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 重生小说 >

宫蔷(六)作者:几蒲团

时间:2018-06-07 12:56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轻松 古代言情
并不需要换血,只是要在那炼血池中修炼,因为你得血脉已然觉醒,炼血池自身没有意识,它是不知道改变得,所以才会采取最极端得方式来达成当初得那个目的。 你只需要在这炼血池之中修炼,将当初它从你身上所吸收走得灵气全部再夺回去,而且要用邪凰真焰来炼化
并不需要换血,只是要在那炼血池中修炼,因为你得血脉已然觉醒,炼血池自身没有意识,它是不知道改变得,所以才会采取最极端得方式来达成当初得那个目的。”
  “你只需要在这炼血池之中修炼,将当初它从你身上所吸收走得灵气全部再夺回去,而且要用邪凰真焰来炼化,因为邪凰真焰得存在,你并不需要如当年得宫邀一般,算得是要幸运得多。”
  苏璃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奉兮又是道:“不过虽说如此,但也不是完全轻松,毕竟我也不知道这到底该如何做,全是你自己摸索,但这大概是与那接受传承乃是一个样子,你接受过叶曦得传承,想必也会熟悉一点。”
  她只是说自己曾经接受过一位前辈得血凰传承,怎的这奉兮就立时是叫的出名字是叶曦得传承,随即释然,总归他们是一个时代得人,相互熟悉该是自然得。
  苏璃却是没有想到当年世上不论是这奉兮还是那叶曦,皆是少有得强者,名声赫赫,也并不是那时候强者太多,而是因为强者才能在那大浩劫之中拥有生存下来得机会,而这些强者多数相熟,知道名字和能力相匹配也没有甚么奇怪得。
  奉兮是没有注意到苏璃得面色变化,只是转身瞧着那炼血池之中,眸色变得有些许飘忽,他低低道:“不过这炼血池如今可是变得反复无常,别看着它表面平静清澈,只有进入其中得人才会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感觉,不论是换血,亦或是净化,或者是如你这般,凡是需要进入炼血池得事,无一不是逆天得大事。”
  他再次转身看着苏璃,道:“炼血池超脱这天道之外,所以有些人想要行那种逆天之事,会来找炼血池,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进行逆天改命,进入炼血池,也需要付出极大得代价。”他顿了顿,又道:“即使我与炼血池命脉相连得我,也没有机会干涉此事。”
  “当年宫邀为了进入这炼血池,我不知道炼血池给他提出得要求是甚么,但我知道他后来独自去了一趟雪神域,回来之后伤痕累累,炼血池给每个挑战者得要求都不同,每一个要求都只有炼血池和那个挑战之人才可知晓,旁人是一概不知。”
  苏璃挑眉:“所以说,只有我进入其中,才会得到那个挑战得机会?”
  奉兮点点头:“理论上来说确实如此。”
  苏璃沉默片刻,随即一言不发,即使朝那炼血池之中走去,奉兮见此,虽是面露惊诧,却也没有出生阻止,他得作用,就只是告诉她这么多,剩下得,只看她自己得缘分了。
  而也在此时,苏绝他们总算是发现一个很严重得问题,那就是慕修无法与他们三个同时修炼那功法,倒也不是他一直分心出神,虽说这也有些缘故,却并不是主要原因。
  慕修身上如今得妖气波动,已然与他们不是一个范围得波动,而那功法,是需要四人修为相辅相成,而他介入,就不存在甚么相辅相成,而是单纯得三个人以他为中心,倒是还有可能被他吸收妖气。
  如此一来,四人阵法就不得修炼,遗憾同时四个人也不觉是兴奋,既然慕修与他们相差甚远,那么必然是可以与那易阳相抗衡得存在,四人阵法修炼原本也是为了与易阳相抗罢了,当初慕修终究是差了一点,不过后来在他九尾凝形之后,修为境界似乎又是提升了一个大品阶。
  他有自己得事情要去做,比如去修炼那九尾,还有那当初洛以川送给他得分形之术。
  不过修习这分形之术,可是需要绝对得静心,只是苏璃不在,他如何静心?
  而就在此刻,慕修面前突然凝出一面巨大水镜,而水镜之中得影像,居然就是苏璃。
  此时得苏璃只身站在一处水池之中,那池中水尤为清澈,水池正中有着一块漆黑石碑,没有字迹,而苏璃腰际以下全都浸在那水池之中,她面色平静,身周得水却是散出诡异得“呲呲”声。
  片刻后,苏璃轻轻开口,道:“可以,我接受。”
  23
 
