候又被王雪新叫住。
  “我不放心,我去看看小谢,你说你弟逞什么能啊万一摔下来……”
  这句话令谢然心惊肉跳,万一王雪新跟着她出来看到坐副驾驶等着的谢青寄,那一切都要露馅。劝了十几分钟才把王雪新给劝下,他不敢再耽搁,匆匆逃出家门,把车开出去的那一刻二人互看一眼,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有了他们在私奔的甜蜜错觉。
  谢然在换挡的间隙一直拉着谢青寄的手。
  二人找了家宾馆,一进门谢青寄就把谢然抵在墙上亲他,他们搂抱着倒在床上,谢然以为他们会z_u_o爱,但是并没有,谢青寄只是抱着他疲倦至极地闭上双眼。
  他把谢然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颇为固执地叫谢然搂住他的腰。半梦半醒间,谢青寄低声道:“……等高考完就没什么事情了,爸妈那边我会想办法,都会解决的。”
  话未说完,谢然就先一步吻住他,谢青寄敏感地察觉到谢然暂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特别是在出柜问题上,二人之间有歧义。
  他静静地抱着谢然,没再多说,不敢让任何话语打破这得来不易的温情。
  2014年六月,谢青寄面临人生中第四次高考。
  在考前一天,谢然和王雪新开玩笑说要把谢青寄的**收走,怕他太紧张晚上一直玩**不睡觉。谢青寄却突然想起什么,说他还要再打最后一通电话。
  谢青寄抓着**,听见后面跟来的脚步声,想避开谢然已经来不及。不用说谢然都知道他要打给谁,二人不约而同地紧张起来,谢青寄深吸一口气,舔舔干燥的嘴唇,打给刘嘉父母。
  第一遍没打通,谢青寄脸色有点不好,谢然回头看了眼,见王雪新起身进了厨房,他悄悄握了握谢青寄的手。
  第二遍通了,刘嘉的母亲语气疲惫,嗓子哑着,他告诉谢青寄,刘嘉在昨天夜里走了。
  他们已经按照谢青寄的叮嘱收起家里一切利器,日夜不分地陪伴着儿子,依然没能避免这场悲剧。
  刘嘉是拿皮带把自己吊在风扇上吊死的。
  ——即使有谢青寄的干预,可他依然死在了和上辈子相同的一天。
  谢青寄喉结滚动,在夏日的夜晚里流了一身的冷汗。他怔怔地挂断电话,下意识看向谢然,再想捂住听筒已经来不及,谢然肯定都听到了。
  他还是没能做到,还是没能改变一切。
  今天死的是刘嘉,下一次就可能是王雪新、谢婵、甚至是谢然,而唯一误打误撞逃离怪圈的只有小马,然而他付出的代价令人不敢细想。
  草木皆兵的谢青寄慌乱到听不清夏夜虫鸣,他害怕知道这个消息的谢然会打退堂鼓,更害怕对方也联想到这个诡谲的规律。
  谁知谢然一反常态,静静地看着谢青寄,在黑夜的掩护下拉着弟弟的手,突然道:“没关系,足够了,我们再想办法。”
  那时的谢青寄没能想明白谢然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在担心谢然因刘嘉的事情而反悔退缩。
  大半个月后,高考放榜,谢青寄以697分的优异成绩考入本地的政法大学。这所学校的专业排名在全国居高不下,名誉校友更是不计其数,如若学历是找工作的敲门砖,那从这所学校里出来的毕业生,则是在兜里揣了块金砖。
  王雪新把他的*****晒到朋友圈里,喊七大姑八大姨们来给她点赞。
  谢青寄无奈道:“妈,别这样。”
  “我发朋友圈怎么了,你考这么好我就是要发,你说通知书上为什么不印分数啊?”
  王雪新遗憾摇头,指挥着谢青寄站到墙角去,把通知书往他怀里一塞,又美滋滋地拍照,一**了几条谢青寄表情一样,角度不同的九宫格朋友圈。
  别家孩子抱着通知书笑得眉开眼笑,谢青寄像抱个牌位一样面无表情,死活不肯配合王雪新让他笑一笑,有点表情的友好建议。
  谢然坐在一旁抱着赵高幸灾乐祸地笑,谢青寄看见,隐忍地瞪他一眼,意思是回头再收拾他。
  王雪新光是炫耀谢青寄还不够,又让谢然把印有“一元复始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名牌带上,站到谢青寄身边去。
  谢然一一大方照做,换好衣服后笑着站到谢青寄身边去。
  兄弟俩都从母亲处遗传来好皮相,又继承了父亲优越挺拔的身高,并肩站在一起时只让人看得赏心悦目。
  王雪新不满指挥:“你俩离那么远干什么,又吵架了?站近一点啊,往前站,谁要拍你们的脸了!我要拍通知书和名牌上的字,小谢,你笑一笑啊,又不是被人欠钱!”
  他们对视一眼,又无奈贴近彼此,肩头碰着肩头,胳膊紧贴。
  谢青寄这回笑了。
  快门按动的前一秒中谢然又突然伸手揽着谢青寄的肩膀,他大大方方,得意地冲着镜头笑,和谢青寄的动作既不过分暧昧,也有普通兄弟之间的亲近。
  这姿势在别人看来是再正常不过,可只有谢然和谢青寄知道,这一刻血缘对他们来说既是掩护又是折磨。
  王雪新拍到想要的照片,没工夫再折腾他们,钻去厨房做饭,等着一会儿验收朋友圈战况。
  最咋呼的人一走,客厅就静下来,谢青寄还能感受到自谢然肩膀传来的热意。他往厨房看了一眼,见王雪新没有注意到这边,小声道:“我尽力了……还以为能上七百的,毕竟都第四次了,结果就差三分。”
  “差三分就差三分吧,可能有时候就得是这样,总得差一点点,不能总心想事成。”
  谢青寄没吭声,他突然偏过头一言不发地和谢然对视,看向对方的眼神好像在说他已经心想事成了。
  谢然喉结一咽,痛苦道:“你别这样看我,你一看我,我就想亲你,但我们要吸取张真真的前车之鉴,不能乐极生悲。她就是跟对象不分场合地亲嘴儿才被她妈抓个正着。”
  他明明没有说什么露骨不堪的话,可谢青寄的耳根却红了,他皮肤白皙,很快从耳根连着脖子红成一片。
  “谁跟你说这个了。”
  谢青寄不自在地扭过头,研究他的*****。
  一高考完,谢然就搬了出来,这是二人商量后的结果。
  谢然对自己的自制力十分没有信心,和谢青寄对视一眼就像旺火碰见干柴,噼里啪啦就要烧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