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重生小说 >

我就是大佬们死了的白月光 作者:我好勤奋哦

时间:2021-06-10 11:11标签: 重生
内容简介 原来所有人都在缅怀他,并且深深爱慕着他。 1有些事,是苏剜死了以后才明白的。 原来,他一直生活在一本狗血替身流np小说里。 是主角受与众攻的开端,是活在所有人回忆里的人。 直到拥有与他几分相似容貌的主角受彻底俘获了那些人的心,成为享受齐
内容简介
原来所有人都在缅怀他,并且深深爱慕着他。
 
1·有些事,是苏剜死了以后才明白的。
原来,他一直生活在一本狗血替身流np小说里。
是主角受与众攻的开端,是活在所有人回忆里的人。
直到拥有与他几分相似容貌的主角受彻底俘获了那些人的心,成为享受齐人之福的人生赢家。
然而,苏剜重生了。
他重生为一个负债累累,籍籍无名的娱乐圈打工人,还面临着被黑心经纪人拉皮条的危险。
而他的前未婚夫,前爱慕者,前发小等却都是权贵或者各个领域的大佬,身份显赫。
并且,他们一直缅怀着他。
同时深深爱慕着他。
 
场景2·
上弦月高挂在夜空中,幽幽的银光斜斜地照在冰凉的石碑上。
凄凉的风寂寞地低语,染着丝丝寒意。
大理石制成的墓碑上用金子刻着逝者的姓名,墓前摆放着昂贵的鲜花。
馥郁的花香与夜风的寒凉j_iao织着,逐渐融合。
苏剜沉默的望着自己奢华的坟墓,想着自己住着的黑心公司提供的那小破公寓,心里的惆怅逐渐如同波纹般扩散开来。
思绪翻飞间,白皙的指尖无意识的轻轻触上冰凉的石碑。
“谁在那里?”
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夜的静谧。
苏剜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顿时僵直的如同一块木头。
他的手指停在半空中,一动也不敢动。
“剜剜喜欢安静,他最讨厌别人吵他了。”
傅廷的话语被寒凉的晚风一字一句的刮入苏剜的耳朵。
那平静的声音在提到“剜剜”两个字时,染了显而易见的缱绻与柔和。
苏剜不由抬眸,目光穿过水银般的幽暗月光,投向自己的前未婚夫。
浓稠的夜色勾勒出他熟悉的脸庞。
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而他的眉目间,却尽显落寞。
见到故人的感慨之情还未在苏剜心头扩散开来,傅廷冰凉的不带一丝温度的话语却在夜幕里响起,“清理出去。”
“是。”
苏剜手指一紧,下意识要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
就在那片刻的犹豫间,他的手臂猝不及防被保镖重重架住,不由分说地往外拖。
力度大的仿佛要把他的骨头捏碎。
他被弄得几个踉跄,狠狠推到地上,衣服上沾满了泥土,狼狈不堪。
随即,雕花黑漆铁门在他眼前“砰”地被关上,毫不留情。
苏剜,“……”
有谁相信,他就是想给自己上个坟罢了。
 
(受有点佛系,并且没心没肺)
ps:这里面有少部分梗我在以前的一本言情里有写过一点点。(因为某些原因已经删文了
虽然我觉得这不重要,也没人在意,但是为了出现上一本书的情况还是说一下。(互联网生存太难
 
 
 
第1章 
  浓稠的夜色渐渐吞噬了最后一丝淡淡天光。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
  庆功宴。
  “剜剜,来,敬你一杯。”经纪人举着一杯红酒走到苏剜面前,浅笑嫣然。
  这不过是一部小投资的剧,财务表上的盈利额也不过八位数。
  如果是放在以往,苏少爷恐怕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然而现在的苏剜却只能默不作声的接过酒,面无表情的跟她碰了下杯:“谢谢。”
  才重生几天的他思绪仍然杂乱不堪,如同胡乱缠绕的藤蔓,绞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以至于经纪人眼里极快闪过一丝异样情绪被他忽略。
  ———
  他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苏剜。
  长相出挑,科班出身,专业素养过硬。并且对演员这个职业抱着一种虔诚的信仰般的态度。
  然而他在娱乐圈的道路却不顺利。
  普通家庭再加上时运不济,走了几个剧组,遇到的都是不靠谱的三流导演。看上他的美貌,甚至想诱骗他,说是陪睡才给角色演。
  但原主在这方面却很拎得清,坚决不去潜规则。
  后来,最近的几个月,他终于签了个像样点儿的公司,接了部拿得出手的剧。然而在经历了高强度接连几天的拍摄,身体接近崩溃边缘的他在一次吊威亚的打戏中脑部受到重创,便再也没有醒来。
  然后前脚刚死了的苏剜便来了。
  苏剜作为小说里众攻念念不忘的白月光,外表出众,家世显赫。
  仿佛上天眷顾的幸运儿,他是在千娇万宠里长大的。除了无比脆弱的身体,他似乎拥有令人艳羡的一切。
  然而一夜之间,变故徒生。
  父亲被查出贪污受贿,为了不连累家人,在狱里自杀身亡。而母亲随后也随着父亲去了。
  公司人心惶惶,所有的重担落在他哥哥苏昀肩膀上。
  后来,心脏衰竭的他终于结束了那些痛苦。
  除了有些担心苏昀,他倒也没什么留恋与遗憾的。
  他知道,苏昀很厉害,会把一切都处理的很好。
  只是自己不在了,他一定会很难过。
  其实苏剜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或许是淋的那场雨触及到根本,让他脆弱的不堪一击的身体超出负荷。
  又或者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谁知道呢。
  ————
  盛夏夜里暴雨如注,闪电撕扯开层层乌云,闷雷紧随其后,轰隆作响。
  夜里到处都是暗色的一片,唯有刺目的闪电和昏暗的路灯隐隐绰绰,大雨倾盆像是要淹没整座城市。
  车灯越过雨帘直直的照来,宝蓝色兰博徐徐的靠近,黑色的雕花大门也随之打开。
  尖锐的刹车声,车子险险的停在他身前。
  雨水打s-hi他的眼睛,朦胧的视线看着推开车门撑着黑色的大伞朝他走近的左寻,他的目光不由投向副驾驶座上的身影。
  那张脸,与他七分相似。
  那便是主角受,安淋。
  只不过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也并不关心这个。
  左寻有些慌忙的挡住他的视线,将伞撑在他头上,俊美的面庞上染了心疼之意,“剜剜,你怎么能够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
  伞很大,遮挡两个人绰绰有余,然而左寻却本能的把大半个伞都往苏剜的身边倾,以至于自己半边肩膀皆被雨淋s-hi了。
  “我是来找傅廷的。”苏剜的声音很轻,一出口即被接连不断的雨声覆盖。
  左寻的眸光瞬时暗了些许,面上却神色不改,“我送你进去吧。”
  “先赶紧把s-hi衣服换掉,怎么伞都不打就跑出来……”
  “很重要的事。”明亮的白炽车灯显得苏剜的面庞更加苍白,仿佛一丝血色都没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