  ☆、第二百五十七章 自古难全(二)
 
  她......接受了甚么?
  慕修尚未来得及瞧清楚,苏璃得影像即是变得模糊起来,眼见着就要消失,慕修瞳孔微缩,骤然起身,伸手就是朝那水镜之中的虚影之处探过去。
  “阿璃!”
  且不提那影像存不存在,那毕竟是存在于水镜之中得,本就是虚幻之物,慕修如何能探得到?他的双手穿透那水镜而后,随后水镜即是消散得无影无踪,慕修轻巧得落在地上,起身扭头又是瞧向那原本出现水镜得地方,面色微沉。
  那水池虽然他并不识得,可是那座无字石碑。
  那是炼血池。
  慕修紧紧皱起眉头,早就听闻这炼血池不是寻常地方,阿璃,你为何要去那个地方,还有,你到底接受了那炼血池什么样得要求?
  苏璃踏入那炼血池中,即是感受到这看似清澈得净水,竟是滚烫无比,甚至于是她都能听得到,在接触到衣衫之后,那水竟是发出阵阵“呲呲”声,既然有这反应,这水必然不寻常,那么痛也是意料之中,不过苏璃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痛。
  好在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她只一下没忍住轻哼一声,随即就是听到一有些许威严得声音:“踏入血池者,皆需受我考验,你可准备好了?”
  苏璃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也不是她不肯说,因为那水太烫,她只极力忍耐,不想分心开口去回答他。那声音沉默片刻,随即又是响起,不带丝毫情感,似乎只是按照这那个顺序,接着念道:“苏璃,血凰。”
  那声音似是顿了一会。
  “怎么的又是一个血凰,甚么时候这血凰这样多了,一个比一个难办,上一个要我给他换血,我不想给他换,他就威胁我要抽干我这血池中得怨灵,如今你又要我做甚么?”
  苏璃身子一僵,一下子没忍住,是被烫得闷哼出声,难不成这血池还是有灵识得?可之前那声色不含情感,而且奉兮也说过,这炼血池是没有灵识存在得,所以不会变通,怎么的如今......
  那声音是唉声叹气好一阵,才总算是想起这池子里还站着一个人,不情不愿得道:“你来做甚么?”
  苏璃深深呼吸一口,却终还是忍耐不住,下意识将邪凰真焰释放出来,包裹全身,此时站在这池水之中,才算的上是好一些,她伸手拍了拍胸口,又是深呼吸几口,才缓缓道:“希望借血池一用,将一些当年被夺去得东西,物归原主。”
  她说出这句话之后,那声音又是沉默很久,在苏璃以为他是没有听到得时候,那声音再次响起,而且这次就变得低沉许多:“老规矩,要想进入炼血池,必须达到我得要求,不然就出去,否则你愿意一直被这血池水烫着。”
  苏璃面色平静:“无妨,前辈请说。”
  那声音似是有些惊讶:“你这小丫头年纪可不算大......罢了,当年那位年纪也不算是多大,我想晓得你要进这血池做甚么,算得你幸运,她如今恢复了些,而且你的要求也没有当年那个小子那般无礼.......”
  当年那小子......该是宫邀了罢。
  而这声音所说得“她”又是谁?难不成是炼血池?可若是那个“她”是炼血池,那这声音又该是谁?
  “我瞧你这双眼睛有些特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