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重生小说 >

全城禁封+番外 作者:山颂(上)

时间:2021-05-24 10:48标签: 重生 破镜重圆 边缘恋歌 末世
文案: 丧尸爆发,末日降临,全城禁封。 在失声的神祇面前,人类被迫选择自救。 困住齐路遥的,不只是丧尸与围城,还有一次次周而复始的时间。 这是一个无法破解的莫比乌斯环,首尾相连,无限循环。 直到一只误入的蝴蝶,在时间尽头引发了激烈的风暴。 重塑
  文案:
  丧尸爆发,末日降临,全城禁封。
  在失声的神祇面前,人类被迫选择自救。
  困住齐路遥的,不只是丧尸与围城,还有一次次周而复始的时间。
  这是一个无法破解的莫比乌斯环,首尾相连,无限循环。
  直到一只误入的蝴蝶,在时间尽头引发了激烈的风暴。
  重塑,始于坍塌。
  【剧场】
  被押送到敌人据点后,齐路遥找反派要了份爆米花还加一杯冰可乐,和反派的小弟唠起嗑来。
  反派:你敢不敢稍微害怕一点?!
  齐路遥掐指一算:今天死不了,麻烦续个杯。
  【人设】
  受:理智疯子+叛逆兔系+享乐主义
  攻:年下奶狗+温柔犬系+浪漫主义
  【阅读指南】
  1.关键词:末日丧尸,死亡循环,破镜重圆,ABO
  2.背景设定:无生子无异能,私设多,软科幻。
  3.人设相关:年下攻,双学霸。
  4.理论知识完全扯淡,切勿当真。参考文献会在完结时在作话统一放出,引用会标注。
  5.有副cp但笔墨不多,v章会有跳订提醒。
  6.其他:不适合极端控控阅读,请勿随便代入三观。
  HE,1v1
  内容标签: 边缘恋歌 破镜重圆 重生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路遥,夏星河 ┃ 配角:鹿柴,墨远游 ┃ 其它:年下攻,ABO
  一句话简介:末日无限循环中。
  立意:人不应当被外界定义,要自信的活出最真实的自己。
 
 
第1章 高云现影01
  星元2077年12月25日,圣诞节。
  齐路遥换好便服、清洗好全身血迹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他把洗干净的白大褂晾在阳台上,没有再去看身后那片杯盘狼藉。走廊上都空了,所有人都围成一团恸哭哀嚎,萧瑟得让人有些害怕。
  齐路遥缩了缩脖子,把口鼻都埋进围巾里。他伸手拿出手机,有一条夏星河发来的消息,时间差不多就是刚出事之前不久:
  “哥哥,项目终于完成啦!下班过去接你!”
  下午两点左右,一名持刀男子闯入皇家第二医院的大楼。他径直冲进二层休息室,刺死了齐路遥的老师、整个帝国最著名的神外专家,欧文林先生。
  齐路遥赶到现场的时候,欧老师已经断气了。
  欧文林又一次死在了齐路遥的面前,自己又一次什么也没做成。
  ——齐路遥被困在一段无限循环的时间里了。
  无数次回到今天,无数次看着欧老师死去,无数次经历三个月后的丧尸灾变,无数次死去又重来。
  他放弃了回忆,随手捞了一个刚刚来做笔录的小民警询问情况。
  “基本可以确定是医闹。”小民警说,“凶手朝平安苑的方向逃走了,我们已经安排警力全力追捕。”
  齐路遥朝南边看了看,轻轻皱了皱眉,把手重新插进口袋里,不再说话。
  “今天下午,整个皇家街道的监控系统的主线路出现了故障,所以没能拍下犯人的正脸。”
  民警临走前又补充了一句:“但是目击证人称,犯人左臂有一道十厘米左右的刀疤,如果看见相关可疑人员请及时和警方联系。”
  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齐路遥已经快要睡着了,但是这句话还是让他睁开了眼睛。
  齐路遥对着民警的背影愣了愣神,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漫无目的地刷起了新闻。
  他都会背了。
  2078年12月25日,纳米机器人的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千名Beta自发集结成性别平权组织举行抗议示威,新一轮的太阳活动周期开始,星际空间站受影响暂时关闭……
  但毕竟星际旅行只是金字塔尖的有钱人才有的体验,因此,除去一小部分人的抱怨之外,帝国上下依旧是一片祥和。
  齐路遥试图回想些什么,但是片刻后便有些痛苦地闭起眼睛——他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混乱,这扰得他没有能力做过多的思考。
  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夏星河迟到了二十分钟。
  不是指他们这次约好的时间,而是相对于之前的每一次。
  终于,夏星河的电话姗姗来迟:“哥哥,我到停车场了。路上遇到了个飙车的,警察把路都堵死了……”
  齐路遥并没有听进去他的解释,只是有些颓丧地下了楼,拉开车门的一瞬间,车里的暖气轻轻抚了上来。
  驾驶座上的男孩看着他愣了愣神:“快进来吧哥哥,外面冷。”
  说话的男孩儿就是夏星河,是齐路遥当年读博时认识的、隔壁物理学院的学弟。
  是个罕见的的、拥有甜牛奶味信息素的温柔Alpha,现在是他的男朋友。
  “哥哥……我们……”
  坐在他身侧驾驶座上的夏星河面色有些难看,犹豫了半天刚要开口,却被齐路遥不耐烦地打断了。
  “别说,不想听。”
  他近乎冷漠地把夏星河按进椅背里,伸手就开始动作,墨兰香的信息素味瞬间弥散开来,意味不言而喻。
  但这回,夏星河却伸手阻止了他。齐路遥烦躁地皱紧眉,催促他开口。
  那一瞬间,夏星河的嘴唇轻启出一个他不曾目睹过的陌生形状。
  齐路遥似乎能猜出他要说什么,但这对这一刻的齐路遥来说,是完全未知的。
  “哥哥,我们分手吧。”夏星河说道。
  “你说什么?”齐路遥的眼中没有料想中的不解与愤怒,也没有任何悲伤,只是长久的、无法消散的震惊。
  不是那种坏事落在自己身上的震惊,而像是坐在家中,听闻隔壁A-49号行星原地瓦解一样震惊。
  “哥哥,我们分手吧。”夏星河又低低重复了一遍。
  他脸色也苍白得吓人,握着方向盘的指节用力到甚至有些变形,做出这样的抉择应当并不容易。
  可是面前这个人却好像生怕他反悔一般,局促地出了声:“好。”
  这回愣在原地的成了夏星河,齐路遥的过于干脆似乎刺激到了他。
  思维似乎花了好久才慢慢转起来,焦灼的沉默中,夏星河终于难以置信地问道:“你都不挽留我一下……?”
  看见齐路遥欲辨已忘言的模样,夏星河的眸子委屈得通红,仿佛自己才是被分手的可怜人:
  “你是不是早就有这个打算了……”
  齐路遥没有回答,这被对方直接当成了默认。
  ——齐路遥确实是默认了。
  在曾经无数个此时此刻,他们本应在车里郁闷地激战,然后心事重重地度过这个不太美好的圣诞。但是刚刚,夏星河对他说了分手。
  ——时间线发生了变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