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重生小说 >

系统之我非良人+番外(四)作者:呼呼伴月

时间:2018-10-30 20:28标签: 系统 励志人生
和赖安星一个个房间的仔细搜索,造纸厂很破旧,但是也很干净,就连窗户都光可鉴人,让都景秀清晰地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从后面缓缓向自己靠近。 一个卐字打出去,都景秀听见对方发出一道尖叫,然后速度极快地遁走。 留下! 赖安星一张纸符打出,但很奇怪的事情
和赖安星一个个房间的仔细搜索,造纸厂很破旧,但是也很干净,就连窗户都光可鉴人,让都景秀清晰地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从后面缓缓向自己靠近。
  一个“卐”字打出去,都景秀听见对方发出一道尖叫,然后速度极快地遁走。
  “留下!”
  赖安星一张纸符打出,但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纸符并没有去追那个东西,而是悬浮在半空中,似乎很是犹豫。
  就这一刹那的功夫,那东西已经遁远,再想追是来不及了。
  “该死!居然让它跑了!”赖安星气恼地一把扯下悬浮在半空中的纸符,嘴里还骂骂咧咧:“没用的东西,这都不敢追。”
  都景秀没有说话,他觉得刚才纸符不像是不敢,而是……不愿。
  “我们再看看还有什么线索。”都景秀说。
  “哼,正主都走了,再找线索又有什么用。”赖安星这么说着,但还是和都景秀一起搜查起来。
  在一个库房里,两人终于有了新发现——一仓库的白纸和一大块淡蓝色的血液。
  “咦!我说它怎么一个照面就跑,原来是已经受伤了,是谁把它打伤的?”
  都景秀蹲下身来摸了摸地上的血迹,只觉一股y-in寒之气顺着指尖直充脑门,他双目大睁,低声道:“遭了!这孽畜要采阳补y-in!”
  ……
  陆良人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帐篷里,枕头被她抱在怀里,脑袋枕着张易兴的胳膊,这倒没什么,最重要的是……她还流口水了……
  脸一红,看看张易兴眼睛还是闭着的,陆良人赶紧用手把口水擦掉,擦完她还想凑近闻闻看有没有味道,结果眼睛无意间一抬,就看见张易兴睁着一双清亮的眼睛正在打量自己。
  “……早安。”默了两秒钟后,陆良人道。
  “早安,良良,你抓住我的手想干嘛?”
  陆仙女绞尽脑汁,最后用一种无比认真的表情说:“闻香识美人。”
  张易兴:“……”
  简单梳洗过后,两人再次上路。
  为了躲避金秀敏的追踪,张易兴走的都是小路,穿山过村的那种,不上高速不入城,避开所有可能有监控摄像头或者可能暴露身份的地方。
  又过了一天。
  陆良人终于忍不住问道:“兴兴,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张易兴摸了摸她的头,浅笑道:“没耐心了?已经快到了。”
  陆良人嘟起嘴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道:“你走的地方都好奇怪,没有信号的,害我想和白白打电话都不行。”
  张易兴看了一眼她的手机,笑了笑,没出声。
  这天下午,他停靠在一个小县城的快递点前,走进去礼貌道:“你好,我来取件,有一个自提的快件。”
  “自提件?你叫什么名字啊?”
  “齐诤。”
  “唔,齐诤,是有一个你的件,报电话号码。”
  “132xxxxxxxx”
  “签字吧。”
  龙飞凤舞般写下齐诤两字,张易兴接过快件,“谢谢!”
  走出快递点,张易兴迅速把件拆开,里面有一男一女两张身份证,还有配套的驾驶证、工作证、银行卡、电话卡等物件。
  张易兴看着那张写着“齐妤”的身份证,笑了笑。
  今天晚上总算不用带着良人风餐露宿了。
  是夜。
  终于住进宾馆的陆良人神情萎靡,这里面有长途跋涉的辛劳,还有……
  “好好跟着张呆呆,别一天到晚念叨我。”
  ——边白贤的短信。
  陆仙女不开森了,离开两天,好不容易收到一条短信,结果还没20个字。
  虽然她听话超过20个字会犯糊涂,但是看字不会啊!
  “良良,心情不好啊?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嘴唇一勾,这个可以有。
  第三天。
  “我请你吃好吃的。”
  “嘿嘿嘿……”
  第四天。
  “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啊好啊!”
  一路“吃”喝玩乐下来,他们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张易兴的老家。
  “呀,兴伢子?你可是有十年没回来了啊!”
  “是啊,王大爷,您老人家身体还好吗?”
  “好好好,哈哈哈……”
  张易兴亲切的和每一个街坊邻居打招呼,只不过相较于离家十年的张易兴,大家显然对他带回来的女孩兴趣更大。
  “兴伢子啊,果是你堂客不?”
  张易兴脸一红,正想挠头说不是,没想到陆良人不懂装懂的老毛病又犯了,看见一位老大娘指着自己笑,她也就乐呵呵地点头,哪怕根本没听懂人家方言说的是啥。
  张易兴:“……”
  就这样,不到半小时张易兴带着媳妇回家的消息传遍了周围街坊,让他花了比原定计划多三倍的时间才顺利回到家中。
  一室一厅一卫一厨,总共才四十几平的房子里,阳光透过老旧的木头窗照进来,家具样式都已过时,而且蒙着一层很厚的灰尘,显然久无人住。
  “良人,这里就是我的家。小时候我家里很穷,爸爸常年不在家,是妈妈一个人辛辛苦苦把我抚养长大,就这样还经常有人上门打闹。我映象最深的一次那些人在我家打砸咒骂,看见妈妈抱着我哭,他们就威胁说要把我也卖掉。”
  陆良人懵懵懂懂地点点头,虽然不明白张易兴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事,但感觉好可怜。
  “兴兴,你别哭。”
  “良人,”张易兴突然抓住陆良人的肩膀,一脸认真地说:“你要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我对你说了多少谎,我都是为你好!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谁绝对不会伤害你,那一定是我!”
  “兴兴你今天好奇怪啊!”
  “我……”张易兴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全家福,突然红了眼眶,说:“良人,你再陪我去一个地方好吗?”
 
  ☆、第323章 一场艳遇
 
  张易兴将鲜花、水果一件件摆好,而陆良人则站在一旁抖抖抖地看着。
  为什么会发抖呢?
  因为这个胆小鬼还是怕鬼,而这里是墓园啊!
  四下看看,见到只有她和张易兴两个人在,其余都是一排排空寂的墓碑,陆良人一时更加害怕了,但是看了看对着墓碑发呆的张易兴,她深吸一口气,硬鼓起勇气地继续站着,没有出声吵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